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是你救得我?

  “我们之间谈合作?”

  李耐默认了吴清风在自己手里的事实,只要是这样的话,金斌跟他就有的聊了。

  “没错。”

  金斌故意停顿了一下,吊起了李耐的胃口。

  “你可以继续当你的董事长,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看来对于这个社会、这个商场,李耐看的还不是很透,原本以为这个位置可以坐的很轻松,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接下来,金斌说的话则是商业机密中的机密,是足以让李耐惊叹的商业内幕。

  “其实,我当吴氏集团的董事,只不过是盯着吴清风帮我们整个家族办事罢了。全国将近有三分之一的国企央企都是我们家族的产业,而吴氏集团,就是我们洗钱的工具。”

  金斌说这话时表情显得云淡风轻,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黑暗的生活。

  而让李耐听到之后则是瞠目结舌,怪不得金斌能够在董事会里大言不惭的肆意妄为,也没有人敢反对他,原来他的背景确实强大到让人有些恐惧。

  毫不夸张的说,他们的家族手里掌握着整个国家的命脉。

  “你想让我做什么?”

  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李耐想挖掘到更深的消息,他觉得金斌让自己做的事一定不一般。

  “我想让你,接班吴清风,继续完成任务。”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放了吴清风,而是选择一个你不熟悉的人来做这么重要的事情?”

  李耐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么机密的事情金斌居然会交给自己这么个外人去做,未免也太奇怪了。

  “吴清风也到了该退休的年纪,而他的两个儿子我一个都看不上。倒是你,让我看到了一丝闪光。”

  金斌朝李耐比了个手势,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夸自己还是在贬自己。

  吴清风已经无法为金斌所用,李耐碰巧又在这个时候出现,其实这在暗中是帮了金斌的一个忙。

  “呵呵,那恐怕我这一丝闪光,不能点亮你的计划。”

  李耐从一开始就不想搭理金斌这种人,若不是他骑到自己头上来,自己是肯定不会主动招惹他。

  即便现在身处的境地非常的危险,但是自己仍然坚持自己的初心,不做对方的傀儡。

  “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

  金斌嘴角露出了一丝惨淡的微笑,脸慢慢的朝李耐这边贴了过来,神情开始变得狰狞。

  “我这是在命令你。如果你不想答应的话,我有的是人选来代替你活下去。”

  代替自己活下去?

  金斌这话的意思就是在告诉自己,如果不答应的他的条件,自己就得死?

  换做是一般人早就已经为了保命而答应金斌的要求了。

  但是李耐就不是一般人。

  不就是硬碰硬?老子还没怕过谁!

  “不好意思,我这条命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等一个轮回,我一定让你去下面血淋林的世界转转!”

  这是第一个敢用生命去威胁金斌的人,并且在李耐的眼中,他看到了发自内心的愤怒以及无情,似乎能用自己的眼神杀人一般让人恐惧。

  “你有种。不过很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金斌怂了怂肩,回头示意来人解决掉李耐,自己则走出房间不愿惹上血腥,太晦气。

  倒是挺可惜的,李耐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只不过不能为自己所用的话日后必有后患,尽快除掉对自己必然是有利的。

  此时,李耐捆在椅子上,紧闭着双眼,长叹一口气,仿佛在抒怀着自己刚刚走向巅峰就逝去的年华。

  如果,当初没有学医。

  如果,当初没有看过九阳回春决。

  如果,当初没有成立公司。

  有太多的如果,没有办法去改变。

  也正是因为这么多的如果,才有了李耐那昙花一现的辉煌,从一个乡村野医蜕变成为万人敬仰,人前人后的神医。

  或许,从上次误杀事件之后,老天就在警示着自己,用唐韵的死来提示自己做人需谨慎。

  不过这次李耐也得到了一个下去给唐韵道歉的机会,希望死亡来的快点,希望绝望来的慢点。

  “行了,别纠结了,就眨眼的功夫。”

  旁边拿着枪的手下正在上着子弹,没想到居然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在自己的尸体旁边。

  这时,李耐的眼角止不住的留下了一滴泪水,自己的一生即将随着一声枪响而结束。

  “什么味道?”

  那个手下忽然闻到了一股异香,而且是自己从来没有闻过的香气,非常的浓郁。

  “是啊,怎么这么香?”

  李耐也觉得奇怪,这种香味似乎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的味道。

  “不仅香...还有点...晕。”

  “噗通!”

  那个人应声倒地。

  就在李耐还在纳闷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也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头晕目眩,接着昏睡在了椅子上。

  “吧嗒,吧嗒。”

  一个人,从窗户里爬了进来,穿着一双擦得亮到反光的皮鞋,踏在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响亮的声音。

  “看上去瘦瘦的,没想到这么沉。”

  这人给李耐松了绑之后,然后一把将他扛在了肩上,从窗户又钻了出去。

  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金斌的城堡里将李耐给救了出去。

  在梦里,李耐梦到自己已经死了,正在对唐韵忏悔着。

  “唐韵,对不起,都怪我。”

  李耐的态度非常的诚恳且软弱,生前自己还从来没有这么怂的向一个人道歉。

  “我不怪你,只要你答应我把萱萱照顾好。”

  唐韵露出了非常慈善的笑容,这辈子李耐都没有见过她这么甜、这么轻松的笑过。

  “但是,我已经死了啊,只能留萱萱一个人了。”

  “不,你没死。”

  “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死了!”

  李耐觉得唐韵说的话有些搞笑,明明他们两个都面对面谈话了,怎么会.....

  “你睁开眼试试。”

  “睁开眼?”

  唐韵让李耐尽力睁开眼,李耐有些不理解,但是还是照做了。

  猛地一睁眼,发现眼前是一片白色。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