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等级突破

  近了,越发近了。

  以夏诺如今的实力,布罗德尔的每一步,在他眼里都几乎无所遁形,而在布罗德尔欺身至跟前一跃而起,自上至下一剑劈来的刹那,他终于动了。

  “居合·斩钢闪。”

  手腕微微一抖,洞爷湖瞬间拔剑出鞘,在黑夜中骤然亮起的森冷寒光中,将剑刃周遭积攒的重重气浪裹挟着倒卷而起,与对面劈来的阔剑重重相撞在一处!

  轰!

  气浪瞬间向着四周轰然逸散开来,音爆之声不绝于耳,而其中蕴含的巨大冲击力,让两人脚底下的地面都为之陡然绽开数道裂缝,并在不断继续扩大蔓延。

  “可……可恶……”

  布罗德尔此刻的面色已经涨得通红,布满血丝的眼中满是惊怒之色,甚至牙关都因为咬得太紧,而不停渗出鲜血来。

  两剑相交后时间仅仅过去了数秒,局势却已然明显。

  他根本无法抵抗从洞爷湖那边传来的丰沛的压力,双臂发麻的同时,手中阔剑已经在这种巨大的力量差距下,被硬生生推后了二三十公分,几乎就要抵住他自己的喉咙了。

  “怎么会这样……”望着依旧目光平静,明显还留有余力的夏诺,布罗德尔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他不甘心!

  明明这一剑,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余力,甚至连刚领悟不久的剑意,都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应用的如此恰到好处,带着钢铁之意的这一剑,哪怕是数层高的阁楼都能一劈两段,凭什么奈何不了眼前的这个黑发小鬼?

  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差距都太大了……甚至自己那锋利如钢的剑意,在对方那有若骤风巨浪一般的剑意磨砺洗礼之下,都仅仅只能支撑半秒就会彻底消散。

  布罗德尔清楚,自己就算是和比尔森正面打上一架,他也不会败得如此之惨,那么现在落入这种地步的理由,就只有一个!

  这个叫做夏诺的家伙,才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剑豪啊……

  “愚蠢的弟弟啊,以后没有哥哥再保护你了,可别再那么任性了……”

  这是布罗德尔心中闪过的最后一个想法,因为在刚升起这个念头的同时,他终究是因为无法承受对方这一剑的剑气,而彻底败下阵来。

  手中阔剑卷刃跌落,双臂齐根而断,在喷涌如注的鲜血中,布罗德尔的生命力也在以可以感受到的速度,飞快流逝着……

  三十余年来的种种经历,在眼前犹若走马灯一般飞快掠过,从被山贼袭击导致父母丧生的悲痛欲绝,到发现因藏在地洞得以幸存下来的布罗克时的欣喜若狂,从难以维持生计之时的焦虑惶惑,到终于出海扬帆,踏上海贼之路时的意气风发……

  赏金一提再提,剑术一涨再涨,他的心境也为之悄然改变。

  本来以为自己会是主角,会成为第一大剑豪,会找到onepiece宝藏,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下一代海贼王……

  但直到今天快要变成剑下亡魂,他才明白过来,自己其实和三十年前那个面对遍地死尸嚎啕大哭的无助孩子没什么区别,弱即是原罪,对于这个令人厌恶的世界,他依旧无力去改变一切。

  惨笑着向后倒去,碰到剑刃发出“叮当”一声轻响的同时,他的心脏,终于彻底停止了搏动。

  【您获得了180点经验】

  【您的英雄等级已提升为7级】

  …………

  这是在布罗德尔死去的瞬间,浮现在夏诺脑海中的文字,至于提示音,早已因为嫌烦的原因被他关闭了。

  “终于是升级了吗……”

  之前与格雷海贼团交战后已经临近界限点的英雄等级,终于在这一刻得以突破,夏诺大概瞥了眼属性面板,这次升级后他两项基本属性都获得了小幅度的提升,力量上涨9点,突破90大关,敏捷也从101提升到了106。

  除此之外,他还不出意外的获得了一次随机轮转奖励的机会,虽然之前从瓦罗兰青铜馈赠里开出来的东西都相当鸡肋……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有聊胜无。

  夜色依旧,洛安的目光落在布罗德尔的尸体上,目光中现出一丝沉吟之色。

  略微思衬了一会儿后,他弯腰捡起地上那柄已经破损严重的阔剑,将其轻轻横放在了布罗德尔的胸口。

  对于剑士而言,佩剑即是第二生命,夏诺的这一举动,则是表示了对这位刚踏入剑豪之境不久的同行的尊重。

  说起来,他之前在小花园刚得知罗斯被恩将仇报的消息时,是极为厌恶布罗德尔兄弟的,不过在之后得知越来越多的消息后,夏诺也大概弄清楚了,布罗德尔的名声基本都是被那个不成器的弟弟给败坏的,本身其实还是个挺有豪迈气概的剑士,只不过因为过度溺爱,这次被自家弟弟给坑惨了,陷入绝境某种程度来说也算是自找的。

  真正让其赢得夏诺尊重的,其实是刚才那场剑豪之间的决斗,虽然因为夏诺远非昔日可比,两者实力相差过大,局势陷入了一边倒之中,但从头到尾,布罗德尔都表现出了一名剑士的尊严,面对强敌没有后退,没有畏缩,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对于剑士而言,出现在背部的伤痕就是耻辱的标记,而布罗德尔所有的伤疤,都在身前。

  “这家伙……”

  微微叹息一声,夏诺将洞爷湖重新收归鞘中,哪怕恰好达成升级成就,他的目光里并没有太多胜利的喜色。

  毕竟……说到底让他动了杀心的是已经逃跑的布罗克那家伙,布罗德尔只是顶缸而已。对于夏诺而言,对死者心存歉意是不可能的,敌人毕竟是敌人,更何况剑士对决,非生即死才是常况,但真要说有多么开心……也绝对谈不上。

  就像是本来已经爆棚的怒火,还积郁在心中,没有彻底发泄出去一样。

  “果然还是宰点真正的渣滓比较让人愉快啊……”

  漆黑的夜色里,夏诺忽而抬头,目光一闪地看向了阁楼的顶端。

  比尔森一伙已经不在那里,不过这并不是说他们已然逃跑,事实上,在这边他与布罗德尔的战斗还未结束之时,那几个家伙,就已然从上方一跃而下,率领着刚刚赶过来的普通部下,把疾风海贼团所在的这条街道包了个水泄不通。

  (..net)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