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谁比谁狠!

  金斌从一个人手中夺过一把刀来,气势汹汹的提刀朝李耐走去。

  由于他右手的伤还没好,只能用左手提刀,不知是愤怒还是无力,刀捏在他的手里总有一种不稳的感觉。

  “你确定你要自己上?”

  李耐这话似乎是在瞧不起他。

  金斌朝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拿刀指着李耐的鼻子,

  “操!老子还不信了,我有刀还打不过你?!”

  “我只是提醒一下,万一到时候你两只手都废了,上厕所可别尿一地。”

  “噗嗤。”

  周围有人听到李耐这么调侃金斌,竟然忍不住的笑了一声。

  金斌怒目扫视着人群。

  “我看谁敢笑!李耐,今天老子就非要挫挫你的威风!”

  说完,金斌左手狠狠朝李耐挥去,刀锋似乎切开了空气,发出呼呼的声音。

  “喔!”

  周围的人都看呆了,甚至他们的心跳都加快了许多。

  这一刀可是朝着李耐脑袋的方向去的,而此时的李耐却纹丝不动,微笑着,似乎在迎接自己的死亡一般。

  “死去吧!”

  金斌的笑容已经完全黑化,这一刀下去可就彻底的解气了。

  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李耐从右手伸出两指,迎着刀锋插了上去。

  “噌~”

  刀锋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共鸣声,吓得有人都捂住了脸,避免鲜血溅在自己的脸上。

  但事实并非大家预测的一般。

  李耐竟然用两根手指紧紧将刀夹住,停在距离自己的脸只有几厘米的面前。

  金斌急了,想要将刀抽出来,可是任凭他使出多大的力气,刀如同镶在李耐的手上一般,纹丝不动。

  砍也砍不下去,抽也抽不出来。

  这让金斌如何是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被李耐杀了威风。

  “金总,我都提醒过你了,你为什么就是听不进去?”

  金斌尴尬的头上都渗出了晶莹的汗滴,倒还是嘴硬。

  “老子就是要跟你拼了!”

  “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李耐手指微微一发力,刀竟然断成了两半!

  李耐将自己手中的那一半扔在了地上,接着一把抓住了一脸懵逼的金斌,将他的左手胳膊狠狠的扭了一个个。

  “咔哧!”

  骨头与骨头之间的剧烈摩擦声,整个左手都被翻过了来。

  金斌疼的直接双膝跪地,右手想要锤地发泄,却将他刚打的石膏也给敲碎了。

  这下好了,两只手一起疼,左手右手一对难兄难弟,都没有逃过骨折的命运。

  “哎,你说这是何必呢?”

  李耐戚戚的说着,扶一扶衣袖,平淡的朝着四周那一圈早已目瞪口呆的人望去。

  “如果有人不服的话,可以再来试试。”

  周围鸦雀无声,一个敢接话的都没有。

  李耐在他们眼中如同怪物一般的存在,他们也算是混了这么久的社会,听说过李耐的名号,却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不愧对于惊龙帮的这个称号。

  “东西我给你留在这儿,你别跟我耍花样,一个星期之内消失在吴氏集团。”

  李耐将公文包丢在了金斌的面前。

  其实他并没有全盘拖出,自己还是留了备份的,如果能用这份原件换来自己在吴氏集团的自由身,那也不亏。

  “呸!”

  金斌坐在地上,因为手不敢撑地,只好身子蜷在一起,满身都是疼出来的汗。

  现在他如同是个废人,只能靠吐口水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有的是机会对付你。”

  李耐走之前甩下了这么一句话,着实扎进了金斌的心里。

  他从小活到大一直是自己嚣张无度,却还从未有人敢如此支配自己。

  吴清风这个老骨头都被他给嚼碎了,说明李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还真不能小瞧他。

  李耐坦荡荡的回到了集团办公室,这时的梁佳正坐在自己位置上玩着手机。

  李耐站在门口故意敲了敲门弄出了点声响。

  “请进。”

  谁知梁佳头也不抬,居然把自己真的当成了老总一样。

  真是没法子,李耐叹了一口气走到了她的面前。

  “我回来了,你是不是该把位置让给我了?”

  这时梁佳才反应过来,抬头看了李耐一眼,收敛了一下。

  “你居然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上班了。”

  “我是那种随意翘班的人吗?”

  李耐安安稳稳的坐了下来,终于可以歇一歇了,自己的手打的还有点疼呢。

  这时李耐的视线又落在了梁佳的身上,看她这么无忧无虑的样子,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刚刚跟他大外甥发生了一场激烈的鏖战。

  “这么说来,金斌搞不好会在她身上做些文章来针对自己。”

  李耐这么想着,眼睛不断的在眼眶里打转,在想着对策。

  就在这时,许久没有联系的刘品江忽然给自己打了个电话。

  接通了电话之后,对方显得语无伦次的样子,像是有什么着急的事。

  “快,快,李耐。”

  “啥?你慢慢说。”

  刘品江急的不行,长舒了一口气,这才缓了过来。

  “你快过来一趟,你嫂子好像生病了!她现在一直在吐白沫!”

  “那我现在过去帮你看看!”

  这嫂子身体不是挺好的,莫不是食物中毒了?

  到了床前,李耐给嫂子号着脉。

  “你嫂子她怎么了?!”

  自己四五十岁岁时才找到这么个人生伴侣,刘品江对他的这个娇妻还是非常看重的,

  “好像不是食物中毒,嫂子的心跳已经很微弱了。”

  李耐皱着眉头说到,这个病肯定不是食物中毒这么的简单,但究竟是什么原因李耐也有些费解。

  恰逢此时,吴子燕也给自己打了个电话。

  “诶诶诶,你是李耐医生吧?”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操着土话的女人声音,并不是吴子燕的声音。

  “是,你是谁?”

  “诶,我是她们家的保姆啊,你快来看看她们吧,子燕姐和老爷子都口吐白沫倒在床上了!”

  怎么又是口吐白沫,这回一下子还来了两个!

  真是奇怪。

  “行,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到。”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