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与此同时,柔和的灯光中,酒屋边缘,一个形似树墩的装饰物上,年轮忽而一圈圈亮起,发出微弱的光线,在场的众人这才发现,这居然是一个外表伪装过的扩音器。

  下一刻,随着年轮光圈的微微流转,略显稚嫩的清脆声音,骤然从中响起,向着四周悠悠回荡开来:

  “苍茫无边的旅途中,你会觉得寂寞吗?”

  “广阔无际的大海上,你会觉得孤独吗?”

  “漂泊多年,你会想念家乡的亲人与风景吗?”

  “如果是的话,那么,为什么不来树洞酒屋坐一坐呢?”

  “品尝数不尽品种的清冽美酒。”

  “偶然相遇了志趣相同的好友。”

  “回味与分享自己人生的轨迹。”

  “唔,如果还是不开心呢?”

  “没关系,这里有独属于你的树洞,尽情向它倾诉吧,没人知道你的秘密,也没人能够打扰你,在自己的天地徜徉,与树木的清香为伴……”

  “需要相信。”

  “美好的一天,总会来临。”

  这声音刚开始还有些生疏与羞涩,但越朗诵到后面,就越是情绪饱满起来,与留声机里传出的古典音乐声完美结合在了一起,抑扬顿挫,竟是让那装修风格别树一帜的树洞酒屋,吸引力又平添了数分。

  顿时,就有许多餐桌前的客人,纷纷露出了意动之色。

  餐厅东北角,靠窗的座位上,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正相对而坐,态度亲昵,手中的婚戒闪着璀璨的光泽,看起来似乎是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妇。

  “亲爱的,那个酒屋看起来似乎很有意思。”年轻男子刚刚将视线从树洞酒屋收回来,他温柔款款地望着眼前心爱的恋人,笑道:“要不,我们也过去坐坐,喝点酒怎么样?”

  “酒的话,我还是不要了。”

  年轻女子有着一头亚麻色的微卷长发,看上去颇为动人美丽,她先是微微摇头,然后抿了抿嘴,露出了一丝安恬的笑容:“不过那个树洞的确蛮有趣的呢,好想去试试。”

  “哈哈哈,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男子大笑起来,用餐巾擦了擦嘴后,起身离席。“那么,一起走吧。”

  …………

  大厅最南侧,大门旁边的位置上。

  与北边的不同,这一带的餐桌都是能容纳十几人围坐的大号圆桌,此刻,就有十几个身材精壮的大汉围坐在一起,对着酒屋指指点点,三五成群地窃窃私语着什么。

  “他娘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最中间,一个头戴船长帽的独眼老头实在看不过去了,直接一巴掌就是拍在了桌上,低吼道:“都是大老爷们,一个个的,躲在哪里叽叽歪歪像什么样子!

  被这么一凶,桌边的所有人都是神情一滞,互相对视了半天后,才有一个胆大点的光头站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开口试探道:“船长,那个……”

  “上次打败苋鱼海贼团的时候,你说过要请大家……”说到这里,这人还犹豫了一会儿后,吞了口吐沫后,才敢接着道:“痛痛快快地喝上一次的吧?”

  “嗯?你说什么!?”

  果然不出所料,一听到这话,独眼老头顿时眼睛瞪得就跟牛铃似的,怒喝一声道:“还喝酒?你们他娘的刚才是没看到账单还是怎么的,这家餐厅卖的东西都是贵的不得了,我们这一桌菜就要整整一万贝利,那个该死的葫芦头服务生还说不找零,简直亏得不能再亏了,就这样,你们还要去一起喝酒,那不是摆明了敞开钱包让他们明抢么!”

  “嘁,小气。”

  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嘟囔了一句后,光头朝着四周的伙伴们摊了摊手,表明自己也没办法。于是,在一番哀声叹气后,这一桌大汉只得将目光从酒屋转移回桌上,继续吃起晚餐来。

  不过,没人注意到的是,在看到所有部下都无精打采地垂下头后,独眼老头的眼中浮现出一缕挣扎之色,然后偷偷摸摸在桌底下打开了自己的钱包,数了数那点可怜的贝利后,满是不舍地叹了口气:

  “这帮臭小子……这次真的是要赔上棺材本了啊……”

  ……………………

  “念得不错。”

  巴拉蒂餐厅二楼,透过楼梯的缝隙,冷眼看着底下的客人们情绪被调动起来,兴奋一批又一批涌入酒屋的夏诺,忽而微微一笑,转过头,伸手揉了揉旁边小家伙的头发。

  “嘿嘿,那是当然。”

  对于夏诺的摸头杀,小山治并未抗拒,反而露出了几分享受之色,收起了手里的话筒和稿子后,他仰起脸来,好奇地道:“对了,夏诺哥,你之前不是说酒屋由你亲自负责么,现在都开业了,你不下去吗?”

  “不,不用。”

  夏诺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又悠悠落在了人满为患的酒屋里,淡淡道:“至少现在的话,还不用。客人还没有喝醉,下去早了也是浪费时间罢了。”

  “哦。”山治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之后,大概是由于时间已经很晚了的缘故,没站多久,山治就犯起困来,最后实在没撑住,向着夏诺说了声晚安后,就回房睡觉去了。

  于是,二楼的楼梯口。

  只剩下夏诺一人,抱着洞爷湖站在那里,默默注视着酒屋里发生的一切。

  ………………

  时光悠然而逝,不知不觉间,夜色越来越深。

  墙壁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十字,巴拉蒂餐厅也已经完全进入了打烊状态,大厅内的灯光尽数熄灭,厨师们也都去休息了,深秋的寒风从门缝中渗入,呜呜作响,衬得气氛越发清寂。

  然而,就在这一片黑暗中,依旧有着一抹温暖的灯光,从东侧墙壁后的榕树下微微透出,若是细细听去,还有着嬉笑碰杯的声音,时不时地从里面传来。

  树洞酒屋内。

  “不愧是三十年的米克尔珍酿,真他娘的痛快!”

  醉醺醺的声音骤然响起,随即就见吧台前,一个满脸胡茬的胖子举起了手里空荡荡的酒杯,满脸通红地朝着里面吼道:“喂,酒保,再给老子来一杯!要加冰的!”

  “没问题,稍等啊。”

  作为值夜班的三名酒保之一,正在擦洗杯子的卡尔立马抬起头,笑着打了个“ok”的手势,然后转身走到了墙角的壁橱前,开始调配起对方要的酒来。

  吱呀。

  就在这时,一声轻响蓦然在身侧响起,卡尔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却是正好见到酒屋的后门被从外推开,披着暗蓝色卫衣的夏诺打着哈欠走了进来。

  “厨师长,晚上好啊。”

  似乎是早就知道他会来一样,卡尔并未露出愕然之色,笑嘻嘻打了个招呼后,就又低头继续手上的工作。

  “嗯,晚上好。”

  目光微微一动,在吧台外面扫过,见到这时候还有十几个人在喝酒谈笑,而且都醉的差不多了之后,夏诺伸了个懒腰,微微笑道:

  “唔,气氛还不赖嘛。”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