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即将到来的第一战

  半个小时后。

  随着日头升高,天色也渐渐明朗起来,塔多海贼团的船员们,也大部分都从睡梦中醒了过来,除了航海士,大多都来到了甲板上,吹着清凉的海风,或谈笑闲聊,或活动身体,倒是别显融洽。

  就在此时,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船舱的门再度被人推开,夏诺跌跌撞撞地从门里走了出来,面色苍白,脚步虚浮,像是活活被人抽去了半管血一般。

  一见到夏诺这幅模样,甲板上顿时就有着不少海贼停住了话头,打量起夏诺,并窃窃私语起来。

  “喂喂,这小子是怎么回事,凌晨上船的时候不好好好的么,怎么现在就这样了,难道是晕船了?”

  “不知道,不过,貌似刚才他被船长拉倒餐厅,去品尝船长做的早餐去了……”

  “哦,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嘛……”

  …………

  这些话声音不大,但夏诺离得不远,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当下嘴角就是一阵抽搐,叹了口气,苦着脸靠船舱坐了下来。

  “特么的,你们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早上走得急没吃饭,太饿了么……”

  夏诺嘟囔了一句,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只感觉胃里一阵苦汁上涌,急忙放下了手,老老实实半躺了下去,不敢再乱动了。

  说起来,他之所以敢去尝试那位塔多大叔做出来的菜,一来是因为自己的确很饿,二来则是因为他不信真有那么难吃的菜肴,想亲自尝尝,然后在幸灾乐祸的哲普面前,狠狠夸赞一番,来看看这俩老头都是什么反应。

  结果……

  “握草,那菜里是有毒……不对,有屎啊……”

  回想起刚才那让舌尖战栗的味道,夏诺整个身体都哆嗦了下,强行将那种可怕的印象从脑海里抛开后,足足过了半天,才好受了一点。

  这下,他算是理解了,为毛身为大厨的哲普,之前会连他做的小龙虾,都吃的那么忘神了。

  “还好这位大叔是船长,塔多海贼团还是有专门的厨师的,不然接下来几天,恐怕就要交代在海上了……”

  虚着眼望了望船舱方向,夏诺轻轻舒了口气,刚才由于自己在品尝后演了一出好戏,让塔多对自己的厨艺信心大涨,旁边的哲普一阵错愕之下,也将信将疑地也去尝了尝塔多做的早餐,而且是一口闷。

  现在,估计这老头已经在厕所拉肚子拉到腿软了吧……

  夏诺不由在心里为哲普默哀起来。

  正在这时,一阵剑刃交击的声响,蓦地在附近响起,夏诺微微一怔,循声看去,却见几米外的甲板上,两个海贼正各自手拿一把长剑,缠斗在了一起。

  香橙镇气氛祥和宁静,连打架都很少见到,更别说这种刀剑相对的争斗了,夏诺仅仅是看了一眼后,心思就完全被这场切磋吸引了过去,饶有兴致地在一边观察起来。

  两人都是塔多海贼团的船员,一个膀大腰圆,去势雄浑,一个则体型瘦削,矫健灵活,进攻方式也都不一样,各有优劣,一时间竟是打的难解难分。

  不过,虽说二人的动作颇为凶狠,但明显都没有朝要害出手的样子,而且旁边还聚着几个海贼,兴致勃勃地加油助兴,显然这两人只是伙伴之间的切磋而已。

  “这几个家伙,实力还不算太弱啊……”

  夏诺毕竟长年练习剑道,该有的眼力还是有的,仅仅是观望了一会儿后,就大概看出了这两个人的实力。

  身体素质不算弱,战斗经验也很丰富,放在香橙镇的话,就算不用武器,只怕都能轻易击败三四个成年人,这方面,根本不是现在才十二岁的夏诺,小胳膊小腿能抵得上的。

  不过,与之相反的是,这两人的剑术实在是太粗糙了些,根本就是按照往日的厮杀经验乱砍一气,看起来颇为拙劣。

  相比之下,练习了这么多年剑术的他,就算如今御风剑法还是基础级,也要好过这两个海贼不少。

  凭借着对剑术的把握,以及力道与速度的运用,就能够弥补不少身体素质上的差距,夏诺大概估计了下,自己要是与其中一人交战起来的话,胜算其实也还是有几分的。

  …………

  片刻后,膀大腰圆的海贼在瘦子的戏耍躲闪之下,渐渐没了力气,气喘吁吁地转攻为守,陷入了彻底的劣势之中。

  最终,他还是没能撑住,被瘦子寻觅到破绽,一剑架在了脖子上,露出了满脸沮丧之色来。

  “哈哈,开拉尔赢了!”

  “碧奇,你又输了哦,这可是一个月来,你第四次输给开拉尔了。”

  …………

  耳边传来伙伴的戏谑嬉笑声,名为碧奇的海贼顿时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拨开脖子边上的剑刃,道:“喂喂喂,老子现在是打不过开拉尔,但也轮不到你们这帮混蛋笑吧,要不出来一个,跟我打打试试?”

  “呃,这个……”

  此话一出,围观的几个海贼立马就是一噎,停住了笑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一个敢上前接下挑战的,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毕竟再怎么说,碧奇也是战斗二番队队长啊,虽然打不过一番队队长开拉尔,但收拾他们,还是很轻松的。

  “嘁,连挑战老子的胆量都没有,也敢在一边看好戏,要不是塔多船长是强大的能力者,就凭你们这几个混蛋,我们海贼团早他娘不知覆灭多少回了。”

  碧奇啐了一口,不屑地撇了撇嘴,见还是没人回应后,他目光一转,忽而落在了甲板边上的夏诺身上。

  此刻的夏诺,在看完了这边的切磋后后,已经是失去了继续观望的兴致,正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一柄朴实无华的木剑,根本没有注意到碧奇的目光。

  海风拂过他的刘海,黑发垂落在旁,夏诺认认真真地拂过木剑的每一处边角,待到一尘不染为止。

  木剑看上去有些老旧,但上面并没有什么斑驳的疤痕,而在剑柄之上,赫然是三个镂刻下去的黑色大字。

  洞爷湖。

  说起来,夏诺平日里因为大量训练,折损的木剑并不算少,但那些木剑基本都是从商店里买来的便宜货,只有这柄,是他当初在用多了木剑之后,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专门请镇子上的木工达尔文大叔精心打造的。

  与那些便宜货相比,这柄木剑的质量自然是高出不少,但在把玩了一段时间后,夏诺反倒是有些舍不得起来,干脆将这柄木剑珍藏在木屋中,平日训练则继续用那些便宜货。

  转眼便是三年。

  身为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在离开安德里克岛时,他并没有什么东西可带,唯一留在身边的,就只有这柄木剑了,也算是对于穿越三年来,在香橙镇生活的一个纪念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