第3章独家记录密码

  晚上10点40回到家,边学道什么书都不想看,什么题都不想做,开着灯,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妈妈进来送牛奶的时候看见边学道睡着了,轻轻帮他关了灯。

  凌晨3点。

  月光透过玻璃,斜斜地照进屋里,为房间涂上一层清冷的光晕。

  边学道醒了。

  他其实非常希望自己醒来看见的是2014年的家,但入眼的是墙上留着长发的杨采妮海报,白色的月光下,海报吓了他一跳。

  就在刚才,边学道做了一个梦。

  没错,他在自己的梦中做了一个梦。

  荒唐吧?

  还有更荒唐的。

  在刚才的梦中,边学道梦见了2014年的那个自己。在梦里,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用旁观者的视角,参加2014年那个边学道的葬礼。

  遗体告别仪式上,正在他努力打量躺在棺材里那个人的容貌时,躺在棺材里的那个边学道忽然冲他笑了一下。

  于是,他被吓醒了。

  醒来后,边学道脑子很乱,他有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第几重梦境里。

  不过今晚这个梦倒是提醒了边学道:生命很脆弱,人死如灯灭。如果有机会精彩地活一次,就绝对不要错过。

  梦境也好,多维时空也罢,都无所谓了,最重要的是活在当下,哪怕是幻境,也要出人头地一回。

  打开灯,怔怔地看着墙上的挂历,边学道开始整理思绪。

  他发现自己落下了很多重要的信息。

  比如2014年8月12日的双色球开奖号码是1、7、8、11、21、31、1。要是平时的号,边学道未必记得住,但这组号实在太有特点和规律了。

  比如自己知道松江市地铁1、2号线的完整站点路线图,知道3、4、5号线的规划图。

  比如自己在审稿时看过详细的2003到2013年的黄金价格走势图。

  比如自己知道2003年左右中国房价开始上涨,知道自己家春山市160公里外的省会松江市的房价走势,2006年是第一个涨价波峰,2009年是第二个波峰。

  比如自己知道05年到07年是股市大牛市。

  比如自己知道刘翔会拿金牌,莫言会得诺贝尔文学奖;知道燕京奥运会火炬什么样子,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的简易设计图,知道几届世界杯、欧洲杯的冠军得主,恒大买了几个外援称霸中超。

  比如自己知道松江市几届市委班子的人员构成,治市思路,知道经济政治大势……

  把一些关键信息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后,天已经蒙蒙亮了。

  2001年的春山市没有一点雾霾的影子,窗外天空净蓝,早起的鸟儿吱吱喳喳地叫着,飞来飞去寻找食物。

  边爸刚去早市买了新鲜水果回来,边妈在厨房里给边学道做早饭。

  看着忙碌的父母,边学道越发觉得一定要在高考中考出一个让父母能接受的成绩,不让父母失望,不让父母因为自己高考成绩不理想而在亲戚朋友面前抬不起头。

  边学道还清醒地知道,文凭虽说一天比一天贬值,但依然是不可缺少的。

  想活出一个精彩的人生,想让父母以他为荣,眼下第一步就是要顺利通过高考,榜上有名。

  吃完早餐,边学道发现自己不知道早自习的上课时间,他早早的就出了门。

  到学校的时候,操场上没什么人,有几个爱运动的在慢跑、拉伸,几个男生在球门附近练射门。

  看到有人在踢球,边学道有点心痒痒,然而现在首要任务是复习,每分每秒都很珍贵,他只好按捺住踢球的心思,走进了教学楼。

  走进班级时,教室里已经坐着3个学生在埋头看书,两女一男,男的正是周航。

  看过墙上贴着的课表,边学道知道自己早来了1个多小时。

  在自己的座位坐下,看着周航的背影,边学道回忆起一些信息:这个周航家是春山周边镇子上的,高中一直在学校住校,高中三年他跟周航关系一般。

  还剩一个多月就高考了,家里不想边学道因为用钱受憋,难得的在边学道身上放了100块钱。

  坐了一会儿,边学道翻出了几道英语选择题,向周航走去。

  “喂,周航,能不能帮我看看这几道英语选择题?”

  边学道请教问题的目的是为了接触周航,他要在高考考场座位号发下来之前,跟周航建立友谊。

  虽然时间有点紧,但并非不可能。

  毕竟周航不知道40多天后边学道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他商量,现在他俩没有一点利益关联。

  早晨时光宝贵,找几个简单的英语单选是最理想的。

  边学道不会拿繁琐的数学大题去请教,因为他不确定周航是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万一不是,第一次请教就碰壁,下次还怎么接触?

