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两败俱伤

  “村长,你也别责怪小雪了,现在你们赶紧帮忙找点补血的中草药来给李耐吃下去。”

  胡苏杭自己身体也十分的虚弱,只不过他是慢性的,一时半会儿还能坚持,趁着自己意识还算是清醒,赶紧把李耐给安排好来。

  “好,我这就找人出去找点草药来!”

  紧接着村长一刻都不敢耽误的找人出去挖草药了,他记得自己家里还有些益母草膏,于是从家里拿了点过来,先补补血再说。

  此时的胡苏杭就连呼吸都会伴有剧烈的疼痛,可是没办法,他还得主动操刀李耐的手术。

  补血的,消炎的,各种药都已经到位了,胡苏杭强忍着自己的痛苦帮李耐把胳膊上的伤口给封好了,然后用鱼腥草紧紧的包裹住了他的伤口。

  然后给李耐熬了一副专门补血的药,方才忙完了手头的事。

  “你们把李耐照顾好,我先去歇着....”

  这时胡苏杭的声音都已经很虚弱了,头上不停的冒着虚汗,嘴唇也是惨白的两瓣,一眼看去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了。

  “噗通!”

  刚一转身准备走,一阵天旋地转,他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杭哥,你怎么了!快来人搭把手,把胡苏杭也抬上去!”

  慕容雪焦急万分,眼睁睁的看见这两个人都倒在了自己的面前,而罪魁祸首就是她自己,心里就很不好受。

  而二娃这次也被李耐的纯阳之血伤的不轻,要知道对于他这种阴性内功的修炼者而言,接触到纯阳的东西那都可能随时要了自己的命!

  “哥...我怎么感觉我体内的魄力在不断的流出我的身体啊...”

  二娃感觉自己的身上就像是被凿开了个一个洞,自己体内的魄力一点一点都流出去了。

  而事实确实也是这样,二娃的等级已经从六级掉到了七级,在这样的下去的话很快他就会变成一个普通人,这都是纯阳之血带来的副作用!

  大娃也非常的焦急,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弟弟的气场在不断的减弱。

  “不行,再这么下去你就要废了,你坐起来,我帮你把体内的阳气给逼出来!”

  二娃弓着个背坐了起来,然后大娃的两只手紧紧的贴在他的凤凰痣的位置,催出自己体内的魄力,源源不断的给他输送过去。

  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有一个时辰,直到大娃精疲力尽,二娃体内的阳气被完全逼出这才算完了。

  “额....我得歇一会儿。”

  短时间内输送了这么多的魄力出去,就连自己的等级也掉到了七级,这一个多月的内功全都白白的修炼了,碰上李耐之后一朝回到解放前。

  两个人躺在被月光洒满的床上,开始歇息起来,补充一些体内的阴气。

  这次可以说是两败俱伤,可是大娃仍然心中咽不下这口气,就算不把慕容雪给杀了,他也要把李耐和胡苏杭碎尸万段!

  等到李耐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中午,他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可是奇怪的是,这次自己的精力却并没有被耗尽,反倒是昏迷了一整晚之后精力似乎又被充满了似得。

  “诶,你醒了啊?!”

  只见慕容雪端着一碗汤药从外面进来,看见李耐已经苏醒了便欣喜若狂的冲了过来。

  李耐在慕容雪搀扶下慢慢的坐了起来,发现手上的伤口竟然已经奇迹般的愈合了!

  “胡苏杭呢?他在哪?”

  “他在隔壁的房间,昨晚他给你包扎完伤口之后就也昏迷了过去,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回想起昨晚的事情,李耐的头就开始有些昏昏沉沉,他记得好像是自己的血溅在了二娃的身后,最后他们就仓皇失措的逃走了。

  难不成自己的血有毒?

  先管不了这么多了,胡苏杭的内伤要比自己重得多,还是先到隔壁房间去看看胡苏杭的情况。

  慕容雪端了个板凳,让李耐好坐在他的床边。

  胡苏杭此时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紫,特别是手脚,都已经看不出任何的血色了。

  “他的脉搏实在是太乱了,肯定是经脉收到了损伤,我得赶紧帮他修复一下。”

  李耐把慕容雪给支出去了,又安排她出去找些要用的草药,自己则在屋子里帮胡苏杭修复他的经脉。

  从头到脚,李耐把他所有的关键穴位全都给针灸上了,外加用热毛巾将他的全身都给裹住,这样的话可以促进体内的气息循环,加速修补的速度。

  “阴邪为什么如此之重...那两个人到底练的是什么内功啊....”

  李耐眼看着胡苏杭的头顶在源源不断的冒出一些黑气,那都是体内的阴邪被逼出来了,可是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就算是得了绝症的患者临死前都不会有这么重的阴邪。

  一定是对方使用了自己的内功将胡苏杭伤成这样,而这与自己体内的血液又有什么联系吗?

  “来了,你要的药材我都熬好了,现在给胡苏杭喝下去吧?”

  “嗯,我来喂吧。”

  李耐接过她手中的碗来,慕容雪就在旁边一声不吭的看着,这胡苏杭全身被扎满了银针,还裹上了毛巾,看山去就像是临终前的扮相....

  “我多嘴一句哈,你们两个都是医生吗?看你们两个人给互相治病都这么专业的样子...”

  “嗯,我们都学过一些医术。怎么了,突然问这个干嘛?”

  李耐倾过头去,看了慕容雪一眼,难不成昨天晚上她也受伤了?

  “我就是随便问问...我觉得你们都好厉害哦...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到现在慕容雪都觉得他们两个人是有钱人家的公子,有胆识又有手艺,还会点武功,这在自己村子里可是找不出来跟他们一样优秀的人呢。

  “这跟有钱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是穷苦过来的人。跟你说了也不懂。”

  李耐差点把自己的真实身份给说漏嘴了,幸好及时的打住。

  现在药也喝下去了,能不能恢复到痊愈就看胡苏杭自己的体质好不好了。

  给力"hongcha8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