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七情六欲散

  看在李耐如此死皮赖脸的求自己的份上,何晓柔还是大人不记小人过,答应帮他这个忙。

  两个人从里屋搬来了许许多多之前何晓柔带来的医学书籍。

  “这些书应该够了吧。”

  何晓柔望着身旁堆起快有一人高的书,满足的说到。

  “差不多吧。咱们一人抄一半,争取天黑之前抄完。”

  然后李耐从那一大摞中搬出来了一半放在自己的身边。

  这足足有二十多本书,上面密密麻麻的做满了笔记,看来何晓柔读书的时候还挺认真的。

  李耐和何晓柔这本书抄一点,那本书抄一点,从白天写到了晚上,就连晚饭都没顾上吃,才抄了一百多页。

  “呼~”

  “手都酸了,抄不动了。”

  何晓柔伸了个懒腰,准备收工了,这一天坐在桌前仿佛回到了自己高三时的样子。

  “这么多,应该差不多了吧。”

  李耐也有些累,但他总感觉差点什么,生怕胡苏杭给看出来。

  “哥!算了吧,反正也是个假的,再怎么抄也变不成真的!”

  恩,何晓柔说的有道理,

  “那行吧,我明天就把这些给他吧。”

  自己不知道有多少年没写过这么多字了,白色的纸上像是爬满了黑虫一般,歪歪扭扭的,凑合凑合得了。

  李耐把两个人抄的钉在了一起,就等着明天去给胡苏杭验货了。

  第二天一早,胡苏杭就打电话来催李耐,生怕时间拖久了会出什么猫腻。

  “我这就来,你别急。”

  李耐还半梦半醒,就得去给胡苏杭“交稿”,昨天抄书抄的脖子还有些酸痛,一会儿回来找何晓柔帮忙按摩一下。

  到了胡苏杭那穷乡僻壤的实验室,把东西给了他。

  “我先看看。”

  果然,胡苏杭还是有些信不过李耐,得验验货。

  还没看一会儿,胡苏杭似乎就有些怀疑起这本书的真实性。

  “这....真的是九阳回春诀?”

  听到这个问题,坐在沙发上的李耐后背不禁冒出了一阵冷汗。

  “是啊,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九阳回春诀!”

  胡苏杭拿着一页纸透过了光,仔细的研究着。

  “我怎么感觉这个墨是新印上去的?”

  李耐昨天还特地找出了压箱底的稿纸,还有尘封多年没用过的砚台,就是为了让纸张看起来更加的真实,没想到被眼尖的胡苏杭给看出来了。

  不行,还是得诡辩一下。

  “之前的字已经模糊不清了,我就给他描了一遍。”

  胡苏杭还在自顾自的研究着,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书就是他父亲心心念念的想要得到的古书。

  “算了,既然你说是真的就是吧。来,咱们俩好好交流交流。”

  胡苏杭随手将手丢到了一旁,然后沏了一壶茶,给李耐倒上了。

  见到胡苏杭如此客气,相比是不再折腾那本书的事情了,李耐心里放下了一个秤砣,这个事儿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李耐,我想问你个问题?”

  胡苏杭将茶递到了李耐的面前,自己手里也端起来了一杯。

  “问吧。”

  “你有没有怀疑过何昆的身份?”

  听到胡苏杭如此问到自己,李耐倒是有些疑惑,抬起头来望着胡苏杭说到。

  “怀疑他什么身份?”

  胡苏杭嗅了一口茶香,然后戚戚的说到。

  “当年,你爷爷和他是师兄弟,为什么你爷爷不出名,而他却声名显赫?”

  诶,如果不是胡苏杭今天这么说的话,李耐还真没想起这个问题来。

  这确实有些让人想不通。

  何昆当初可是没有古书加持的,名声却打的比李锦云还要响,而李锦云混的不止一般的惨,当了个乡村赤脚医生。

  为什么差距会这么大?

  胡苏杭瞧见李耐陷入了思考,嘴角微微露出一丝隐蔽的笑容,紧接着又收敛了回去。

  “我也就是这么一问,你也别当真。”

  既然都这么说了,李耐哪里能不当真,心里还在一直琢磨着这个事情。

  这背后很可能有着自己不知道的故事。

  喝完这杯茶,胡苏杭似乎很是高兴,笑着把李耐送到了门口。

  李耐在开车回去的路上,脑子还在想着这个事,原本想当面问问何昆,但是怕会涉及到一些他不愿意告诉自己的秘密。

  看来,这个心结只能靠胡苏杭来解开了,他虽然刚刚跟自己说是随口一问,可李耐觉得他一定知道一些东西。

  真是想到谁谁灵,还没到家,李耐就又接到了胡苏杭的电话。

  “你的那本书是假的,还想糊弄我。”

  听这个语气,胡苏杭似乎并没有很生气。

  “你怎么知道?”

  “其实我刚刚就看出来了,这书里的一些内容我都在别的书里看过,想骗我还是没那么容易。”

  “那你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放我走了?”

  李耐心想,胡苏杭如此记仇的一个人,怎么会毫无阻拦的就放自己走了,也太不符合毒王的称号了。

  等下!李耐似乎想到了什么。

  毒......

  “轻易吗?你的那杯茶里我可是下了毒的。”

  坏了!还真的被李耐给猜准了。

  自己的那杯茶里居然真的被下了毒。

  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李耐忽然觉得自己喉咙有些发紧,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不过你放心,我给你下的是七情六欲散,暂时不会出人命的。”

  暂时不会出人命?意思是他妈的还是会死咯!

  而且,七情六欲散?

  这是什么破玩意儿,李耐怎么听都没听过。

  “你当然没听过,这可是我的独家秘方。吃了这个药,你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不耗尽自己的体内的阳气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

  胡苏杭在电话那头说话不紧不慢,一点都不为李耐担心一般。

  而李耐听了这个消息之后猛地踩了一脚刹车,人都傻掉了。

  “你说什么?.....”

  “别跟我废话了,你快去耗尽你的阳气吧,时间不多咯。”

  胡苏杭挂掉了电话。

  耗尽阳气?

  难道这不是让李耐精尽人亡嘛?

  阳气耗尽了人还能活吗!

  李耐呆呆的望着车窗外,如木头一般。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