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御剑于心,且听风吟

  一瞬间,甲板上陡然响起了凌厉的风声。

  时而在左,时而在右,风声连绵不断,但又偏偏让人抓不准来源。只有每隔一段时间,突然在船上留下的抓痕,在提示着因为速度过快而看不清身影的克洛的存在。

  “哼,果然还是有点本事的啊……”

  塔多冷笑了一声,右臂所化的泥浆不断涌动着,他一边审视四周,一边低声向着身后的夏诺交代着:“小家伙,你在这里的话,老夫可是有些放不开啊,要不待会我先用泥浆送你到开拉尔那里去,这样一来,我也能好好收拾下那个……咦?”

  话说一半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结果这一眼看去,却是当场就怔了。

  只见眼前的黑发少年,正安然倚靠在自己宽阔的后背之上,眼睑微微低垂,一言不发,清秀的小脸上满是专注与认真,若不是瞧见他嘴角那份恬静的笑容,和那轻轻搭在木剑剑柄上的双手,塔多还以为对方已经睡着了。

  “夏诺……”

  微风轻轻拂过,吹得黑发少年的刘海一阵阵飘扬,而与此同时,少年那薄薄的耳尖,也是随着风的方向,微微耸动着。

  那种感觉,很是奇怪,微妙地难以用言语去形容。就像……是在用耳朵,在静静聆听风的动静,判别克洛的动向一般。

  “怎么可能啊……”

  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塔多就失笑着摇了摇头,否认掉了这个猜测。这种本事,只有伟大航路深处的那些强者才会拥有,眼前的这个黑发小子,虽然剑术不错,但说到底也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小鬼罢了,怎么可能掌握的?

  还是得靠自己啊……

  手里的泥浆翻滚着,塔多刚准备转过头,用沼泽将整个船舱外围都封锁住,就见到低眉垂目的黑发少年,在这一刻豁然睁开了眼睛,爆发出一团慑人的光芒来。

  “在那里!”

  “什么?”塔多愣了愣。

  他还没反应过来,然而少年却是没有在意,这一刻,已经是轰然一步踏出,木剑刹那间出手,向着某个方向一斩而去!

  “居合,斩钢闪!”

  低吼声中,剑刃划过的残影,犹如寒霜冷芒一般,在半空中一闪即逝,而在同一霎,剑尖激扬起的气浪却是越发惊人,最终在木剑完全落下的那一刻,轰然爆发!

  嗤!

  气浪犹如狂风骤雨一般,席卷而过,连地面的沼泽都被吹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出来,而就在木剑劈下的位置,原本空荡荡的空气中,却是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旋即就见一个身披红色大衣的身影,在突然腾起的紫色烟雾中,跌跌撞撞地现出了身形。

  细如丝缕的鲜血,从身体右侧的腰部汨汨而下,左手捂住胸口,克洛挣扎着站起了身,瞪大眼睛望向了夏诺,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怎……怎么可能?”

  塔多同样是一脸懵逼地低头看了过去,在这个时候,他心中的想法,竟是和克洛大抵相似。

  自己刚刚还判定凭声定位是不可能的,夏诺这家伙,居然现在就一剑把克洛从半空中劈落,简直是秒打脸啊,场面要不要这么尴尬的啊……

  旋即他就是看到,停滞在半空的洞爷湖缓缓收回,被黑发少年重新收回了腰间,而他那清秀的小脸,也是微微仰起,看了塔多一眼,然后带着一丝古怪笑意地收回,转而又看向了一脸震惊的克洛。

  “这家伙,用什么不好,偏偏用这种凭借高速移动来攻击的手段,真当我这三年的御风剑术是白练的啊……“

  见克洛依旧死死盯着自己,夏诺不由撇了撇嘴,有些遗憾地嘀咕道,“可惜了,被他躲过去了,没有劈中要害……”

  “夏诺……”

  旁边,塔多在回过神来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连我刚才也没分辨出这家伙的方位,你……到底是怎么找到他的?”

  结果他就发现,夏诺并没有搭理他,而是莫名其妙朝着右边的空气又劈了一剑,顿时就有些纳闷起来:“你干嘛呢?”

  “啥?”

  夏诺回过头,见塔多一脸奇怪地盯着自己,不由挠了挠头,“没啥,攒个风,大叔你刚才问什么来着?”

  “攒风……”

  塔多皱了皱眉,他没能听懂,但也懒得多问,当下就是没好气地将自己之前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被这么一问,夏诺突然觉得自己表现的貌似过火了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为好,想了想,最后嘿嘿笑着道:“塔多大叔啊,我们安德里克岛有一句俗语,不知道你听没听过。“

  “……啥?”塔多懵逼了两秒。

  “御剑于心,且听风吟。”

  夏诺直接把亚索的台词丢了过去,然后摊了摊手,以一种臭屁到欠揍的语气看着塔多道:“练了这么久的剑道,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还怎么在大海上混,你说对吧,大叔?”

  “你小子……真是欠揍啊,直接说你们新人都是怪物就好了,明知道老夫就做不到,还开这种玩笑。”

  塔多差点没被气歪鼻子,狠狠瞪了眼夏诺,”还没成海贼呢,怎么就和碧奇这种老油条一样了?“

  夏诺咧了咧嘴,没再接口。

  其实他这话倒也不都是在开玩笑,他所修炼的御风剑术,本来就是一种极为注重速度与敏捷的剑术,平日修行就讲究耳听八方眼观四路,以及对周围环境的掌控,练习久了之后,耳力与目力自然要超过平常人不少。

  尤其是今天在御风剑术升级到了初级之后,夏诺更是觉得无论是自己出剑时的疾风气势,还是对周围风声的敏锐度,都上升了一个台阶,克洛的“勺子”在别人看来或许很头疼,但对本来就以敏捷为优势的他来说,却是正好有所克制。

  “也不知道这样修炼下去,自己能不能早点领悟见闻色霸气……”

  目光又落在了克洛的位置,此刻这家伙似乎也是看出了他的难缠,知道在塔多旁伺之下,是无法杀了自己再走了,已经是趁着自己和塔多说话的工夫,悄无声息地向后退去,眼看就要翻过栏杆,逃出甲板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