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出海之前

  “我……我明白。”

  老鼠的笑容里杀机一闪即逝,中年剑士顿时冷汗直流,急忙恭敬地回应道。

  “嗯。”

  见自己想要的效果达到了,老鼠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过了头,悠悠望向海雾深处,只留下中年剑士一个人,在那里目光闪烁,忐忑不安地纠结着。

  他的真名,其实叫绯牙,本是东海霜月村的一个剑士,凭借着一手出色的二刀流剑术开了一家道场,每年都有不少弟子慕名而来,日子过的相当宽裕。

  然而,在年初的时候,他却因为被同村一心道场的一个绿藻头小鬼轻易击败,在弟子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而不得不关闭了道场,靠着以前的积蓄维持生计。

  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算了,这么多年攒下的钱也够他安然活到老年了,但他偏偏还有个好赌的毛病。

  在一次输了个倾家荡产后,已经杀到眼红的绯牙怎么也不甘心,一路跑回家发疯一样到处找钱,最后在一无所获后,他竟然闯入了邻居的家中,将现金洗劫一空后,就准备再回赌场搏上一搏。

  然而好巧不巧的,在出门时,他正好与踏青回来的邻居一家碰了个正着,在气氛冷了那么一刹后,赌心迷窍的绯牙竟然直接拔出了武士刀,将这一家四口砍倒在了血泊中,然后大摇大摆地去了赌场。

  一直玩到天黑被警察找上门来后,绯牙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之前干了什么,懊悔与惊惧之下,他根本不敢多留,奋力冲破包围圈后,就狂奔到港口抢了一艘渔船出了海,从此漂泊大海,成了一名被悬赏的逃犯。

  而就在上个月,他在一家酒馆喝酒时,与一名长相猥琐的男子莫名攀谈起来,并在几句话后就和对方成了臭味相投的酒友。当时的他醉醺醺的,话里话外透露了不少自己的过去,结果一醒来,却是惊愕地发现自己被单独看押在海军基地的监牢中。

  这时候,他才知道,那个和自己谈的相当开心的男子,其实是一位海军上校,而之所以把他控制住,就是要让他做一件,光是想想就会觉得战栗难安的事——

  冒充一位在东海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最强海贼猎人,亚索!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一个激灵,思绪瞬间扯回现实,然后偷偷打量了眼前面的老鼠,感受着手心里因为紧张而不断身处的汗滴,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

  普洛斯港口,随着日头的渐渐升高,环绕在海岸的雾气也越来越淡,视线也随之开阔起来。

  一艘造型古怪,酷似青鱼鱼头的小船,停靠在港口最东侧,显得颇为低调,而在船上,穿着厚厚棉衣的卡尔与派迪两人手插在衣袋里,正一边闲聊,一边往岸边来回扫视着,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两道黑色身影蓦然出现在了视线内,派迪在看清来人长相后,顿时就是目光一亮,急忙踮起脚尖挥了挥手,高声喊道:“喂,这里!”

  岸边,金发卷眉的少年顿时转过头来,望向了派迪所在的位置,欣喜地对着自己旁边的高大身影道:“找到了!夏诺哥,你看,他们就在那边喊我们呢!”

  “嗯,我也听到了。”

  高大的身影微微颔首,然后缓缓摘下了头上的黑色兜帽,一张英气勃勃的少年面庞,顿时出现在了冷冽的寒风之中。眸如点漆,剑眉入鬓,脸部线条硬朗,一头黑发被扎在脑后,看上去相当清爽干净。

  正是夏诺。

  与两年多前相比,此刻的他脸上已经稚气全无,气质沉稳安静,再配上那足有一米八五的修长身姿,刚刚步入成年门槛不久的他,几乎完全符合许多同龄少女心目中的男神形象。

  另一方面,无论是眉宇之间俄而漏出的淡淡凌厉之气,还是他一身黑色卫衣下隐藏着的强悍肌肉,都在暗暗透露着,这两年来,他一身实力进步到了怎样一个恐怖的层次……

  目光向着刚才喊话的方向看去,他一眼就注意到了站在青花鱼头一号上的派迪和卡尔,顿时微微一笑,扬了扬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而夏诺旁边的金发少年自然就是山治了,此刻也急忙挥了挥胳膊,然后紧跟在夏诺的身后,向着岸边而去。

  当年的小鬼头,如今也已经外貌大变,十三岁的他个子已经窜到了将近一米七的样子,之前让夏诺常常忍不住捏一把脸的婴儿肥更是已然不复,行事说话间,也隐隐有了几分后来那个黑足的模样。

  一到跟前,夏诺的目光瞬间就先被青花鱼头一号旁边的另一艘小船吸引了过去,忍不住上前打量了起来:“昨天上午才下的订单,船厂居然这么快就把船送来了,我还以为要等到下次来才行呢。”

  “哈哈哈,毕竟是普洛斯家族底下的产业,效率可不是盖的。再说了,厨师长你要求的条件也不多,船厂的人只要稍微改装一下就好,一天绝对是足够了。”

  派迪咧嘴一笑,然后有些得意地瞅了旁边的卡尔一眼,哼道:“还好我今天一大早去船厂那边看了眼,不然还真得白白拖到下次了,就卡尔这家伙,之前还一个劲地嚷嚷说我去是浪费时间,结果嘛,却是正好证明了本大爷有多么机智。”

  “行行行,这次算你赢了好吧!”卡尔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嗤笑道,“一个天天都想当酒保,却根本不可能当成的家伙,在那?N瑟个什么?”

  “你说什么,混蛋!”

  “哈?难道你没听清,还要我再重复一遍?”

  ………………

  眼看两人又要掐架,夏诺扶额叹了口气,无奈地道:“别争了,都先上船吧,早点回餐厅,说不定还能赶上午饭呢。”

  “至于酒保的事。”

  夏诺瞅了眼派迪,“你要还想当的话,这两天就可以上岗了,反正酒屋最近生意越来越好,都快忙不过来了,加两个人也是应该的。”

  “真的?”派迪顿时大喜,激动地直接跳上岸一把将夏诺抱住了,而卡尔就不一样了,他眉头一皱,迟疑了好一会,才一脸古怪地看向夏诺道:“那个……我说厨师长,酒屋里的事情,让这家伙来负责,真的靠谱吗?”

  夏诺正满脸嫌弃地把派迪推开呢,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哑然失笑:“酒屋里的事情?哪里还有什么事情?该结束的,不是已经都结束了么……”.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