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距离高考还有48天

  似乎睡了一个很久没睡过的好觉。

  身上暖暖的,这是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

  “阳光?现在几点了?”

  边学道的意识一下清晰起来,但奇怪的是身体似乎不听指挥。

  大脑一遍又一遍地传输指令,好多次之后,手和腿才有联接上大脑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但却很真实。

  嗯?

  我这是什么睡姿?

  我在沙发上坐着睡着了?

  尚秀把我扶到床上了?不对,我怎么像趴在桌子上。

  睁眼!睁眼!眼睛为什么睁不开?

  有声音了……

  很嘈杂!

  由远及近,一群人上楼梯的声音,开门的声音,桌椅碰撞的声音,还有一时归纳不出条理的对话声。

  一声开门声后,周围一下子安静了,像排练好的一样。

  边学道继续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实在很好奇自己现在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梦境里。

  不得不说,做梦逼真到这个份儿上,也真是没谁了。

  这时,一个中年女声传进了边学道的耳朵。

  “同学们,上课!大家打开第23套模拟题,黄冈模拟(三)……”

  “哗哗”周围一片翻纸的声音。

  身后有人小声说话:“哎,你做了么?我没做,一会告诉我答案。”

  “啪”右边有人用手拍了一下边学道的肩膀:“别睡了,上课了。”

  中年女声再次响起:“选择题第一题,从徐冰开始往后轮。”

  停顿了一下,女声加重语气说道:“还趴着的同学赶紧起来。”

  右边的人又推了边学道一下,然后边学道像突然打通了被点的穴位,霍然坐起身。

  满眼都是阳光!

  眼前是陌生又熟悉的教室,讲台上站着的女人……应该姓陈,对姓陈,教地理的。

  刚才拍自己的人,郭东!

  咦……

  今天的梦境换风格了,改打怀旧主题了?

  想起跟宋明的对话,边学道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疼!

  再掐,疼!

  郭东用看傻子的眼光看着边学道,问道:“你怎么了?昨晚去大眼睛包宿了?”

  大眼睛?

  边学道记起这是自己高三时常去的一个网吧的名字。

  这时,边学道突然注意到,前面黑板的左上角,赫然写着几个字——小一点的字是“距离高考还有”,大字是“48天!!!”

  这是自己曾经的高三课堂?

  教室里。

  同学一个一个站起来,拿着自己的卷子念着问题和答案,什么季风,什么洋流,什么北半球……

  边学道直挺挺地坐在座位上,眼前是他随意翻开的地理书,一直坐到中午放学。

  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边学道一个人。

  身体触感和思维链条无比清晰的他拿起一个女同学随手放在桌子上的小镜子,镜子里确实是自己,只是年轻了许多,正是高中时自己的模样。

  挽起左手的袖子,手腕处没看到结婚后自己学做菜时烫伤的疤痕。

  边学道彻底服了!

  这梦境太严谨了,连伤疤这种小细节都吻合。

  走到教室窗前,看着校园操场上勾肩搭背的高中男生和三三俩俩结伴而行的高中女生,边学道忽然觉得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回荡,有什么东西在破土而出。

  那个声音来自于宋明——“天天困在这鸟报社太压抑,我想放肆放肆,哪怕在梦里也行。”

  破土而出的是一个念头——“自己前半生错过几次好机会,留下了不少遗憾,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即便是在梦里,也要弥补遗憾,精彩地活一回,看看自己能活成什么样。”

  心里有了决定的边学道瞬间变得踌躇满志、兴致勃勃起来。

  之所以说兴致勃勃,因为此时他的心里充满了窃喜。

  这一刻的边学道,像极了因为游戏运营商的失误造成回档,在游戏装备和游戏经验上占了大便宜的玩家,重新进入游戏后,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取巧获得神装后一脸的喜不自胜。

  你说这算作弊吗?

  也许算。

  可是系统出错,怪我吗?

  明显怪不到玩家头上。

  然而……

  就在边学道摩拳擦掌琢磨着怎么大展拳脚时,他忽然看见了黑板上的高考口号。

  要命啊!

  还有48天就高考了,早两个月或者晚两个月都好,现在自己这样,满脑子都是当审读员的记忆,高中知识基本忘了个精光,怎么考?

  不考肯定不行。

  即便是在梦里,也不能让父母因为这事发火难过。

  可是拿什么考?

  考不好怎么办?

  算了,肚子饿了,还是先回家吃午饭吧。

  走到自行车棚前的边学道忽然犯了难,他从裤兜里找到了车钥匙,却记不清自己自行车的样子。

  好在不少学生已经骑车走了,对照隐约的记忆,试到第四辆的时候,边学道找到了自己的自行车。

  边学道家是一幢独门独院的平房,房子有140多平米,房前有一片不大不小的菜园。

  因为父母都下岗了,他记得自己上大学几个月后,家里就把房子卖了,换了一个40多平米的房子住,用卖房子的钱供他读大学。

  当年的边学道不知道自己大一报道后就再回不到这幢房子,有那么几次酒醉后,他真真地怀念过在这幢房子里的日子。

  到家了。

  推开大门,放好自行车,边学道忽然涌起一股近乡情怯的情绪。

  “爸妈,我回来了。”

  看着父母年轻许多的脸,边学道心中百感交集,不停给俩人夹菜,把父母弄得很不适应。

  吃完午饭,边学道按照高三时的习惯,到自己的屋里躺了30分钟。

  躺在硬硬的单人床上,看着周围墙上自己贴上去的明星海报,边学道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脑子里全是2014年的记忆,高中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历史、地理,48天后高考将要考的知识,他完全没储备。

  这可真要了命了!

