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荣耀存于心,而非流于形【中】

  在这种虚荣感的驱动下,绯牙似乎已经忘却了之前在军舰上的紧张和不安,而是开始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甚至当那位普洛斯家族的少爷向他伸出了手表示欢迎时,他还从墨镜底下斜瞅了对方一眼,矜持了一下后才懒洋洋地和对面略微握了下手。

  而之后就是蜂拥而上的媒体了,接二连三的闪光灯,与长枪短炮一般伸过来的各种话筒,让绯牙完全陷入了飘飘然之中。

  “亚索先生,请问这三年来你总共杀了多少海贼?”

  “亚索先生,您怎么看待东海最强海贼猎人这个称号?”

  “对您来说,累计高达上亿贝利的悬赏金难道就真的不会动心吗?您是怎么放心把他交给老鼠上校这样的人的?”

  ………………

  前面的还好,海军一行人都是笑眯眯地在一边看热闹,但当最后一个提问响起的时候,气氛顿时就尴尬了起来。

  老鼠脸色一黑,刚想发飙,但在看清那个提问的记者胸口的铭牌后,却是瞳孔一缩,皮笑肉不笑地哼哼了两声后,就挪开了目光。

  来自伟大航路的世界经济报的记者,他一个东海支部的上校,可惹不起啊……

  好在,装完该装的逼后,绯牙还是对一些问题作出了回答,其中就包括世界经济报记者的这个刁钻问题,被老鼠在路上嘱咐过一些事情的他自然知道该怎么说,不仅列举了海军基地士兵待遇的前后变化,还一个劲地夸老鼠,几乎把老鼠的节操提升到了和“亚索”这个名字并驾齐驱的程度。

  这让老鼠重新露出了满脸笑容,内心也是暗自松了口气。

  事实上,这次他来普洛斯岛的目的,一是为了和这个东海最大的造船家族进行一些暗中交易,二来就是为了借助风闻而来的媒体,将自己的名声提高到一个完全值得信赖的地步。

  毕竟,这几年来他在靠着虚报贪污而来的赏金赚的盆满钵满的同时,风闻舆论里也出现了一些对他不利的猜测,其中就有不少触摸到了真相,而让“亚索”来亲自出面否认,自然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想到此处,他的眼角余光朝着旁边的绯牙看了一眼,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当初还真是没挑错人啊……

  这家伙,虽然平常看起来有些颓废,但在加上最强海贼猎人这个光环之后,一身黑色武士劲服看上去还真有几分行走于黑夜中的独行剑豪的风范呢。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愤怒的吼声却是猛地从人群中响起:“胡说八道!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亚索先生!”

  这声音相当洪亮,瞬间就把周围的气氛破坏的一干二净,而在循声搜索了一番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红毯右侧,一个身着淡青色和服的中年男子身上。

  这人看上去约莫四十岁出头,面容普通,蓄有短须,怀中抱着一堆药材,上身还挎着一个包裹,身上的和服也脏了不少,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不过从他腰间佩戴的一柄武士刀来看,竟然也是一个剑士。

  见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中年剑士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似乎有些后悔,但在看了眼远处摘下墨镜望来的绯牙后,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吼叫出声:“我认识他!这是和我同村的一个剑士,叫做绯牙!一年前杀了无辜的品次郎先生一家逃跑了,是在整个东海都被通缉的杀人犯,臭名昭著,亚索先生怎么可能会是这种人!”

  “什么?!”

  “怎么可能?!”

  “真的假的!这家伙居然是通缉犯?!”

  “不会是那家伙在胡扯吧?”

  …………

  这话一出,顿时如同一枚深水炸弹,轰然落在每个人的心头,围观的数百群众,甚至包括刚从军舰上下来的海军士兵们都瞬间哗然起来,一道道不敢置信的目光,顿时向“亚索”与中年剑士的身上来回扫去。

  “唔,这位先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老鼠的目光瞬间就冷了下来,他弹了弹自己那长长的胡须,淡淡道:“你说我旁边这位不是亚索先生,总要拿出一点证据来吧?当着这么多媒体,胡乱造谣可是不好的哦,吱吱~”

  “哼!我刚才不是说了么!这家伙明明一年前还在霜月村的赌场里鬼混呢,今年春天才逃到大海上去的,而亚索先生可是两年前就名满东海了,根本不可能是一个人的好吧!”

  见到连海军的校官都开始质疑自己,中年剑士心中一慌,急忙解释道。

  “这种话,可算不得什么证据呢,吱吱~”看见对方的反应,老鼠反而完全镇定了下来,怪笑一声地道:“就算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也是关于一个叫做‘绯牙’的罪犯的故事,和这里的亚索先生,有什么关系呢?”

  “什么?你!”中年剑士瞪大了眼睛,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你可是海军啊,是不是的话,去查一下通缉令不久知道了吗?”又咬了咬牙,“实在不行的话,我武村,愿意以自己的剑士之名起誓,之前所说,绝无半点虚假!”

  “剑士之名?笑话,剑士的名号什么的,能值几个钱?”

  老鼠嗤笑了一声,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反倒是他身后的“亚索”,在见到这位名为武村的中年剑士后,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并重新悄悄戴上了墨镜。

  “……”

  中年剑士沉默了,他不是傻子,到了现在,也是猜出了一些老鼠与绯牙之间的私密关系。不过眼下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回头。

  于是在深吸了口气后,他默默放下了手中的药材,然后将腰间的武士刀缓缓拔了出来,对准了绯牙,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我向上校先生申请,和这位‘亚索’先生决斗,只用剑术,一场分胜负。”

  “只要他能胜过我,我武村,就承认他是亚索,并为自己刚才的话道歉!”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