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冬日暖阳下的原谅色

  除了航海日志外,巴拉蒂餐厅的厨师们还为夏诺准备了足以堆成小山的食物,从面粉到肉罐头再到活蹦乱跳的鲜鱼,差点没把小船弄翻,最后还是夏诺估量了一下小船的承重,只留下了三分之二的食物,其余则是被厨师们一脸遗憾地又运回了厨房。

  “夏诺哥,你等一下!”就在夏诺准备上船的时候,一直在岸边的山治忽而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对着他喊了一声,然后就转身飞快地向着餐厅里面跑去。

  “这小子,搞什么啊……”夏诺心中刚刚生出一丝疑惑的时候,那边山治就已经是重新出现在了门口,朝着这边跑了过来,比起离开时手里赫然多出了一个木盒。

  气喘吁吁地到了夏诺跟前,山治把木盒往他手里一递,满脸庆幸地道:“还好想起来了,刚才吃饭时喝了点酒,差点就忘记了!”

  夏诺打开木盒,发现里面一左一右被隔成了两个区域,左边摆放着一个玻璃食盒,装满了造型精致的寿司,而右边……则赫然是一顶有些破旧的绿色帽子。

  “怎么样,夏诺哥,这些寿司可是我亲手做的哦,这样的话,你晚上就不用自己做饭吃了!”

  山治嘿嘿笑道,他这几年来跟着哲普,无论是厨艺还是踢技都大有长进,因此脸上的表情是相当自信,“我保证,味道肯定是很好的。嗯,还有这个——”

  说着他一指那顶帽子,“还记得不,这是我们刚来餐厅的时候夏诺哥你送给我的,前几年天气冷睡觉的时候,我就经常把它当成睡帽用,现在要是可以的话,夏诺哥你就带在身边,当成一个纪念可以吗?“

  “……”听着这充满弱受气息的声音,再瞅了瞅满脸希冀的小山治,夏诺顿时就有些蛋疼地虚起了眼。

  这小子……明明经过三年的成长,早就不是什么都不会的小鬼头了,但对自己的态度依旧是没什么变化,当年跟屁虫的影子仍然停留在他的身上。真要解释起来,这大概是因为幼年时被文斯莫克家族的兄弟们欺负过多,留下心理创伤后,将潜意识里的恋兄情结全都转移到自己身上的缘故吧。

  然而这也不是你把这帽子一直留在身边的理由啊,夏诺欲哭无泪地瞅着盒子里的斥候帽,他当初就是为了堵住山治的话随手扣上去的,第二天没见着还以为是已经当垃圾扔掉了,谁能想到是这小子带回了自己房间,还一直用到现在啊你妹!

  旁边的厨师都在一脸感动地看着呢,夏诺心头转过无数思绪,终于是努力挤出一抹和蔼的笑容。他揉了揉山治的脑袋,然后从木盒里取出了提莫的帽子,“点心很不错,我就带走了,不过这顶帽子的话,还是山治你留着吧。”

  “诶?”山治先是露出一丝惊喜之色,但听到后半句话后,又一脸困惑地抬起了头,“为什么啊?”

  “你也知道这是珍贵的纪念物啊,在海上闯荡的话可免不了各种意外,到时候一不小心被我弄丢了岂不是可惜了?”夏诺温和一笑,“这样的话,还是你收着比较好,对吧?”

  “也是哦。”山治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那么,就将这顶帽子视为羁绊的象征,为自己的梦想去奋斗!希望再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达成了自己的梦想,到时候,再把帽子还给我!”

  夏诺将帽子一把扣在了山治头上,然后正色道:“我说,你可是冲着大海宣过誓的,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厨师,找到梦想蓝海allbulu,是你的梦想没错吧?”

  在耳畔响起的声音柔和而充满感染力,山治先是一呆,而后嘴角便是微微扬起,到最后,重重点了点头,整张脸上,都是灿烂的笑容:

  “嗯!”

  阳光洒在二人的肩头,犹如沐浴在一片淡淡的金色光泽之中,转头看去,蔚蓝的大海一望而无际,充满了未知的各种可能。夏诺解开了缆绳,拉起风帆,向着岸边的厨师们挥了挥手,大笑道:“这次是真的走了啊,各位!”

  “快点走吧,混蛋!以为谁会舍不得你吗?!”

  “就是就是……咦,喂!派迪,嘴上这么说,你怎么哭了啊?”

  “要你多嘴啊混蛋!还有,为什么你的眼睛也是红的啊!!!”

  在岸边似乎永远停不下来的闹腾声中,小船离开了巴拉蒂餐厅的泊口,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了那茫茫无涯的海平线外……

  …………………

  不得不说,夏诺出海这天的天气还算不错。

  虽然上午时候风雪蛮大的,但自从中午放晴后,天空中再也没有乌云集聚的迹象,气温也是渐渐攀高,连迎面吹拂而来的海风也不再让人感到寒冷,反倒有些舒服起来。

  大海的广阔常常容易让人忘记时间的流逝,转眼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小船早已顺着海风向东北方向航行出了二三十里,视野中也没有了熟悉的地方与身影。

  此刻,夏诺就穿着一件黑色的单薄衬衣,坐在舱门旁边的一个小板凳上,厚厚的外套被他搭在了舱门边,而他自己则一手握住洞爷湖,一手掂量着霜寒,脸上满是难以抉择的纠结之色。

  “有点不好选啊……”

  对于一名想要追求实力的剑士来说,高超的剑术自然是最核心的要求,但刀剑本身的作用也绝对是不可忽视的,不然世界上也不会按照刀剑的品质评判出了那么多等级了,而此刻的夏诺,就陷入了到底是选择哪一柄剑的矛盾之中。

  霜寒,作为大快刀二十一工之一,无论是锋利程度,还是耐久方面,对眼下的夏诺而言都堪称无可挑剔,洞爷湖在这一方面可以说压根就不能相比,虽说这柄木剑当初被他强化过一次,脱离了练习道具的范畴,但要是两剑用同等力度相击,夏诺觉得会断裂的无疑是洞爷湖。

  要是换做普通人的话,恐怕毫不犹豫的就直接选了霜寒了,可夏诺不一样,作为一个有着深度强迫症的处女座,他一来相当怀旧,舍不得把洞爷湖丢弃;二来的话有点轻微洁癖,一想想这柄大快刀居然被老鼠这样的人渣用了好几个月,用来当自己的佩剑他就觉得整个人都有点崩溃……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