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荣耀存于心,而非流于形【上】

  “嗯哼,正是在下。”

  瘦个子西卡骄傲地点了点头,然后将手里的钢笔啪的一声盖了起来,一脸期待地盯着夏诺,似乎是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些崇敬与激动的表情。

  然而,让他有些疑惑不解的是,在得到自己肯定的答复后,眼前的黑衣少年眼角竟隐隐抽搐起来,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最后右手更是搭在了腰间的木剑上,一言不发地向着他缓缓拔出了剑。

  “那个……”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极具压迫力,随着夏诺的接近,西卡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慢慢往后退了两步,攥紧了兜里的相机,紧张兮兮地道:“阁……阁下这是想要干什么……”

  “你说呢?”

  夏诺的指骨轻轻在剑柄上敲击着,盯着他的眼睛半晌,最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收起了洞爷湖,微笑道:“没什么,只是一时见到以前只能在报纸上看过的名字,激动的有些难以自已呢……”

  “是这样么……”西卡瞅着他腰间的剑,忍不住嘴角一抽地道。

  “嗯。”夏诺诚恳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见他一脸不解地看着手里的名片,语气骤然变得担忧起来,“说起来,既然是王牌记者,又是老资格的编辑,为什么还会被派到第一线来负责报道?而且,居然连个助手都没有?”

  “咳咳。”西卡的脸色顿时有些尴尬,他扬了扬手里的记事本,满脸无奈地道:“和那些同行比起来,我们普洛斯西北报毕竟规模小了点,在东海的销量也排不上号,就算是我,亲自出马到现场来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过这也蛮好的嘛,能在新闻发生的第一时间里,写下现场报道记录这一切,也是我们这一行的享受所在啊!”

  “了不起,了不起。”

  夏诺立即应声附和道,为了看上去不是那么敷衍,他还象征性地鼓了鼓掌,不过整个人依旧是懒洋洋的,“话虽如此,贵社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报纸的销量一直上不去么?”

  想了想后,他又补充道:“唔,说起来,这几年我订阅的报纸里一直有普洛斯西北报的一份呢,也算是老资格的忠实用户了啊。”

  “啊?是吗,那实在是太感谢了!”西卡先是有些惊喜,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笑容,随后又叹了口气,“报纸销量的问题,我们自然也考虑过,可是没办法啊,一来是资金不足,我们能够派出的记者有限,二来的话,报社里的确是缺少那种真正的天才,无论是排版设计,还是图文结构,都显得太过中规中矩了点。”

  “哦,当然。”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西卡咧嘴一笑道:“真说起来,里面唯一的亮点,大概就是我带来的专栏文章和独家报道了吧,毕竟,我可是同时兼任记者和编辑两大重任的男人啊!”

  “嗯,的确是和三年前一样不要脸……”

  夏诺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然后就见他向着西卡,伸出了修长有力的右手,“记事本拿来。”

  “干嘛?”

  西卡一愣,然后就有些警惕地捂紧了本子,“上面可是有我刚写的现场报道,你不会是想先偷看吧?”

  “……”夏诺懒得搭理他,直接一把扯过了记事本,又从对方胸口的口袋里抽出了钢笔,翻到空白的一页,在上面唰唰写起字来。

  他下笔的速度极快,不过字迹倒也还算工整,转眼间,这一页纸上就多出了好几大段话。

  “这是……”

  夏诺的一系列动作实在是粗暴生硬,加上动作太快,西卡压根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夏诺已经盖上了钢笔,连着笔记本一起丢了过来。

  慌忙接过笔记本,他打开时还是满脸不爽之色,但仅仅是看了一眼后,就怔在了原地,旋即“啪”的一声,激动地将笔记本合拢,满是不可思议地抬起了头,目光落在了夏诺脸上。

  “唔,里面是一些建议,应该能让你们报社的销量翻上好几倍吧……”

  夏诺笑了笑,见西卡依旧愣愣地盯着自己,还以为是对方看穿了什么,不由心虚地摸了摸下巴,咳了一声道:“安心吧,保证能火。”

  就在这时。

  一声巨大的礼花弹蓦地在天空中爆开,烟火的辉映中,周围的人群猛然间情绪高涨,情绪激动地朝着军舰上喊着亚索的名字。

  夏诺一怔,西卡也从入神状态中惊醒,随即二人同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扭头向着红毯尽头望去。

  果然,与刚才相比,甲板上骤然多出了一道身穿黑色武士服的身影,身材高大,腰插双刃,看上去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戴着一副黑色墨镜,面无表情,在十余名海军士兵的簇拥下,不紧不慢地下了军舰,向红毯这边走来,显得威势十足。

  而随着他的接近,岸边的人群们也是越来越兴奋,手舞足蹈的,欢呼声不绝于耳。

  “哼,还真是够臭屁的啊……”

  耳膜被震的微微有些生疼,夏诺微微眯眼,盯着这个被居民们当做是亚索的剑士,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而他的一只手,也是重新搭在了洞爷湖上。

  ……………………

  绯牙现在很兴奋。

  或者说,从他走下军舰,踏上红毯的那一刹那开始,他就兴奋的不得了。

  甚至……在见到远处夹道欢迎的庞大人群,以及红毯另一端已经开始各种闪光灯伺候的记者们后,他更是呼吸一紧,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心脏在胸膛中跳的厉害。

  上一次有这么大的场面,还是他当初刚刚在霜月村开设道场时,村民们来祝贺的时候,那时同村的一心道场还未曾建立,被称为耕四郎的男人也还没回到故乡,所以那一天的他,在展示了精湛的剑术后,可以说是风头一时无两。

  而那也是他这几年逃亡生涯中,最喜欢回味的事了。

  然而,那天发生的一切,无论是民众的数量以及地位,还是热情程度,都远远不能和眼前这种情况相比,看着那沸腾起来的人群,以及不断落入耳畔的欢呼声,绯牙从未觉得如此幸福,一种虚荣满足感在他心胸间填斥,并渐渐积满,几乎下一刹就要溢出来一般。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