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告别宴会

  望向远处,中年男子轻轻叹了口气,才接着道:“上面总是说,东海是四海中最弱的一个海,因此平时就不怎么重视,拨给我们东海几个支部的资金也往往是最少的。而从事实上看来,似乎也的确如此,毕竟东海海贼中,悬赏金最高的也就是一两千万贝利的样子。“

  “唔……这话也没说错啊?”褐发青年有些疑惑地道。

  “连你也是这么认为的么?”

  中年男子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这片大海到底是海贼王罗杰的故乡,总有强的可怕的新人不断冒出来,而他们的成长速度,简直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啊。”

  说话间,他的目光悠悠落在了港口西面的某一处:

  “在这种情况下,变数实在是太多了些,支部的下一任长官不论是谁,我都有些为之担心,但结果却已经无法改变,只愿今天我订下的这一批小型舰艇,能够在日后派上些用场吧。”

  褐发青年循着中年男子的目光看了过去,却是正好瞧见一艘巨大的船只起锚杨帆,缓缓驶离港口,船上并没有悬挂旗帜,但身为普洛斯家族的少主,凭借着对船只构造的熟悉度,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海贼船?“

  ”嗯,是啊,塔多海贼团,船长是悬赏一千万贝利的‘屠刀’塔多。”中年男子深吸了口气,沉声道,“事实上,这帮家伙的出现,也是我之所以为东海海军们担心的关键点之一。“

  转头看了看褐发青年,见他的神色有些犹豫,似乎是想说什么的样子,中年男子不由自嘲地笑了笑,”怎么,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出手逮捕他们吧?“

  “嗯,是这样……”

  褐发青年微微点了点头,“虽然说一千万的大海贼都是些棘手的货色,但梅纳德先生可是本部出来的精英,按理说既然撞上了,击败这些人不是很轻松的么?”

  “之前的话,的确如此。”

  中年男子用力吸了口烟,然后随手弹到了地上,用皮鞋轻轻将红火碾灭,道:“不过现在塔多那家伙,和之前相比可是判若两人了,哼,这老家伙也是运气好,几个月不见,居然成了一名恶魔果实能力者,还是自然系的。”

  “这种可怕的家伙,哪怕是伟大航路也并不多见,在没有熟练掌握’那种力量‘之前,我可是根本奈何不了他的,与其交手落得一场空,不如就此放他离开,免得继续破坏普洛斯岛的港口。”

  从海贼船那边悠悠收回目光,中年男子转过身,视线落在了那一排身穿蓝色制服的属下身上,眯了眯眼道:”怎么,本部那边还没有回复么?“

  “报告!梅纳德先生,我们在十分钟前就已经把记录的图像传给本部了,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回应!”其中一名背着双手的青年踏前一步,向着中年男子敬礼完毕后,一脸严肃地道。

  “嗯,我知道了,继续保持联系。”中年男子眉头皱了皱,嘱咐道:“这次除了塔多外,这个海贼团的其余干部展露出的实力,同样不可小视,记得提醒本部,在悬赏金的提升方面还请多加考虑。“

  “是!”

  “另外,塔多那帮人虽然我暂时奈何不了,但银鲨与黑猫这两个海贼团,想要收拾还是很轻松的,去,立刻通知支部,让老鼠中校带着基地剩下的两艘军舰过来,包围普洛斯岛,在天黑之前,全歼这批海贼!”

  “明白!”

  这一次,身后的几个年轻海兵都是轰然相应,随即就在行了一礼后纷纷离开,片刻后,电话虫那“巴拉巴拉”的声音,隐隐响成一片,原本平静的船舱,顿时变得忙碌了起来。

  ……………………

  红日西斜,暮色笼罩在大海之上,使得轻轻响起的浪涛,和倏忽而过的晚风,都似乎带上了一抹微醺的酡红,一切,都是那么温暖而祥和。

  一艘巨大的海贼船,横亘在大海中央,宽阔的甲板上,装饰繁华,人头攒动,几张长桌被拼凑在了一起,上面摆满了菜肴美酒,桌边坐满了人,谈笑嬉闹的声音不绝于耳,气氛热闹的有些出奇。

  显然,这里正在开着一场盛大的宴会。

  为首的位置,正是哲普与塔多,这两个老头似乎都喝的有点高,也不知是不是酒精的刺激,正勾肩搭背地在一起挤眉弄眼,互相揭短的同时,还时不时传出响亮的大笑,引得周围的海贼们一阵阵的侧目。

  而其余人也大多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就连夏诺与山治这两个他们眼中的小鬼头,都在美酒的诱惑下,喝了不少。夏诺还好,自制力极强的他一直只喝度数最低的清酒,使自己的脑子保持一个清醒的状态,而山治就是真的烂醉如泥了,满脸通红地趴在桌子上,时不时打个饱嗝,然后继续捧起酒杯慢慢喝着,嘴里还一直在胡乱自言自语些什么。

  “这小家伙……倒是没看出来,居然还是个傲娇的脾气啊……”

  看着山治那张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上透出的迷醉之色,夏诺抱着洞爷湖,抿了口嘴边的清酒,转过头抿嘴笑了笑。

  大概是因为之前自己整了山治一次,在船上度过的这十几天来,这小鬼对他的态度一直有些不咸不淡,还经常偷偷摸摸整点小手段想报复一下,当然,由于手段太过拙劣,那些小绊子都被夏诺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一番折腾下来,小家伙对他更是气得牙痒痒。

  然而这一次,在被两个海贼团包围的过程中,山治先是被夏诺强行推上了船舱二楼,后来又躲在储藏室,偷看到了夏诺对敌的全过程,尤其是看到呼啸而起的龙卷风后,这小子对夏诺的态度,莫名其妙就好了许多。

  小孩子嘛,天性里就不怎么记仇,相比之下,总是崇拜强者这种情绪,来的更多更持久些嘛……

  有些臭屁地这样想着,夏诺瞅了瞅瓶口,见里面的酒已经不多了,干脆直接拿过来,仰脸对着嘴闷了个一干二净,然后舒舒服服地打了个饱嗝,扭头向夕阳之下的远方望去。

  那里,有另一艘巨大的帆船,安静地停在海面上,暮色笼罩下,以青色为主调的宽大船身,看起来颇为独特,在这片苍莽无际的大海上,倒是相当显眼。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