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这才叫自作自受!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句话说的可真没错。

  李耐原本以为自己今晚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结果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何芬又爬到自己的身上来。

  一晚上李耐就只睡了四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闹腾。

  早上要起床时,李耐都是黑着眼眶,打着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几点了?”

  他隐约听见何芬在干活儿的声音,于是眯着眼睛问到。

  “八点了,你可真能睡。”

  何芬俏皮的对李耐说着,其实她也很困,昨天折腾了整整一晚上,换谁都累啊。

  “还不是因为你…诶哟….”

  李耐一边扶着腰一边起来,早上起来的感觉就像是肾被人挖了,已经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这回终于理解了别人常说的身体被掏空是什么感觉了。

  “要不,给你炖点山药汤?补肾的。”

  “不了不了,我还得回城里去。”

  李耐心想这何芬还想给自己补,怕是今天再留在这儿的话,明天就得死在床上了,所以得赶紧开溜。

  这女人上了年纪,实在是太恐怖了,简直是人肉吸尘器。

  “好吧,你这就走了啊。”

  何芬听到李耐要走的消息,神情变得沮丧了起来,人又变得空虚了起来。

  “有时间我再来看你,给你留了十万块钱,算是我对你的报答。”

  李耐留下了一张十万元的银行卡,这点钱对李耐来说只是个数字罢了,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何芬来说,这可是辛苦一辈子才挣得到的钱啊。

  即便是如此,何芬还是不想要这笔“不义”之财,搞得好像自己被李耐保养了似的,传出去多丢人啊。

  “不行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

  “你不要我的钱,那我下次就不来找你了。”

  诶,还是这招管用。

  何芬一听到这话,立马便不再拒绝了,礼貌性的收下了这张卡。

  “不说了,我走了。”

  李耐扶着自己的腰慢慢的朝屋外走去。

  这荒郊野岭的,李耐废了半天的劲儿才导航出去了。

  “幸亏这手机防水,不然哪里走的出去。”

  在镇上拦了一辆的士,李耐这才回到了市区。

  一到市区,李耐仿佛就嗅到了吴根清的味道,那股让自己厌恶的味道。

  吴根清这次居然对自己下手这么狠,一点机会都不给自己,

  呵!

  自己也没必要给他留活路了。

  在他的视角里,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那么死人报仇岂不是追寻不到踪迹?

  吴根清!谢谢你给了我一次灭掉你的好机会!

  李耐咬了咬牙,仿佛吴根清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用无比寒冷的眼神望向他,仿佛在向他宣判。

  你,已经死了!

  随后李耐回到了宾馆的车库,将自己的车开了出来,停在了吴根清公司附近的一个地方。

  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带着一顶鸭舌帽,就算是杨晓雪来了也未必能认出来自己。

  只要自己是个死人的身份,那么吴根清发生什么样的意外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李耐在吴根清公司对面的咖啡馆坐了整整一个下午,为的就是等他出门。

  原本不怎么抽烟的李耐为了打发时间都抽起了烟来。

  手表的指针缓缓的指向了数字6。

  “妈的,都六点了,这孙子怎么还不出来。”

  李耐心里正骂着娘,就看见吴根清的迈巴赫从地下车库缓缓的开了出来。

  机会来了!

  于是李耐掐灭了手中的烟,一路小跑的上了自己的车,然后一路尾随着吴根清,

  看今天他的这个路线,应该是要回自己在郊区的别墅里。

  哼!真是自己往死路上走!

  那一条路上都没有车,更加方便李耐下手。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出了城区,到现在吴根清都没有发现有人在跟着自己。

  天色也慢慢的暗了下来,而此时又没有开路灯,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干!”

  李耐深呼吸了几口,把自己的安全带调到了最紧。

  先轻踩油门,超车到了吴根清的旁边,接下来稍微拉远了一些距离。

  “去死吧你!”

  李耐的方向盘迅速向右打满,将油门踩到了最底下。

  只见李耐的车以飞快的速度撞向了吴根清。

  而一旁驾驶位的吴根清还在哼着小曲,丝毫没意识到危险在靠近。

  “砰!”

  两辆车猛地撞在了一起,只可惜在郊区的路上,没有任何人发现。

  吴根清跟着他的迈巴赫一起被撞翻在旁边的水沟里,车身瘪了一大块。

  李耐的车损伤也不小,才买的新车前面引擎盖就被撞飞了,幸好是用车头撞得,不然恐怕自己都得装成个残废。

  “妈的!真疼!”

  安全带勒的李耐胸口疼,不过相比起已经翻车了的吴根清来说这算不了什么。

  李耐下了车,欣慰的看着自己精心设计的车祸。

  走到了迈巴赫的旁边,透过前面已经粉碎的挡风玻璃,李耐看见吴根清的脸上已经沾满了鲜血,一动不动。

  呵呵!

  你也有今天!

  这他妈才叫自作自受!

  李耐望向夜空长叹一口气,这个仇自己总算报了。

  于是李耐原路返回,一路上心情别提有多痛快了,就是费了点车。

  现在这么晚了,4s店也打烊了,干脆明天再去修车,今天先去刘品江那里休息一下。

  “哇靠,你车这是怎么了!”

  刘品江看到李耐停在院子里的车,刚买了一天就成这幅破烂样了,有些心疼。

  “别提了,兄弟我差点都死了。”

  李耐舒舒服服的窝在了沙发里,享受着这份惬意与宁静。

  “怎么回事儿啊?看你不像是差点死了的样子,你怕是被那车模给爽死了吧!”

  “哎,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

  李耐自己这两天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刘品江。

  就看见刘品江的表情先是由一开始的平淡最后变成了惊愕!

  谁成想李耐真的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现在能坐在这儿跟他说话已经算是老天保佑了!

  “你小子可以啊!把吴根清撞成那样,你自己不要命了啊!”

  “怕什么!反正我都死过一次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