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回家

  李耐的内心潜台词如是。

  而栾根生无疑是听到了晴天霹雳的消息,原本都想好了自己病治好了之后去哪里旅游,去哪里游山玩水,自己的后半辈子都已经仰仗于这个金龟婿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不会一杯白酒就给你喝醉了吧?”

  栾根生的潜意识并不想接受这个事实,还在做着最后侥幸的挣扎,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可现实总是无情的,栾玉极其认真且负责的眼神告诉他,她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对不起了各位,你们的彩礼钱我会如数奉还,至于这顿饭,你们想吃就吃,不想吃要走的话我也不拦着。”

  说完,小玉就头也不回的拽着李耐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出了自家的院子。

  “这....”

  最尴尬的无疑是栾红生,她也就是贪图了蝇头小利,原本想着的是一石二鸟,既能收一波彩礼钱,又能赚来个金龟婿。

  现在倒好,人财两空,按照栾玉的说法,要是把收来的彩礼都退给他们,岂不是意味着自己白请这一大帮子人吃顿饭,未免也太亏了。

  小玉一直把李耐逮到了河边,在河堤上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让李耐也坐下来。

  栾玉此时的心境就像是面前流过的河水一般平静,仿佛刚才说了实话之后,自己的心里负担小了许多,也不会再脑子里乱想些什么了。

  自己和李耐原本就是萍水相逢罢了,只不过阴差阳错好似很有缘分,却只不过相遇的路口稍微长了一下,让她产生了一些错觉。

  “你刚刚为什么突然把实话说出来了?”

  李耐晃荡着自己的双腿,很是放松的享受着阵阵凉风轻抚在自己微微发热的皮肤上,特别的舒爽。

  小玉笑的特别的开心,释放掉了压力之后的她连笑容都自然了许多。

  “觉得太累了,我不想再这么过下去了,这才几天就闹出了这么多事儿,让我觉得亏欠你的越来越多,并不是我能弥补的。”

  “也别这么说,我也不是生你的气,只是你身边的人有些做法让我觉得...不太理解。”

  李耐的这句话说得不仅仅是做事莫名其妙的余洁,还有那喜欢动小心思的栾红生,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让李耐对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从一下飞机开始就充满了烦恼。

  “嗯,不过现在好了,我这一说的话就没人会纠缠你了,这样我心里也好受一些。”

  听到小玉说话的语气以及对自己表达的方式可以看出,她确实是放下了自己,两个人的地位似乎回到了平等。

  “这样也好,反正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对吧?”

  “对,我们还可以当朋友,你还是我的耐哥!”

  两个人相视一笑,真正的向彼此敞开了心扉,没想到要到自己快走的时候竟然成了自己留在这儿最美好的回忆。

  “诺,这个给你。”

  李耐又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小玉,这次小玉坚决都不肯接。

  “这又是干嘛,你上次已经给了我一张卡,里面的钱也够我们家花的了。”

  可是李耐硬是把卡塞进了她的手里,

  “不要也得要,这里面的钱都是些零钱,没多少,你大姑这次拿全村人开涮怎么着也要补偿一下人家,这里面的钱应该够了。”

  李耐的想法总是很周到,方方面面都能替小玉考虑到,虽说这场闹剧从头到尾都跟自己没关系,而自己也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可是他还是想在自己临走前能够帮上一些小忙。

  “我不能要。”

  “你不要?你不要等我走的时候藏在你家,回头这笔钱还得是你的。”

  栾玉实在是拗不过李耐,看来只能将这笔钱又收了下来。

  “行了,既然你家这边的事儿都解决了,那我也该回去了,我现在就瞧瞧有没有机票。”

  李耐掏出手机查询着实时的机票,旁边的小玉向他提出了一个请求。

  “你能不能明天再走?”

  “明天?为什么。”

  只见小玉最后一次用害羞的姿态对自己说到,

  “我想和你再睡一晚,最后一晚。”

  此情此景,如此的煽动人心,可是李耐却不想在跟小玉有情感上面的纠缠,既然都想通了,那也多留不宜。

  “还是算了吧,我怕我迷人的魅力会让你再一次的为我神魂颠倒~”

  李耐说了句话委婉的拒绝了小玉,小玉也就是莞尔一笑,一笔带过。

  这时再回到了家里,村民们都吃完了饭散席了,栾红生在收拾着残局,见到李耐和小玉回来了也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装作没看见。

  栾根生可能是心里对李耐多少还是有些感激之情,所以态度并没有因此而冷漠,反正觉得这件事儿多少有些坑了李耐的意思。

  “你们两个回来啦。”

  “嗯,栾叔,我一会儿就要坐飞机走了,你自己保重好身体,按时服药,身体要是还有什么异样再跟我联系。”

  李耐这番话也是在向栾根生做着道别。

  “哦哦,行,你忙你的去吧,我觉得我的病已经好了,你不用操心了。”

  栾根生觉得心头暖暖的,虽然李耐没有做成自己的女婿,可是能对自己这么好的陌生人又上哪里去找。

  也算是自己家祖宗修了福气,替自己招来了一条命,否则现在已经躺在医院不省人事了。

  随后李耐在屋子里收拾了一下行李,便和小玉一起坐车出发去了机场。

  栾红生听到了他们走了的动静才出来看了看他们的背影,还忍不住吐槽着李耐,

  “切!装什么好人,就是玩弄别人小女孩的感情!还把我也给骗了!这么大的宴席得花多少钱你知道吗!”

  “一....一百万....”

  栾根生的双手不停颤抖着,左手拿着一张卡,右手拿着银行卡的余额短信。

  这张卡正是李耐塞给小玉的那张,只不过当时他隐瞒了数额,不然他知道小玉肯定不会接。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