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格林海贼团

  说起来,与普通的商船相比,很多的海贼船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长宽比例要稍微高上一些,船型更为狭长,这样往往速度要比笨重的商船快出很多,方便海贼们接舷劫掠。

  而这艘远远吊在德拉蒙家族商队后面的海贼船,无疑是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不过,在灵敏度变高的同时,船只的载人量无疑会为之削减不少。比如此刻,明明船舱外的海贼加起来也就二三十人的样子,然而甲板上却已经基本是站的满满当当了……

  “格林船长!前面的商队开始减速了,怎么办,我们要不要也放慢速度?”

  ?望塔上,一个包着蓝色头巾的瘦高个在眺望前方一会儿后,朝底下甲板上喊着问道。

  “废话,当然要减速,不然要是提前被发现了怎么办?!”回话的是一个身材彪悍的光头大汉,腰间别着柄巨斧,脸上有一道子弹留下的疤痕,样貌异常凶横,此刻他抬头,怒吼着道:“你是不是猪脑子,这么简单的事儿也要来问老子?”

  “啊,对不起,船长!”瘦高个吓得急忙道歉,把脖子缩了回去。

  光头大汉这才冷哼一声地收回了目光,他望着前方远处的船队,恨恨地道:“他娘的,好歹老子格林当初也是南海赫赫有名的大海贼,要不是今年走了霉运,对付一支商队,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旁边的部下闻言都是面面厮觑,不敢随便开口,只有站在最近处的一个戴着单片眼镜的小胡子,犹豫了那么一下后,还是无奈地劝慰道:“格林老大,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么,谁让那俩小子太变态了,为首的那家伙更是个怪物,我们打不过也是正常的啊。”

  “嗯?”听到这里,光头大汉的脸色却是更难看了,他眯着眼盯向小胡子,几乎是一字一顿地道:“你是说……我是因为打不过那俩小子,所以才逃到伟大航路来的么……”

  “不,不是,格林老大,你误会了!”

  光头大汉的目光森寒的可怕,小胡子差点没把裤子吓尿,慌忙摇了摇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不是敌暗我明么,对方就两个人,而我们原来可是有五艘船的大舰队啊,这不是一直被他们偷袭,损失惨重么……那个,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在阴冷的注视下,小胡子抓耳挠腮地想了半天,才猛地眼前一亮,一锤掌心道:“对了,是战略转移啊!”

  “……”

  光头大汉又冷冷盯了他一会儿,才露出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察觉到船上的气氛有些尴尬,甚至他还总觉得,这几天拉力,部下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里面包含的敬畏之意都比之前少了许多。

  而这一切,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

  名为格林的光头大汉,绰号“血斧”,是南海少数悬赏金过千万的大海贼,所率领的格林海贼团更是有着五艘舰船,加起来足有六七百人,在常活动的那片海域可以说是绝对的霸主了。

  就在半年前,格林率部下劫掠一个岛上的小镇之后,照例进行血洗屠杀之时,却是一不小心,让两个躲在森林里的小屁孩给逃脱掉了,由于那两个小家伙看着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所以他和部下们都没把这当回事。

  然而,两个月后,当格林都快把这事儿忘了的时候,一场充满血腥气息的报复行动,却是如同噩梦一般降临了……

  先是他派去劫掠商船的一艘船被袭击,整船部下一百多人死了个干干净净,然后他那个跑陆地上去喝酒找乐子的副船长,又被人剁成了好几段,而在格林惊慌之下把所有部下聚集到一起时,对方直接毫无畏惧地找上门来,他这才发现,之前暗中袭击的,正是之前那两个逃走的少年。

  仇人一见分外眼红,格林当即就怒吼着下令让部下一拥而上,力图以最快的速度干掉这两个小混蛋,为被杀死的部下报仇。

  结果……战局的走向却是让格林惊掉了眼珠子,他万万没想到,那个为首的小子,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成为了一名恶魔果实能力者,而且是相当强大的能力,可以轻松将格林海贼团的武器吸拢过去,反过头来对付他们。

  这么一来,格林海贼团几乎是一触即溃,没多久就死伤过半,格林差点没吓尿,连自己的旗舰都顾不上了,带着一批部下乘坐快艇就逃窜了出去,之后东躲西逃的,被逼的没法了,狗急跳墙选择了翻越颠倒山,这才千辛万苦地逃脱了追杀。

  危险是没了,不过海贼团的人数也是急剧缩水,加上几个干部一起也才三十来人,于是格林就悲哀地发现,自己好像成了有史以来进入伟大航路的海贼团中,最鱼腩的一支……哪怕是在财富损失殆尽,想要劫掠个商队补给下,都要掂量个半天……

  就比如现在他们跟着的这支吧,比他们先从颠倒山水道上早下来几分钟,已经处于饿狼状态的格林当即就盯上了。不过,光以规模来看,对方护卫的人数绝对不算少,加上显露在外面的一排排火炮,虽然很丢脸,但格林还是下达了先尾随,然后等对方分散再伺机下手的命令。

  “等着吧,区区一个商队而已……”

  在甲板上所有人的注视中,光头大汉舔了舔嘴角,眯起的双眼中浮现出一抹狰狞之意,“只要人数没有那么大优势了,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才叫做绝望……”

  ……………………

  与东海相比,伟大航路的气候简直可以用变幻莫测来形容,上一秒还是晴空万里,下一刻就能变成大雨倾盆,有时候刚为飘下的点点晶莹白雪而开心的伸出掌心来呢,结果三秒后就得捂着被冰雹砸肿了的手臂痛的直跳。

  不少体质弱点的船员,在这种程度的折腾之下染上了病症,连夏诺这种老司机都险些翻了车,说起来大概就是傍晚在二楼蹲厕所时,因为沉迷航海日志蹲到双腿发麻,然后被突然破窗而入的狂风骤雨,差点就吹的栽坑里去……

  不适应自然是有的,但海上的时间总是流逝的那么悄无声息,叫人难以察觉。就在夏诺充分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来自四海的人死在伟大航路的气候之下时,转眼就过去了四天,而在清晨的曙光之下,商队的目的地——七条航线起点岛屿之一的杜鲁岛,终于是远远的在海平线上现出了轮廓。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