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催更的家伙们就该被打晕才对吧

  “山~治!”

  三分钟后,一声满是怒意的咆哮,猛然间从二楼传出来,顷刻间就响彻了整个海贼船。

  一时间,连船舱一楼的海贼们都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下天花板,脸上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上面是谁在说话?”

  “似乎……是红脚老大的声音。”

  “诶?山治是他最先带上船的那个卷眉小鬼吧,怎么了这是?”

  …………

  议论纷纷中,原本蹲在厨房后门默默削着土豆的塔多,也疑惑地往上望了望,慢慢站起身来。

  “哲普这老家伙,在折腾些什么呢……”

  有些不满地嘟哝了一句,塔多随手把手里的小刀往桌上一丢,就出了厨房大门,直朝楼梯口走去。

  “混蛋小子,居然还敢装睡,给我起来啊!”

  刚一踏上楼梯,就又是一声怒吼响起,紧随其后的是一道重重的闷响。

  砰!

  像是什么东西摔在了地面上,连整个二楼的地板都在此刻颤了颤。塔多挠了挠后脑勺,正有些不解的时候,走廊尽头又是传来了一声惨叫:

  “呜哇,好痛!喂,臭老头,你踹我屁股干什么!”

  声线听起来颇为稚嫩,显然是个不大的孩子。

  “干什么?哼,老夫刚才听到储藏室这边有动静过来看看,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你这臭小鬼躺在墙边呼呼大睡,混蛋小鬼,跑来偷吃就算了,居然还敢直接在这里睡觉!”

  “睡觉?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啊臭老头,我什么时候睡觉了,明明刚才还在……”

  “少给我转移话题了!”

  咚!

  又是一声闷响。

  “喂喂喂,不妙了啊,已经开始动起手了么……”

  塔多听得一阵头皮发麻,嘴角抽了抽后,急忙加快了步伐,来到了二楼。

  视线穿过长长的走廊,落在尽头的储藏室内,半敞开的大门背后,赫然站着身材高大的哲普,背对着他在怒声呵斥着什么:

  “可恶的金发小鬼,别忘了老夫之前是怎么说的,在海上还敢浪费食物的人,绝对不可饶恕!”

  塔多皱了皱眉,继续向储藏室走去,随着视野的接近,被哲普挡住了大半身子的山治也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从他的角度看来,这小鬼正捂着屁股狼狈地趴在地上,但却一脸不服之色,气呼呼地道:

  “什么嘛,臭老头,我只是偷吃而已,哪里浪费食物了?”

  “嗯?”

  哲普冷哼了一声,伸手指了指山治的背后,“那你说说看,这一地的面包屑,和没吃完的仙贝,是怎么一回事?”

  “仙贝?”

  山治有些困惑地顺着哲普所指,转头一看,顿时愣在了原地。

  只见眼前的木地板上,赫然多出了许多仙贝与面包的碎块,怎么看都像是有谁没吃完,随手扔在地上的东西。

  “这……”

  发了一会儿呆后,山治反应了过来,气鼓鼓地道:“这不是我干的!我根本没有吃这些东西!也没有浪费这些食物!”

  “哦?”

  哲普两眼微微眯起,盯着山治道,“这里可就你一个人,既然如此,那你给老夫说说看,是谁干的啊?”

  “谁干的?”

  山治先是迷糊了那么一刹,但下一刻,随着一张可恶的笑脸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猛然间醒悟了过来:

  “我明白了,难怪我会趟在这里,原来是那个混蛋干的!”

  急忙转过头,环顾房间,一边仔细搜寻一边咬牙切齿地道:“混蛋……明明刚才还在这里的,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哲普眉头一挑,冷笑一声地道:“小鬼,你说的混蛋,不会是夏诺那个臭小子吧?”

  “没错,就是夏诺!”

  山治下意识地就是点了点头,恨恨道:“那个家伙,比我还先来一步,偷吃了好多东西,还从背后偷袭,把我打晕了……”

  “原来是这样啊……”哲普微微颔首,轻声喃喃道。

  “诶,老头,你相信我了对吧?”

  山治顿时大喜,有些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后,埋怨道:“明明是该去揍他才对啊,我可是无辜的呢……”

  “无辜?”

  刚说一半,哲普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并冷冷一笑地道:“小鬼,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理由,果然和老夫猜的完全一样啊……”

  话音未落,就有一道呼啸风声随之响起,山治茫然抬起头,落入眼中的,赫然是一条朝自己臀部踹去的木头假腿。

  砰!

  山治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一脚撂倒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哲普那怒气冲冲的声音又再度传来:

  “无知的小鬼!竟敢在老夫面前撒谎,刚才上楼之前,老夫就看到夏诺在甲板上练习剑术,怎么可能会跑到储藏室来偷吃的!”

  “好痛,臭老头,明明就是他干的……”

  “还敢狡辩!”

  眼见又是一记重脚就要落下,山治吓得连忙用手撑着地往后退去,但当那只木腿横扫到一半时,却是猛然间被一团墨绿色的浓稠液体包裹住了,速度骤然下降,随即慢慢停滞了下来。

  “唔,居然能够挡住老夫的脚力了么……”

  哲普先是怔了怔,随后就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缓缓收回了右腿,“我说塔多,你的果实能力,终于是用的有点样子了啊……”

  “嘁,老家伙,可不要小瞧人啊。”

  伴随着轻缓的脚步声,身材矮胖的塔多,带着慵懒笑意地从背后走了进来,此刻他的身上一半都化作了墨绿色的液体状,看起来颇为诡异,“之前只是我一直不喜欢用这种能力而已,可不代表我的实力弱啊……”

  ……………………

  楼上的喧闹声越来越大,船舱底部的海贼大多都放下了手边的事,聚集到楼梯口,望着走廊方向,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

  只有甲板上,正在切磋剑术的开拉尔与碧奇没有凑热闹。

  斗了一番后,两人各自收剑,取过靠着栏杆的水杯,惬意地喝了起来。

  痛快地一饮而尽后,开拉尔点起一根烟,抬头看着碧奇,淡淡道:“说起来,这才刚过大半天,你的出剑速度就要比之前快上了许多啊,风格也变了不少,怎么,你这一根筋的家伙也学会拐弯了?”

  “啊啦啦,总是打不过你,当然要求变的嘛。”

  碧奇嘿嘿一笑,目光顺着开拉尔的肩头,望向甲板的另一边,“至于我的剑术,当然是跟着夏诺小哥学的了。”

  在那里,一头黑发的少年正手持一柄木剑,一丝不苟地对着身前的空气做着虚劈动作,汗水从他的额头上不断坠落,将上半身的衬衫打的透湿。

  “哼,果然是那小子么。”

  开拉尔轻笑了下,掸了掸烟灰,淡淡道:“看来之前你们交手后,你这家伙倒是领悟了不少东西啊。”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