  结果,第一次请教问题很顺利,周航是一个挺好接触的人。

  早自习开始前,边学道又去周航那儿请教了两道地理选择题。

  审读工作的性质,让边学道有一种非凡的精神集中调动能力。加上他在报社工作多年的政治视野,以及成年人的理解能力,此时边学道再学习政治和历史课本时,有种事半功倍的感觉。

  一整天,他都是在看书、理解、记忆。

  累了,就悄悄地观察一会周航,揣测周航的性格和喜好,观察他的交际圈。

  除了早自习前去请教两遍问题,这一天边学道没再去找周航,他不想让自己的表现过于突兀,直觉告诉他周航是一个比较敏感的男生。

  晚自习的时候,放松大脑四处神游的边学道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笔记本里记载的都是石破天惊的信息,被外人看到怎么办?带来未知的麻烦怎么办?

  已经完全融入梦境,彻底代入十几年前的自己的边学道一下紧张起来。

  不行,不能就这么明晃晃地记,要隐蔽,要想办法让别人看不懂。

  于是……

  整个晚上,边学道什么都没干,投入全部精力,设计出一种只有他自己能理解的记录方式,一种糅合了阿拉伯数字、英文、拼音、天干地支、递增递减、正反颠倒、颜色的记录方式。

  凌晨的时候,当成功地将一组13年后的彩票头奖号码融进一串怪异的符号组合中后,边学道把一个黑皮日记本压在了书柜最底层。

  第二天早上。

  边学道依然去的很早,他在教室里坐了10多分钟后,周航走进教室。

  边学道礼貌地跟周航打了声招呼,半个多小时后,他拿着几个自己确实有点迷糊的英语题到周航那里请教。

  边学道明显感觉到,周航今天讲解时态度自然了许多。

  下午课间休息时,边学道又去周航那儿问了几道题,边问边琢磨周航的态度和性格。

  没办法,前次高中时,边学道和周航没有多少接触,对这个人基本不了解,何况中间还隔着10多年时间。

  春山市第一高级中学没有食堂,学生吃饭,要么回家,要么带饭,要么在学校附近的小吃一条街解决。

  高三学生的午休时间还算够用,晚饭时间就明显很紧,吃饭绰绰有余,回家却基本不够。

  像周航这样的住校生,肯定跟校外某个小饭馆有长期的吃饭合同。

  下课后,瞄着周航走出教室,边学道跟着就出了门。

  在学生流里跟踪周航,既要保持距离,又生怕跟丢,边学道觉得自己追女人都没这么累过。

  周航吃饭的小饭馆环境一般,一台风扇有气无力地吹着风,一台吊起来的电视正用VCD播着《灌篮高手》,学生几个人一桌,边吃边看,偶尔还评价几声。

  边学道随便盛了两样菜,左挤右挤坐到了周航旁边的一桌。

  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增加自己在周航面前的出镜率,混个脸熟先。

  不一会儿,又进来几个同班男生,招呼边学道和周航,几个人坐到一桌。

  这一桌的主角是彭洪,成绩在班里后面数,妈妈是医生,爸爸是土地局一个实权股长,家里很有钱。

  边学道工作后,见过彭洪两次,一次开的是奥迪,一次开的是路虎,听说是高考落榜后当了几年兵,退伍后他爸花钱托关系在松江国土局给他买了个编。

  离高考还有40多天了,别的学生要么玩命抱佛脚,要么心慌慌什么书都看不进去,但对彭洪来说,现在是一段“美好”时光。

  高考临近,很多学生身上都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放纵心理,从前规规矩矩的女生,因为压力大,有一些开始进出网吧、歌厅、迪厅给自己减压。

  课间上厕所时,边学道听男生私下议论,说年级里一个学习不错、长得也不错的女生,最近刚在迪厅附近的小旅馆里被彭洪给“拆封”了。

  小饭馆里。

  彭洪边吃饭边看着电视,中间还扯着嗓子喊了一次“老板,换碟。”

  周航去添饭的时候,彭洪笑嘻嘻地问边学道:“边学道,着急上大学了?听说你最近总去周航那儿问题,其实你成绩可以的,最起码上个本科,我算完了,再乐呵一个月,我家老头子不定怎么修理我呢。”

  边学道心里奇怪,这才两天,彭洪怎么就注意到自己了?

  周航回来后,彭洪跟身边两个关系较好的同学念叨:“高考不能自己选座儿,还不提前告诉考场安排,忒坏了!考试时我要是能跟周航,或者咱校其他学习好的同学挨着,那该多好,也省得我现在回家就挨训。”

  同桌一个叫杜高的黑胖子扒拉完碗里最后一口饭,说道:“想啥呢?自己选座?挨着坐?还挨着学习好的?我姐前年高考,说一个考场里同一个学校的都没几个。”

  边学道明白了。

  虽然这彭洪一天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好像对高考满不在乎,但其实还是想上大学的。

  别的不说,毕竟大学里有更多优质姑娘。

  彭洪应该幻想过,考试时能挨着周航这样的尖子生,借一船东风。

  原来打的是跟自己一样的主意,难怪注意到自己往周航身边凑。

  基本上,中学时学习好的学生都有点早熟,尖子生周航平静地听着彭洪几人的对话,好像说的事儿跟他没一点关系。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大家都知道一个班的同学高考时座位挨着的几率实在太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吃完饭,彭洪跟老板要了五罐可乐,五个人一人一罐往学校走去。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