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真的很神秘

  给李耐开门的是一个西装革履,长相非常霸气的男人,李耐看到他的第一眼似乎就能认出来是他给自己打的电话。三寸人间

  那人用自己浑厚的嗓音跟李耐微笑着打起招呼,

  “李耐先生,久仰大名,我叫陆超,之前给您打电话的那位。”

  “哦...你好。”

  李耐机械式的伸出了手,目光有些呆滞的跟对方握着手。

  “请进吧。”

  陆超主动的给李耐让出了一条路,以非常客气的姿势邀请李耐进来。

  进到屋子里来以后,李耐能感觉到这屋子里莫名的有一种文化气息,屋子里的那些摆设还有家具都非常的有年代感,墙上的那些字画也展现出了这个屋子主人的品味。

  这让李耐愈发的好奇起来,自己一会儿要面对的病人究竟是什么人。

  房子是一个小型两层别墅,一楼大概就是会客用的,厨房饭厅客厅什么,二楼才是居住用的。

  见李耐在一楼左右环顾着,陆超也并不着急把他先带去见病人,而是给他充足的时间参观。

  “病人在哪?”

  感觉自己有些跑题的李耐忽然缓过神来,自己是来看病的不是来做客的,仿佛还有些尴尬的问到陆超。

  “在二楼,请跟我来。”

  陆超这身上散发出来文质彬彬的气息与他霸气的长相似乎有些不符。

  不过李耐能从他的身材看出来,这位一定是个练家子,肩膀非常的宽,而且上楼梯时都是脚尖走路,练过功夫的人都知道这样方便做出应急的反应。

  上到了二楼,格局非常的清爽,左右两边各一个房间,正对着楼梯口的是个厕所,而后面则是一个阳台,采光特别的好。

  “不好意思,李耐先生,为了病人的安全起见,我得先帮您搜个身。”

  陆超说这话显得异常的自然,一点尴尬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让李耐觉得有些尴尬。

  “行,你搜吧。”

  李耐的行李箱里只有一些衣服,身上也就知道了针灸包,手机,还有钥匙,其他的东西都没带。

  尽管如此,陆超还是仔仔细细的排查了所有的东西,确定李耐身上没有什么危险物品之后方才让他进去。

  “请。”

  他走到左手边的那个房间,转动了门把手,李耐心中还有这不少期待,因为即将就要见到这个神秘人物了,不得不说,还有些小紧张。

  可是门一打开,房间里面的景象让李耐大跌眼镜。

  确确实实,他的雇主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可是他的脸却被带了个面具似的东西,只露出了鼻孔和嘴巴,手上还有身子上都连着医疗仪器。

  “额.....为什么要把病人弄成这样?”

  李耐好奇的问到,自己心中的那份期待瞬间被打碎了,捂得这么严实是个人都看不出来对方究竟是谁。

  “病人的隐私非常重要,所以这也是无奈之举,还请您见谅。”

  “好吧....我见谅。”

  李耐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箱,交给了陆超去安排,而后自己便走到病人身边去检查他的身体。

  他将病人的手腕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以稳定脉搏,然后右手搭在手腕上仔细感受着对方的脉搏。

  这个脉象已经非常微弱了,而且节奏也非常的乱,怪不得陆超当时说的是病人已经快不行了,果然是这么回事。

  陆超把李耐的东西放好之后就一直认真的站在李耐背后看着他操作,过了几分钟,李耐将他的手放了回去。

  根据他的诊断,这人的五脏六腑功能都已经开始衰退了,可又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怎么会脏器忽然衰竭到这种程度。

  “病人是最近忽然发病的吗?”

  李耐转过头去严肃的问到,俨然已经进入了医生的身份当中去。

  “一个星期之前,病人说觉得有些难受,结果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就被发现晕在了办公室里,之前我们请的医生都是西医,情况不断的在恶化,直到现在。”

  才短短的一个礼拜,怎么可能就恶化成了这种程度。

  李耐眉头一紧,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他觉得中毒的可能性更大,可是明明一点中毒的迹象都没有....这又怎么说得通。

  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救人命要紧,病人的血脉全都被堵住了,气运送不过去,所以导致了脏器的衰竭。

  接下来李耐要用灸针把他的血脉交汇处全都插满,这样才能让体内的浑浊之气排除,清流之气轮回。

  李耐在扎针的时候还有一个发现,就是病人的皮肤倒是很好,跟自身的身体状况完全不成正比,虽然可以看出上了年纪的一些老年斑之类的,可是却还是如此的光滑有弹性,这就又是件怪事了。

  针扎完之后,李耐开了一副补气的方子,交给了陆超,

  “一天一次就够了,看你们也不差钱的样子,最好是拿上好的药材,这样效果会更好。”

  李耐嘱咐到陆超,对方连连点头,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不敢怠慢。

  陆超在一楼的书房给李耐腾出了一个空间,这几天李耐可以在这里面休息,也省的在外面住来回奔波不太方便。

  回到了房间里之后的李耐,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么导致病人的病情恶化的如此厉害。

  于是他只好向自己的爷爷求助,

  “爷爷,刚才那个病人你看到了吗?”

  “嗯,看到了,我也觉得很纳闷,皮骨保养的如此之好,为何内脏却如此不堪。”

  李锦云也一直在琢磨着这个问题,这样的病例很是罕见,起码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仿佛皮骨和内脏不是一个人的,难道这世界上还能有如此厉害的毒药?

  “明明只有可能是中毒...为什么丝毫中毒的迹象都没有..”

  这爷孙二人琢磨起问题来都喜欢钻牛角尖,一门心思的沉了进去,就连到饭点的时候都得陆超来敲门提醒他。

  “咚咚。李耐医生,你在里面吗?”

  这时李耐才从自己的世界里走了出来。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