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力量压制

  嗡嗡!

  近乎透明的气浪,环绕在洞爷湖的剑锋之上,而随着这一剑的落下,气流陡然凝聚,犹如怒涛一般向下翻滚而去,裹挟着周围的风压,呼啸不已,让夏诺的眼睛都不由微微眯了起来。

  叮!

  然而,下一刹,传入耳中的却是清脆的撞击声,夏诺的剑并未突刺到布洛基的身体,在剑与身之间,一柄极为广阔的巨斧不知何时横在了那里,犹如一道钢铁巨幕,挡去了剑尖进攻的所有方向。

  “好快。”

  巨大的阻力震得夏诺手腕一阵发麻,他有些意外地看了看横亘在面前的巨斧,但并没有多作迟疑,在身形即将下坠之际,猛地侧身一蹬,在巨斧的刃口背面借力之后,沿着斧柄,拖剑迅速向着布洛基的手臂接近。

  “嘿嘿,夏诺小哥,速度蛮快的嘛。”

  布洛基这时候也已经完全转过了身,看到夏诺的动作后,顿时明白了他的意图,咧嘴哈哈大笑:“不过,我可不会给你机会贴身的!”

  说着,他右手手腕微微一抖,斧柄顿时整个一颤,整个翻转了过来,并顺势往下一扣,而正疾走在上面的夏诺就倒了霉了,他只觉脚后跟一麻,还没来得及调整身位,上方漆黑色的巨大斧身就已然拍落,狠狠撞在了他的身上!

  轰!

  在这种时候,力量的绝对差距就体现了出来,即便看上去只是随手做出的反击,但这一拍之下,夏诺依旧是从数十米的高空直坠而下,一声闷响后,地面顿时多出了一个深度足有两米的土坑。

  然后……就是足足十几秒,一点动静都没传出来。

  “喂!布洛基,你个混蛋搞什么!”不远处观战的东利顿时就坐不住了,一脸紧张地站了起来:“夏诺小哥该不会……”

  “不知道,我看看。”布洛基也懵了那么一秒,然后慌忙放下斧头蹲下,不过他刚准备扒开土坑的时候,一阵轻微的动静却是从里面传出,而后就见一身泥土的夏诺,狼狈地从里面爬了出来。

  “夏诺小哥!”布洛基和东利顿时露出惊喜之色。

  “咳咳……”

  被灰尘呛得咳了半天,勉强才恢复正常,夏诺站稳身体,面对两个巨人有些担忧的目光,他揉了揉额头,解释道:“我没事儿,就是刚才头被震得有点晕。”

  “那就好。”布洛基顿时松了口气,要是真因为自己没控制好力道,导致夏诺从高空坠落后重伤的话,他可就真的要愧疚死了,顿了顿又问道:“怎么样,还继续吗?”

  “当然。“

  夏诺点点头,没有任何迟疑之色地答道,然后他略微活动了下筋骨,又捡起了掉落在旁边不远处的洞爷湖,摆出了一个标准的居合起手动作。

  其实他现在的状况,远没有表面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刚才布洛基的那一拍虽然并没有用尽十分力气,但不管怎么说,那柄足有上千斤重的巨斧,都是实打实地与夏诺身体撞了个正着,再加上是从四五十米的高空坠落,夏诺那一瞬间只觉整个身体的骨头都快散了架了,脑袋深处也是一阵嗡鸣,要不是这么多年的锻炼大幅提升了自己的体魄,别说十几秒,就是再给他一天也休想再站起来。

  “来吧,大叔。”

  夏诺在那等了一会儿,待到布洛基也拔出巨斧做好准备后,重新拔剑出鞘,低喝一声后,使用踏前斩迎了上去。

  刚才的交手虽然败的很惨,但夏诺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犯了什么错,布洛基这种等级的巨人族战士,可并非像他表面看起来那么笨重,至少在处理近身的一些攻势上,反应速度并不逊色,自己刚才想要利用速度上的优势,通过斧柄跳上布洛基的肩头制造麻烦真的是想多了,这种一路走到黑的行为,完全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想明白了这一点,夏诺就在接下来的几个回合中,更加注重了对自己身位的把控,在四处切换位置寻找进攻时机的同时,尽量不给布洛基挨到自己的机会,并以此来消耗对方的体力。

  不过显然,巨人族的体力上限压根就不是夏诺能比的,交缠五分钟下来,虽然屡屡空斧让布洛基的情绪变得急躁了一点,攻势也露出了不少破绽,但夏诺却也体力透支不小,几次与机会擦肩而过,唯一一次给布洛基造成威胁,还是因为积攒剑意后斩出了一道足有十几米高的龙卷风,让这位巨人族着实手忙脚乱了一阵。

  转折点出现在十分钟左右,当夏诺从一株上百米高的巨树顶端一跃而起,想要躲开布洛基劈来的巨斧,跳到靠左侧时,因为体力消耗过大的缘故慢了那么一丝,被斧刃掀起的风浪刮蹭到了。

  这直接导致他换位置的策略中断,眼看来之不及,夏诺不得不反手一剑,与布洛基劈来的下一斧正面相撼。

  咚!

  沉闷的响声,重重地敲打在夏诺的心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承受来自巨人的正面进攻,一股几乎要把他整个人都给撕裂的剧痛感,从右手蔓延开来,夏诺好不容易卸下这股力道,在地面站稳身子,就发现自己右手的虎口已经裂开了一个三四厘米的大口子,鲜血正从中汨汨流出。

  “嘶……”

  这道裂口实在是有些触目惊心,鲜血流出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夏诺疼的忍不住轻轻吸了一口凉气,但随即他就没有丝毫犹豫地把自己的腰带撕下了一小块,三下两下绑住手,强行堵住伤口后,就咬牙重新握紧了剑刃,脚尖一点,再度跃斩而上!

  而布洛基这边,刚才在夏诺处理伤口时,他是停下斧头观望着的,此刻见夏诺二话不说又重新开始战斗,眼中不由带上了一丝尊敬之色,他也没再多说什么,怒吼一声,同样双手握斧,一劈而下。

  ………………

  也不知过了多久,夕阳终于下沉在了海平线外。

  黑夜无声而至,整座岛屿陷入了一片黑暗,远远望去,只有中心位置有着两三点篝火,在夜风中忽明忽暗地微微闪烁。

  营地里,人影错绰,在艾薇的指挥下,几乎是个人都在忙碌。在上午商议过后,所有人都明白,他们接下来得在这座岛上住上一段时间,等德朗普他们买回来船才能离开,而这一去一回,少说也是半个多月。

  既然这样,那住宿条件就不能再像昨晚那样随便了,所以从下午到现在,那艘被菲克用火箭炮轰的破破烂烂的大船上,物资都被搬了个空,主要是搭帐篷的材料和食材淡水,除此之外,由于军火库是在二楼靠船尾位置的缘故,没有浸水,大部分的枪支弹药都还能用,也被大家一起搬了下来。

  (..net)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