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假警察

  毕竟万一这些警察要是真的话,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但是他们的进来的时候,李耐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点,他们的肩上的肩标居然都是一模一样的,而且是警卫的标识,就像平时在小区门口看门的那些人佩戴的是一样的。

  此时婉晴把自己整个人都藏进了被子里,以为这样就可以不被警察给发现,可惜这个想法实在是太愚蠢了。

  “藏在里面的人出来。”

  接着婉晴颤颤巍巍的从里面探出了个头,尴尬的朝警察笑了笑,

  “警察同志,我是他的表妹…..”

  “表妹?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天天抓你们这么样的人多了去了,都说自己是表妹。”

  看来是糊弄不过去了,还没等李耐说话,两个警察就把李耐用手铐给拷住了。

  “诶,你们也不能随便拷人吧。”

  李耐越发有些觉得奇怪,这些人连自己的身份证都没查就直接把自己拷起来了,未免也草率了。

  “怎么的?你们涉嫌肉体交易,我还不能拷你了?”

  “拷我可以,麻烦你们先出示一下你们的警官证!”

  一听说要出示警官证,那几个小警察就傻了,都望着带头的那个胖警察。

  那个警察气定神闲的走到李耐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脸,

  “小子,别这么多废话,等下到局子里你就老实了。直接带走!”

  一声令下,几个人就把李耐给押走了,还在他头上蒙了一个麻袋,让他根本没办法看到周围的情况。

  “喂,为什么要给我戴头套啊!”

  “干!你们到底是不是警察?”

  李耐死活都不肯跟他们走了,现在他百分之百的确定这群人绝对不是警察。

  “不走是吧?把他抬上车!”

  大厅里周围的人都傻傻的望着他们,尽管李耐拼死反抗,但是又有谁会管这个事呢,都以为警察在为民除害,谁会想到是假警察。

  上了车之后,李耐索性也不挣扎了,他现在就想知道到底是谁要这么搞自己。

  虽然带着头套,不知道车子到底要开到哪去,但这一路上路程十分的颠簸,而且开的距离比较远,周边也越来越安静,看来是开到荒郊野外来了。

  “喂,老大,人我已经搞定了,现在正在去你那的路上。”

  “很好。我在老地方等你。”

  李耐清楚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电话里的那个声音有点耳熟,自己绝对认识,但他究竟是谁呢?

  过了一会儿,车停了,身边的几个人把李耐给拖了出来,这时才给李耐摘掉了脸上的面罩。

  “这是哪儿啊。”

  李耐看了看四周,一片荒芜,除了远处有几处农房里的灯光,周围都是漆黑一片。

  “过来!”

  李耐朝着声音的方向慢慢的走去,过了一个土坡,见到了一个小木屋子,里面亮着灯。紧挨着旁边的就是一个湖。

  李耐被他们领着进了屋子,里面摆了一张太师椅,而椅子上坐着的人是吴根清。

  “他妈的,是你!”

  李耐看到幕后主使居然是吴根清,后悔自己应该早就猜到是他,这么费劲心机的把自己搞过来,肯定是不小的事。

  “没错,就是我。”

  吴根清霸气凛然的望着李耐,眼神中充满了蔑视,翘着个二郎腿舒服的坐在太师椅上,时不时嘬上一口雪茄,十分的悠然。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把你弄来吗?”

  他朝着李耐吐了一口浓烟,一点都不李耐放在眼里,可能过了今天之后,这世界上就没有李耐的存在了,自己的眼中钉将永远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你不就是看我不爽吗?还需要理由吗?”

  李耐倒是临危不乱,就算吴根清再嚣张他永远也不会低头。

  “我确实看你不爽,但是今天是你自作自受!”

  “上次账本的事儿,我告诉我爸了,结果他当时大发雷霆,当着整个董事会的面扇了我一巴掌!你知道我有多没面子吗?”

  吴根清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走到李耐的身边,朝着他的肚子狠狠的给了一拳。

  “呜。”

  李耐弯腰浑身颤抖着,这结结实实的一拳加上吴根清愤怒时爆发的力量,着实有些疼。

  “开完会,我爸叫我留下来,说务必要把你除掉,否则未来会有很大的隐患。”

  说着,吴根清又朝着李耐踹了一脚,将他狠狠的踹倒在地,脸上露出了狰狞的微笑,这下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李耐听到了吴根清说的话,除掉自己?不就是要杀了自己?

  换做是普通人可能现在已经跪在地上求饶了,而李耐却仍然咬着牙坚持着,甚至也用不屑一顾的眼神瞥了吴根清一眼。

  “呵,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就把我干掉。”

  到这个时候了,李耐还硬撑着,这让吴根清很不高兴,

  “你都死到临头了还不求饶?小命不想要了?!”

  “你要的话你就拿去好了。”

  这李耐!

  行,看你能牛逼到哪去,在下面装逼可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接着吴根清一咬牙一跺脚,

  “把他给我打晕!丢到湖里面去喂鱼!”

  “好!”

  看这架势是要动真格的了,刚刚把李耐抓过来的那个胖子在角落里拿出了一根铁棍,满脸狰狞的朝李耐走来。

  李耐的额头上渗出了一滴滴的汗,这是他生命中最漫长的十几秒,他的脑海里就像放幻灯片一样,二十几年的经历浓缩成了十几秒的回忆,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砰!”

  棍子不偏不倚的正中脑门,李耐两眼一闭,倒了下去,额头上在不停的往外流着血,像是一个真正男子汉不屈的意志还在涌动着。

  “扔了。”

  吴根清望了望躺在地上的李耐,心里就宛如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一般,发自内心的微笑,终于再也见不到李耐了。

  出屋子之前给了那个胖子一张银行卡,

  “赏你的,密码六个六。”

  “谢谢吴总!”

  在吴根清离开之后,他带着他的小弟几个人把李耐抬到了湖边,将还有一口气的李耐抛了进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