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碾压之势

  火光四起,炙热灼烧的刺痛感渐渐逼近,夏诺目光一凝,反手一剑斩出,气浪如霜,凛冽而过,将周围的火势瞬间一压而下!

  而与此同时,夏诺的脚跟猛地往地面一抵,踩出了层层叠叠犹若蛛网一般的裂缝,自己则借着这股力一跃而起,洞爷湖高举过头,自上至下,气势汹汹地向着摩特斩下。

  嗤嗤!

  剑刃未至,风声的低吟就已然响彻耳畔,摩特面色微沉,举起法杖往上一指,瞬间有着七八条火龙从中呼啸着涌出,犹若活物一般咆哮着向着上方迎去!

  轰!

  剑尖溢出的气压与火龙在半空中相撞,响起声声爆鸣,在火光与气浪的不断冲击碾合之下,火龙逐渐化作焰星散去,而剑气虽然被泯灭了十之七八,却仍有余波留存,重重轰击在了摩特的身躯之上,让他不由连连后退,足足退出三四米远才将这股力道抵消下来。

  一丝鲜血从摩特的嘴角溢出,使得他眼中的目光逐渐阴厉起来,显然,虽然这蕴含了霸气的一剑没有造成明显的伤痕,但却对他的身体内部造成了一些冲击。

  而夏诺却是丝毫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见对方拉远距离,毫不犹豫地又是一记斩钢闪劈出,待到摩特闪身去躲时,他猛地脚尖一点,发动踏前斩,整个人倏忽之间消失在了原地。

  “好快的速度!”

  摩特神色一变,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抽身回头,拔出法杖重重一点,一道火焰组成的帷幕之墙骤然浮现,遮挡在了他的身前。

  几乎是同一瞬间,火墙之后人影浮动,洞爷湖的剑压扑面而来,原本厚密的火墙,几乎是在顷刻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稀薄起来,焰光摇摇欲坠之下,闪烁着寒光的剑尖蓦然从中穿透而过,势若惊雷,直奔摩特面门袭来!

  这一次,摩特终于没能来得及完全闪避掉,只来得及微微侧头,剑尖就已经刺穿了他的肩膀,胛骨瞬间震裂,一股软绵无力的感觉顿时从肩头蔓延至全身,而当剑刃收回之时,大股大股的鲜血从伤口飙射而出,将他身上的教袍和法杖的顶端都染成了一片猩红。

  “混账小鬼!”

  感受到自己左臂几乎半废的状态后,摩特终于没法再保持冷静,愤怒地低吼一声之后,随手抛弃了法杖,迎面一拳打来!

  之所以一直用那根毫无作用的法杖,是因为他要在信徒面前保持高深莫测的形象,而这个时候,他已经反应过来,在当前已经演变成生死搏杀的局势之下,这个念头是有多么的可笑!

  再保持所谓的形象,再不全力以赴的话,就真的是要搭上性命了!

  拳势如风,在空中激荡起层层气浪,且有橘红色的焰火骤然间喷薄而出,将整个拳头都包裹在了其中,使得这一拳看起来,充满了恐怖的威慑力。

  夏诺对此同样不敢大意,这老家伙现在明显是恼羞成怒动了真格了,之前那些花里胡哨的火龙火柱什么的,更像是火属性法师的秀场表演,和这简单直白的一拳中包含的威势根本无法相比。

  “呼。”

  心念至此,夏诺的神色反而愈发冷静,他微微吐出一口气,目光盯着在眼中变得越来越大的拳头,右手蓦然拔剑,刃锋掠过鲤口,在电光火石之间,裹挟着呼啸而起的狂风,自下而上,一剑挑出!

  居合·斩钢闪!

  剑刃掀起的惊人狂风,瞬间将沿途的地面倒卷而开,一道高达十余米的巨型龙卷风,在这一刻骤然成型,狂涌着向摩特席卷而去!

  而斩出这一剑的夏诺,脸色则是迅速变得苍白无血起来,微微喘息,似乎这一道龙卷风消耗了他极大的体力。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这一道龙卷风,或许单论视觉效果而言,远远比不上他上次在威士忌山峰,与坎瑟中将对决时,竭尽全力放出的风暴葬灭,但比威势,却是他有史以来斩出的最强一剑!

  因为风暴之中,犹存霸气!

  轰隆隆!

  风速突破音障,一路宛若惊矢,疯狂撕裂着二人之间残存的空气。摩特只觉一股难以抗拒的恐怖压强扑面而来,竟是维持不住冲袭的姿势,连再迈一步都极为艰难,而拳外所蕴含裹挟的火焰,在这一刻也如同雨中浮萍,似乎随时都要翻覆熄灭的样子。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

  当龙卷风正式肆虐过摩特所在的位置之后,游离环绕在风暴之中的霸气,在这一刻将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一股钻心剜骨般的疼痛,从摩特的各个部位相继传来,他难以置信地低头望去,却见自己的身体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十余道如同被利刃割过一般的伤痕。

  不,这不可能!

  即便咬牙苦苦支持,也无法阻挡自己的身体在风暴的撕裂中绽开道道血痕的摩特,目光中逐渐攀上一缕惊恐,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在这道恐怖龙卷风的压制之下,不说反击,连支撑下去都未必做得到!

  “是时候了……”

  远处,看着在风暴之中苦苦挣扎的摩特,一脸疲惫的夏诺抿了抿嘴唇,右手再度握紧了洞爷湖的剑柄,而后只见他身形蓦然一个闪烁,整个人再度消失在了原地。

  踏前斩!

  曾经在一场战斗之中,隔着十余分钟才能使出一次的位移技能,夏诺如今已经能够在短短一分钟内便用上数次,而这一次,也自然成为了现在这场战斗的最后一次!

  噗嗤!

  鲜血猛然间从眉心喷薄而出,被一剑刺中要害的摩特,双目瞬间失去了神采,瞳孔也渐渐涣散,原本还在拼命坚持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失去了支撑,从低空轰然坠落在了地面。

  “真以为自然系能力者就无敌了啊。”

  不知何时出现在摩特身后的夏诺,拔出了沾满鲜血的洞爷湖,而后轻轻吐出一口气,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轻松起来。

  而与此同时,远处。

  从二人交手起,就一直关注着这边局势的士兵们,无论是哪一方的,此刻都陷入了震惊之中,待到好不容易回过神后,情绪瞬间进入了两极分化的巅峰:

  “教宗……教宗大人死了?”

  “怎么会这样!教宗大人不是拥有火神赐予的伟大神力吗?”

  这是教会军,尤其是一些狂信徒们的集体反应,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具在风暴席卷中已经体无完肤的尸体,目光之中满是茫然。

  而反抗军这边,先是有些不明所以,待到确定是己方的外援强者、公主殿下的朋友,以碾压之势击败了对方的教宗之后,纷纷兴奋地狂呼起来,随后在一些清醒过来的军官的组织下,高吼着夏诺的名号,向着那些早已没有了战意的教会溃军冲杀而去。

  整个桑比亚公国的正面战场局势,由此,正式逆转,定下结局!

  (..net)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