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终结与过去

  “嗯,一张照片或许的确说明不了什么。”

  夏诺舀了一勺子鱼子酱放入嘴里,斜眼瞅了眼科泽,一边咀嚼一边模糊地道:“可是管不住你的手下没毅力啊,只是被亚尔丽塔小姐扇了几个耳光,就哭嚎着什么都说出来了,他们的话,总做不得假吧?”

  “哈?”

  科泽转头看向了自己被揍成猪头的手下,愣了一愣,“你是说……这是亚尔丽塔小姐亲自动手的?”

  “废话,都这种时候了,我需要骗你么?”

  夏诺白了他一眼,懒得多理会,又正好见一只勺子偷偷摸摸地伸向了自己的鱼子酱,就没再说话,毫不客气地打掉了那只握勺子的小手后,埋头大吃大喝起来。

  “怎……怎么可能……”

  科泽呆了好半天,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猛地回首,盯着夏诺哈哈大笑道:“没错,就是不可能!差点被你们骗了,还准备套我的话是吧?亚尔丽塔小姐可是位大声说话都会害羞的淑女,怎么可能干得出这种……”

  话说到一半,科泽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就见他的瞳孔渐渐缩紧,眼中露出了几分不敢置信之色。

  因为在这一刻,一只巨大而肥厚的右手,蓦然掐住了他的脖子,旋即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轻松至极地从地面把他拎到了半空中,并整个转了过来。

  一张布满雀斑的丑陋脸庞,顿时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那一双平日里对他只有含情脉脉的眸子,此刻里面蕴含的,只有森寒入骨的杀意。

  “呜,呜呜……”

  科泽奋力挣扎着,似乎想要解释什么,但却根本难以动弹,他的喉管更是被扼的死死的,从嘴里漏出来的话也变得模糊起来,让人听不清到底在说什么。

  然而面对他这幅凄惨的模样,亚尔丽塔的面上依旧没有丝毫波动,她冷冷地盯着科泽,直到对方被看的有些发毛时,才轻声开口道:“信任……爱情,这种美好的东西,也是你配说出来的吗……”

  语气平静,语调也很平缓,但当这句话在寂静的大厅内响起时,别说近在咫尺的科泽,就连在一旁吃瓜看热闹的夏诺,都觉得有股凉气从脊背上冒了上来。

  深吸了一口气后,亚尔丽塔冷哼了一声,松开了科泽,狠狠将其一脚踹倒在地,然后在科泽惊恐的目光中,缓缓抬起了脚跟,移到了他裆部上方的位置。

  旋即,猛地一落而下。

  “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骤然冲天而起,只见科泽那张原本颇为英俊的脸上,五官完全扭曲在了一起,鼻涕眼泪不断涌出,混在一起都分不出来了,而他的两腿之间,裤子竟是渐渐被染上了一层血色。

  “由爱生恨啊这是,女人什么的,还真是不能轻易得罪呢……”

  身为资深单身狗,看到这一幕的夏诺只觉裆下一凉,默默收回了旁观的目光。然后伸手拿向了那瓶号称八二年的红酒,就准备压一压惊先。

  结果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摸了个空,愕然抬头看去时,却见那瓶红酒已经被哲普抢到了手里,并直接对嘴闷了一大口。而放下酒时,老头脸上的表情明显也有些怪异。

  桌上其余人的反应也都大同小异,派迪与卡尔眼角一直在抽搐个不停,就连还是小不点的山治,嘴巴都张得老大,几乎能塞一个鸡蛋进去。

  毕竟都是男人啊……

  惨绝人寰的嚎叫声足足持续了有二三十秒,才渐渐小了下去,夏诺这才转头望了一眼,见科泽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而他旁边的亚尔丽塔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盯着科泽,似乎是在犹豫什么。

  “怎么,亚尔丽塔小姐,最后还是下不了手吗?”夏诺扬手示意了下,笑着道,“要是不忍心的话,我可以代劳哦。”

  亚尔丽塔闻言摇了摇头,“倒不是下不了手,只是觉得,就这么让他死掉的话,还是太便宜这个混蛋了。”

  恨恨地又踹了科泽一脚后,亚尔丽塔转过身来,目光扫过桌子边坐着的众人,而后没有丝毫犹豫地深深弯下了腰,一鞠到底:

  “谢谢各位!”

  语气诚恳而认真,还微微带着一丝颤音。

  “不用谢,不用谢!”

  被这么大礼相待,桌旁的一圈人都坐不住了,纷纷站了起来,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哲普哈哈大笑起来,道:“不用这么客气的,亚尔丽塔小姐,碰到这种事情,但凡有些良知的人都不会不管的,真要谢的话,你就好好感谢夏诺一个人吧,我们可没出什么力。”

  “噗!”

  夏诺一口口水差点喷了出来,他暗地里狠狠瞪了眼老头,然后转过来,急忙朝亚尔丽塔摆了摆手,干笑两声地道:“不用,不用了,随手帮忙而已,亚尔丽塔小姐不用放在心上的,真的。”

  亚尔丽塔有些困惑地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后,还是摇摇头,坚定地道:“谢是一定要谢的,这一次丽塔能得救,实在是多亏了各位,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被科泽这家伙欺骗到什么时候。”

  “幻梦果的用途,哲普先生刚才已经跟我说过了,真要让这家伙得逞的话,后果……实在是太严重了些……不仅仅是我会不会死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我们家族财富的去留,甚至包括我父亲他们的性命问题了……”

  “唔,明白就好。”

  哲普捋了捋胡子,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说起来,亚尔丽塔小姐现在倒是看得蛮清楚的嘛?”

  “清楚,当然清楚,我又不是蠢货,怎么可能不明白?”

  亚尔丽塔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来:“其实当初布莱特家族找上我父亲联姻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没怀什么好意,不过当时父亲他正想着趁机提高家族的地位,高兴都来不及,就一直在撮合这件事。”

  “而我的话,因为外貌的原因,从小被人嘲笑着长大,这一次,大概也是因为头一回被人热情追求吧,同样开心的过了头,时间一久,警惕心也就渐渐消散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