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长枪依在!对不起走错片场了

  “哈哈,的确是学了一些剑招。”

  碧奇咧了咧嘴,然后毫不客气地伸出手,从开拉尔的手上抢过烟盒,自己也点燃了一根,“说实话,当时我还没多大感觉,可后来越琢磨越发现,夏诺小哥的剑术的确是相当不得了啊。”

  徐徐吐出一道烟圈,碧奇盯着开拉尔嘿然道,“事实上,我觉得要不是夏诺他年纪还小,以他的剑术,就算是你,也根本不是对手的。”

  开拉尔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回答什么。

  直到一根烟抽完,碧奇掐灭烟蒂,又看了眼不远处的夏诺,忽而有些疑惑地道:“对了,说起来,刚才夏诺小哥是从二楼跳下来的吧,不就是练个剑,至于这么急迫么?”

  “谁知道呢。”

  开拉尔意味深长地瞅了眼船舱二楼,那里还隐隐可以听到储藏室传来的骚动,他轻笑了一声,就没怎么在意地摇摇头,“走吧,时候也不早了,先去补个觉,晚上是我们值班,早点养养精神。”

  “哦。”

  碧奇先是下意识地点点头,但刚一抬脚,就反应过来:“诶,不对啊,我们还没吃晚饭呢,不先等等么?”

  “晚饭?拉倒吧。”

  开拉尔轻轻叹了口气道:“你忘记中午我们吃的是什么玩意了?”

  “中午?”

  碧奇愣了愣,随后就露出了蛋疼之色,“你的意思是,晚上还是塔多船长亲自下厨?”

  开拉尔一脸忧郁地抽了口眼,“你说呢?”

  就在早上,因为夏诺的夸赞,塔多自信心大增,在中午做了满满一大桌菜肴,准备给他的船员们一个惊喜。结果下午,船上的所有厕所就都蹲满了人,除了夏诺疲惫地昏睡不醒逃过一劫之外,其余人都是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黑暗料理与绝望。

  另一边,当目睹开拉尔和碧奇满脸便秘之色地离开甲板,进了船舱后,夏诺也是松了口气,手里的虚劈动作虽然没有停下,但眼角的余光却是不自觉地往楼上瞅去。

  “对不住了,小山治……”

  一想起刚才哲普的咆哮声,夏诺就不由老脸一红,在心底为山治默哀起来。

  毕竟这小子虽然的确是偷吃了,但更大程度上,还为自己背了一次黑锅啊……

  “嗯,反正塔多大叔已经上去了,这小鬼应该不会继续挨骂了吧。还是趁着晚餐前,多练习一下剑术,然后睡觉休息去。”

  默默收回目光,夏诺深吸一口气,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木剑上来。

  连绵不断的虚劈裹挟着重重的破风声,伴随着拂面微风入得耳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脑海里的杂念渐渐消散,整个人的身心,都开始沉浸在手中剑刃的变幻之中。

  ………………

  不知不觉间,五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朝晖夕阴,晦明变幻,一切都在平静中悄然流逝。在这段时间里,海贼船离安德里克岛方向越来越远,一路乘风破浪,向着东北方向而去。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夏诺除了睡觉休息与日常三餐之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在了御风剑术的修炼中。

  往往晨曦初升,他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甲板上,而当暮色笼罩,远处的小岛隐隐可见渔火明灭时,依旧能从模糊的光景里,瞧见洞爷湖在海风中挥动的轨迹。

  从一开始饶有兴致的旁观,到后来慢慢的习惯,几天里,哪怕是再怎么忙碌的船员,也都是知道了,红脚哲普带上船的那名黑发少年,根本就是一个剑痴,终日都与木剑相伴,不问他事。

  不少人都对夏诺的毅力表示由衷的佩服,不过,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什么了,毕竟夏诺的年纪摆在那里,除了开拉尔与碧奇,这些没有认真观摩过夏诺剑术的海贼,基本都当做小孩子一时兴起的游戏看罢了。

  顶多在日常闲聊时,顺带着夸上一句夏诺,说声“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也许就是个剑豪呢”之类的玩笑话,来活跃一下气氛罢了。

  仅此而已。

  比起这个,所有人更为关注和在意的是,船上的伙食问题。

  在他们的船长塔多掌勺了整整两日后,以厨艺闻名的红脚终于是按捺不住,以自己不能接受浪费食物之名,在胖揍了塔多一顿后,强行和厨娘莉卡一起接管了厨房。

  于是乎,让海贼们吃饭都能吃得泪流满面的日子终于结束了,为了表示兴奋与喜悦,他们甚至在当天晚上,开了一场盛大的篝火晚宴,欢呼庆祝了一番。

  与海相伴的日子里,除了塔多开始变得忧郁,并经常在饭点时蹲在甲板上一言不发之外,一切都是那么平淡寻常,波澜不惊。

  不过,从这第五天起,事情似乎是开始出现了一些有趣的变化。

  ………………

  啪嗒!

  一声清脆的木头折断声,骤然在偏僻的船尾处响起,而随着半截木剑的坠地,剑影然一闪而过,手里握着剑柄的男人,只觉胸口被剑尖牢牢抵住,动弹不了丝毫,顿时呆若木鸡。

  “怎……怎么可能……”

  在他的面前,是一名身着蓝色短袖的黑发少年,那柄抵在他胸膛的木剑,正被其紧紧握在手中,由于身高的差距,少年的右臂一直高高举起前倾,看起来似乎有些吃力。

  但就是看起来这么悬殊的身高差,却并未给他带来任何优势,事实上,身为一名十几年前就被悬赏的海贼,卢德觉得一生中遇见的最荒谬的事,就是自己在刚刚的切磋之中,被眼前的少年一剑击破。

  是的,一剑。

  仅仅是在正式开始切磋的那一瞬,对面的少年做了一个拔刀的手势,他还未反应过来,便是悚然发觉自己手里的木剑已经被斩作两断,就在这快到不可思议的刹那,他就已经落败。

  如果换做生死相搏的话,只怕他早已在不明不白之间,就成为了一具尸体。

  “我输了。”

  沉默半晌后,他缓缓抬起头,朝着眼前的黑发少年露出一抹无奈之色,而后将手里的断剑丢在了地上。

  “嗯呐,拉库大叔,你输了哦。”

  夏诺嘻嘻一笑,手腕一抖,木剑便是倒收而回,被他准确地插在了腰侧,“恩,算起来,是第十六位了。”

  “十六位么?这么说来,船上的那个传闻,果然是真的……”

  被称作拉库的高状男子像是明白了些什么一般,苦笑着叹了口气,说出了一句让夏诺颇感意外的话来:“你这小家伙,原来真的在这一个星期里,击败了船上的所有战斗成员啊。”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