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关于压岁钱的骗局

  亚尔丽塔的语气中满是感伤,一时间大厅里静悄悄的,餐桌旁的一圈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夏诺嘿嘿笑出了声,只见他翘着大拇指,朝自己身后指了指:“喂,我说,亚尔丽塔小姐,外貌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天生的,没必要带着负罪感吧?你看看我身后这些人,瘸的瘸,丑的丑的,那个还算小帅的小鬼又是个卷眉,除了我这个清秀的少年以外,哪有正常的,但不也一个个天天傻笑的蛮开心嘛?”

  “这……”

  亚尔丽塔怔住了,下意识地朝着餐桌边上的派迪卡尔等人看去,发现的确和夏诺所说的差不多后,忍不住轻轻掩口笑了起来,之前的哀愁之意倒是凭空去了不少。

  餐厅里的气氛同样被破坏的一干二净,哲普等人瞬间勃然大怒,不约而同地抓起了旁边的餐具朝夏诺砸了过去,咆哮道:“想死吗混蛋!”

  “……”

  夏诺摸了摸被勺子砸的有点发肿的脸颊,默默朝哲普比了个中指,撇了撇嘴后,就转过头无视掉了了这群记仇的家伙。

  “唔,原来这时候的亚尔丽塔,都因为外貌的缘故,自卑成这样了吗?难怪在后来原著出场时,会变成那个德行,逮谁都要问下自己是不是东海最美丽的女人……”

  瞅了眼地上的科泽,见他已经没了声气,估计应该是下体流血过头彻底死掉了,夏诺不由啧啧了两声,微微摇了摇头。

  当然,他的心里自然是没有半点怜悯之色的,而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家伙就算再砍死几回,其实也都是死有余辜的。

  毕竟……

  要是他没有出现的话,按照原著的轨迹发展下去,亚尔丽塔就会性情大变成为一个残暴变态的大海贼,而那样一来,整个东海,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其祸害。

  因此,不管是为了帮老头那到幻梦果,还是为了心中的底线,夏诺都没有后悔过救下亚尔丽塔,虽然这位的确是有些辣眼睛,自己都不想和她多交流就是了。

  嗯,至于这一改变会不会影响某个戴草帽的中二儿童登场姿势什么的,他压根就没在意过,真要怂成那样的话,不如早点找个机会,爬上路飞的船,一路等着蹭助攻,混吃等死算了。

  既然穿越到了海贼世界,连做出一点改变的勇气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当自己命运中的主角?

  “哦,对了,亚尔丽塔小姐。”

  夏诺这边正沉吟的时候,哲普却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指了指门外方向,皱眉问道:“你们之前来时乘坐的船,现在还停在餐厅旁边吧,里面还有别的人吗?”

  “呃,是有几个水手……”

  亚尔丽塔愣了愣,随后就摇摇头道:“不过不碍事,那些水手都是我们家族的,船也是,就算他们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到此处,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而且,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家族,一定是要和布莱特家族再算一算账的……”

  这句话用词平平淡淡,但却有一股凌厉的气势从中透了出来,像极了一位女强人的口吻,在场的几人对视了一眼,都是有些意外。果然,从欺骗环绕的爱情迷梦中走出的亚尔丽塔,才是真正的她,和之前相比,根本是判若两人啊。

  “

  “那么,各位。”

  思绪回到眼前,亚尔丽塔的神色又变得柔和了起来,她望着众人,想了想后,在餐桌旁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然后从随身带着的小包里抽出了一张纸条,向派迪借了支笔,在上面写了一些字后,推到了众人跟前。

  “这是五百万贝利的支票,其中三百万给夏诺先生,其余两百万则是给各位的,算是丽塔的谢礼了。”

  亚尔丽塔盖上笔,面露一丝歉疚之色地道,“当然,丽塔的命远远不止这一点钱,不过我要到明年才算成年,暂时能在家族中自由支取的额度也就只有这么多,实在是不好意思,还请各位不要嫌弃。”

  “支票?”

  “没成年?”

  哲普和夏诺同时一愣,然后大概意识到了彼此关注点的不同,互相鄙夷地对视了一眼,没再说什么,一起伸手,拿过支票一看,上面果然是写着带有一长串零的惊人数字。

  “真是有钱人啊……”

  脑海中同时闪过这么一个想法,两人都是忍不住感叹起来。夏诺刚想收起支票,就被哲普劈手夺了过去,他呆了呆,旋即大怒道:“臭老头,你干什么!”

  “干什么?你没听亚尔丽塔小姐说,里面也有老夫的一份么?”

  哲普凶了他一眼,然后咳了一声地道:“至于你的那一份,因为你年纪还小,手里拿这么多钱不方便,老夫就暂时帮你存起来了,以后等你长大了,该还给你的自然会给你。”

  “卧槽,你要不要这么无耻啊老头!”

  夏诺整个人都惊了,“还带这么骗人的是吧,这种套路明明很眼熟的好嘛,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被骗了多少回,今天你居然还来?!”

  “咳咳,老夫是绝对不会欺骗你的,你放心好了。”

  “那你脸红个鬼啊死老头!就算脸上全是皱纹,你的愧疚感都根本藏不住啊混蛋!”

  ……

  另一边,似乎是被夏诺与哲普的日常斗嘴吓到了,亚尔丽塔呆了好久,才笑着站起了身,再度朝着众人鞠了一躬:“天色已经很晚了,那么,各位,丽塔先告辞了。”

  然而只有派迪卡尔的回应声响起,哲普与夏诺这一老一少都快厮打在一起了,互相掐着对方的脸皮,因此即便是听到了告辞声,从嘴边漏出的,也只有模糊不清的“呜呜”声。

  …………

  餐厅外,寂寥的星光中,大海上忽而亮起一点渔火,旋即就见那艘停泊在巴拉蒂旁边的小船,起锚杨帆,渐渐远去。

  餐厅里,重归安静。

  由于之前的打斗,有两张桌子损坏了不少,柱子边上也掉了点漆,看见这一幕后,哲普刚因得到支票而好起来的心情顿时又差了许多,招手把夏诺叫了过来,让他滚去好好收拾一下后,自个儿就颠颠的跑三楼睡觉去了。

  而派迪和卡尔要负责收拾厨余垃圾和清扫厨房,和夏诺也算是同病相怜了,至于山治这家伙,倒是主动提出来要帮忙,不过夏诺在看了眼地上躺着的三人后,出于某种顾虑,并没有同意下来。

  因此,在足足花了半个小时,将周围打扫干净后,夏诺抬头时,蓦然发现,此时的大厅,空旷一片,赫然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妈蛋,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我也想睡觉的好吧……”

  看了眼厨房方向,那边灯已经熄灭,显然派迪他们已经打扫完毕上去休息了,夏诺顿时更加郁闷,叹了口气后,抓起之前靠在墙角的洞爷湖,来到了大厅中间。

  那里,科泽和两个黑衣人躺在一块,等候着他的处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