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银鲨海贼团,维特

  “哈?”

  见碧奇和开拉尔都是这幅态度,抱着洞爷湖的夏诺,顿时就斜瞥了过去:

  “喂,我说,两位大叔,别忘了你们可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啊,口气这么笃定真的好么?”

  “是么,真是倔强呢……”

  开拉尔失笑着摇了摇头,弹弹烟灰,也没再说什么,扭头扫了扫底下的海贼们,目光却是落在了独眼大汉身上,懒洋洋地道:

  “好久不见啊,独眼,没想到都过去一年了,你的枪法还是那么稀烂。看来瞎掉的一只眼睛,并没能让你懂得怎么瞄准啊……”

  此话一出,周围的大叔们顿时就都纷纷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碧奇,还模仿着独眼大汉一枪打空后的惊愕神情,用两根手指比划着对空气“砰”了一下,怪笑道:

  “啊啦啦,又打空了呢。”

  “嗯?”

  独眼大汉的眼中猛地闪过一丝阴戾,不过这一次,他先是用拇指挑起击锤,装入了一枚暗红色的古怪弹药,而后才抬起枪口,对准了碧奇,冷冷道:

  “混蛋东西,居然敢消遣我……”

  然而,就在他扳机扣到一半的时候,旁边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色风衣内,还头戴黑色礼帽的男人,却是淡淡开口,制止了他的动作:

  “好了,独眼,试探的话,就到此为止吧。”

  这道声音颇为平静,但独眼大汉听到后,仅仅是迟疑了那么一小会儿,就点点头退到了黑衣男子的身后,收起了手枪,竟是根本没有半点想反驳的意思。

  “唔,居然能让你这么听话么,这是哪一位啊……”

  开拉尔的目光从独眼大汉的身上,慢慢转移到了黑衣男子这儿,颇有些好奇地道:“说起来,你们的船长,“银鲨”克里斯呢,如果没有他在的话,光凭你们这些杂鱼,恐怕也没这么大胆子堵上门来吧?”

  “如果你说的克里斯,是那个五六十岁的臭老头的话,那么,很遗憾,他已经死了。”

  “一年前被你们击败后,没多久就死于坏血病,那老头,真的是给我们海贼丢脸啊……”

  冷漠的声音从黑色风衣下传出,随后只见那个男人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了被黑色礼帽遮挡的容貌。

  年轻,英俊,气质阴柔,一头金发被梳的一丝不苟,金丝眼镜后,是带着淡淡嘲讽之意,而又满是自信的目光。

  “在下,克里斯·维特,前银鲨海贼团见习船员,也正是现在的船长。”

  说话间,年轻男人摘下礼帽,对着甲板上的众人微微鞠了一躬,微微笑道。

  “哦,也姓克里斯?”

  开拉尔吐了口烟圈,瞅着他道,“既然能当上船长,看来你就是老克里斯的儿子了?对自己的老子,说话还真是够不客气的啊。”

  “唔,与其说是儿子,不如说是私生子更为妥当一些。”

  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男人没有丝毫动怒的样子,反倒是饶有兴致地打量起甲板上的一众船员来,轻笑道:

  “不过,不管怎么说,那个老混蛋毕竟都是我名义上的父亲,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既然撞上了,我可就不能放过各位了呢。”

  这一番话,配合维特那俊朗的外表和仪态风度,几乎是无可挑剔,若是有外人尤其是年轻姑娘在此,只会认为维特是个有教养的贵族,而不是什么凶恶的海贼。

  可惜,塔多海贼船上,只有一群胡子拉渣的大叔。他们沉默地望着维特,半晌后,各种窃窃低语声响了起来。

  “装模作样,有点恶心啊。”

  “嗯,这么一说,的确是啊。”

  “gay里gay气的,以为自己有面子果实呢。”

  “诶,夏诺小哥的话听不懂啊,是安德里克岛的方言么?”

  “面子果实……是什么?还有这种恶魔果实吗?”

  话题被某人往奇怪的方向带去。

  底下看似一脸无动于衷的维特,眼角明显在微微抽搐着。

  好在,终究是有人打破了这股气氛。

  “啊啦啦啦啦啦,你们废话那么多干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痛痛快快干上一架再说么?”

  碧奇咧了咧嘴,哈哈大笑了一声后,就将目光移到了底下的海贼身上,旋即一脚搭在栏杆上,猛地一跃而起,竟是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前,就先行一步地跳了下去。

  咚!

  这位足有两米高的大叔落到地面时,地面明显出现了些许裂纹,夏诺站在甲板上都觉得自己的身体跟着震了一震,下意识地低头望去,这才发现碧奇手里居然扛着一柄两米来长的大?刀。

  “握草,这不是白胡子那种刀么,大叔够猛的啊……”

  夏诺先是一惊,然后虚起了眼,看来这才是这位大叔真正的趁手兵器啊,之前跟自己切磋时用的木剑,估计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个小小的玩具吧。

  “这家伙,真是莽撞呢……”

  甲板上,开拉尔无奈地掐灭了手里的烟蒂,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一起下去吧。”

  “哈哈,早就等着了!”

  “走吧,再教训一次这帮混蛋!”

  塔多海贼团的船员们纷纷应声,旋即夏诺便是看到,在开拉尔的带头下,几乎所有人都是在此刻一步踏出,身形矫健地翻过栏杆,从几米高的甲板直接跳下,稳稳地落在了岸上。

  而对面银鲨海贼团的成员们,顿时也在维特的指挥下,收缩阵型聚在一起,在十几米外与这边对峙了起来。

  “都是接舷战的好手啊……”

  看着这些人熟练的动作,夏诺蛋疼地估量了眼高度,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一脚跨出了栏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打算先跳到岸边再说。

  然而,就在此刻,开拉尔如同早有预料一般,蓦然回过头盯着他的前脚,嘿嘿笑了一声,喊道:“喂喂喂,记住我说的话啊,夏诺小哥,不然的话,等红脚老大回来了,可别怪我告状让他收拾你。”

  “……”

  夏诺虚起了眼,很想伸出一根中指表达一下内心的感受,但在开拉尔的注视下,还是默默收回了脚,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开拉尔与碧奇一道,率领着大叔们冲上前,与银鲨海贼团混战在了一起。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