  等等……

  等等……

  不能慌,自己有优势!

  人生这个游戏自己玩过一遍了,虽然没通关,但35级前的任务路线、关键剧情、关键NPC、怎么练级最快、哪个地图掉钱最多、哪个副本掉装备最实用,全都门儿清。

  想着想着,边学道一下坐起来,找出一个干净的日记本,开始一条一条地梳理自己的优势。

  首先,自己知道本省高考分数线,文科一本是511分,二本是454分。

  其二,自己知道自己的高考座位号,是教室最左边靠墙第四张桌子,而且前面就是自己班里成绩排在前3名的周航。

  还有什么呢?

  考题……对考题。

  2001年是“3+X”第一年,边学道记忆中,高考结束后班里很多同学都折在了“X”这个综合试卷上。

  原因有两个,一是第一年这样考,老师跟学生一样没经验;二是2001年的文科综合考题中大量出现考前下发的《考试说明》中明确规定的免考内容,很多学生考前直接忽略的考点纷纷出现,尤其是最后一道30分的大题,坑了不少人。

  边学道很幸运。

  2014年他家的书柜里,一直保存着徐尚秀用过的高中课本。

  2001年高考结束后,徐尚秀把不少高考题都在课本上标注了一遍,并一一折了出来。

  几个月前的一个周末,两人收拾书柜时,一起细细的翻了翻那些课本,回味高中岁月。

  即便在梦里,幸福感也是存在的。

  作为一名高三学生,还有比高考前就知道考题更幸福的事儿么?

  在先报志愿后出分的年代,还有比提前知道分数线更幸福的事儿么?

  身为中国人,还有比在房价很低的2001年就知道以后房价会猛涨更幸福的事儿么?

  呃……想远了。

  边学道拉回心神,努力回忆着自己翻看徐尚秀那些做了记号的课本时的记忆。

  政治的考点……历史的考点……地理的……他清楚记得文科综合最后几道大题,是三门课跨学科结合在一起的……非洲民族独立、水土流失、农村和农业,好像还有科技革命和产业结构……

  边学道还知道高考语文作文题,是一个关于“诚信”的话题,英语作文是给外国朋友写一封信。

  草草地记下几行字,快速在写字桌上翻了一圈,没找到想找的教科书,喊了一声“上学去了”,边学道推着自行车跑出家门。

  整整一个下午,边学道像着了魔一样。

  一会翻翻这本书,一会翻翻那本书,偶尔标记一下,下课不挪窝儿,上课不抬头,不论哪科老师在上面讲,他都一概忙活自己的东西,彻底融入了高三的梦境。

  中间数学老师点了边学道一次名,让他回答卷子上的一道单选题。

  接着,同桌郭东看见正在翻历史书的边学道脸不红心不跳地站起来回答:“选A。”

  他是蒙的!

  尽管没看数学卷子,尽管不知道答案,但边学道本质上是一个30多岁的老男人,他比教室里的小姑娘小伙子沉稳多了。

  同桌郭东几次问边学道:“忙活什么呢?”

  边学道“嗯嗯”几声,示意郭东看讲台上的老师,意思上课呢,别说话。

  郭东觉得有点没趣,撇了撇嘴,心下腹诽:有什么好翻的,好像你知道高考题似的。

  郭东永远不会知道,边学道标注的真是40多天后将要出现在全国高考统考卷子上的考题。

  下午5点10分,又到休息时间了。

  教室里的人再次稀稀落落。

  边学道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看着紧凑、杂乱又温暖的高三教室,然后靠在书桌上,透过教室窗户,看着远处的树尖和天边的红云,愣愣地出神。

  他什么都没想,纯粹就是在走神。

  晚上第一堂是自习。

  自习时,有些学生玩命背题,有些学生偷偷看小说,有些则仨一伙俩一对地窃窃私语。

  记忆里能找到的题都标注完了,但大多都是3+X里“X”文科综合的试题。

  数学、英语、语文这三门主科,标注的地方非常少。

  这不能怪徐尚秀,即使参加过高考,也没人能将试题全部标注出来,因为数学、英语、语文三科都属于活学活用,出自教材上的原题少之又少。

  总的说来……

  语文还好,毕竟边学道自大学毕业就进报社跟文字打交道。

  英语也勉强。

  工作这些年,夜班工作间隙,边学道看了数不清的原声美剧和电影,从《老友记》到《豪斯医生》、《24小时》、《越狱》、《生活大爆炸》、《破产姐妹》、《行尸走肉》等等,边学道的词汇量、听力和英语语感比高三时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需要补充强化的无非是一些考试常见的语法陷阱。

  难点是数学。

  这玩意边学道扔了十三四年,公式统统忘得一干二净,靠剩下的这40多天,想重学一遍数学,天才都得吐几口血,对于边学道这样一个数学低能儿来说,无疑是不可能的任务。

  深知时间有限,知道自己能力范围,边学道在最短时间内明确了自己的复习思路:抓大放小、抓文科放弃数学。

  作为一个33岁的中年人,作为一个工作了近10年的社会人,边学道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拘泥,不能等死,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一定要想办法。

  他的视线在教室里游走,最终停在了叫周航的男生身上。

  新书开张,欢迎收藏。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