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吃瘪的吴根基

  “这些地皮是我和李耐费了好大力气才批下来的,你还要不要点脸?”

  唐韵俏脸涨红,而吴根基听到李耐这个名字,一张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又是这个人?我听说那小子只是个小小的村医,没有啥本事,你竟然敢跟他合伙做生意……唐韵啊唐韵,你的眼光真的越来越差了呀……”

  “跟你比起来,他要好一万倍!”唐韵冷冷反击道。

  一旁的李耐听到这话不禁有些郁闷,不知道唐韵这是在夸他还是在骂他,竟然拿他跟吴根基这种人渣相比。

  “跟我比?我倒要看看,你说的这个村炮究竟有什么好的!”吴根基嗤笑道,满脸不屑。

  李耐撇撇嘴,知道是自己出现的时候了,便耸了耸肩膀,故作没听清楚的样子掏了掏耳朵,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这位……根基同志,你找我?”

  吴根基闻言一怔,当看清楚李耐的模样时,脸上顿时泛起了冷笑:“你就是李耐?”

  “你那块地皮,很快就要是我的了,当然了,如果你愿意在我买下之后去那里做个小工,我还是很乐意的。”

  吴根基直接说道,听唐韵的语气,他原本还以为李耐真的有点不同,可现在一看,这小子分明就是个土里土气的村炮而已,所以他也没啥好忌惮的了。

  面对吴根基的嘲讽,李耐脸色却出奇的平静,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就看见何晓柔一脸气愤地往这边走来。

  原来何晓柔回去之后,越想越是气愤,在心里已经把李耐骂了一万遍。

  同时她也终于发现,当时在李耐家,自己的内衣被他解开后竟然藏起来了,怪不得回来时爷爷的神色那么奇怪!

  何晓柔又羞又恼,自己只是奉命行事而已,那臭流氓凭啥这么对自己?

  再也憋不住心里的气,她直接动身,想要来找李耐问问清楚。

  见到李耐,何晓柔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场了,黑着脸直接伸出了手怒道:“李耐你这流氓,快把我失去的东西还给我!”

  李耐以为这妮子还想耍啥花样,可听到这句有歧义的话,他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大姐,这么说很容易被人误会的好不?李耐心里在哀嚎,踢了我的蛋蛋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居然还敢找上门来!

  果不其然,唐韵显然就误会了些什么,有些狐疑地看向了李耐,吴根基一听,更是冷笑出声道:“李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逼样,跟别的女人有染,竟然还要厚着脸皮骚扰唐韵,无耻小人,说的就是你吧?韵韵,我劝你远离这种玩意儿!”

  唐韵闻言,俏脸顿时变色:“你别胡说八道,我们跟李耐都是合作关系,你不要信口雌黄!”

  吴根基的说法让旁边的何晓柔也更加气愤,她出身名门,可不像李耐一般好惹,当场就冷着脸看向吴根基:“你是什么人?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和李耐没有任何关系!”

  吴根基看了看这小姑娘,眼神中掠过一抹异彩,嘴上却是说道:“小姑娘,我是来办事情的,听说这山沟子里在搞什么劳什子草药园,我决定要把这块地弄下来,搞些更赚钱的事情。弄什么草药园,根本就是在浪费土地而已。”

  他本是想在何晓柔面前装个逼,展示自己的牛逼之处的,可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直接戳到了何晓柔。

  “什么浪费土地?种草药为人治病是浪费土地?请你马上离开,这里是江南何家控制的产业,不是你能动得了的!”

  果然,何晓柔怒火中烧,直接喝道。

  “江南何家?”

  吴根基一怔,这名字他听着很是耳熟,又反复念叨了两边,他陡然间脸色大变。

  江南合家,绝对是在世界上都享有盛名的中药世家,他怎么会不知道?!

  直到这时,他才开始上下打量何晓柔的装束,果然发现她根本不像是农村女人……只是何家的小姑娘岂会在这穷山沟子里,跟李耐这样的穷小子厮混在一起?

  “莫非你是何昆老爷子的孙女?”吴根基试探性地问道。

  何昆是国家重点照顾的超级人才,被当作国宝一样供着,据说早年还立过大功,救治过一位伟人,即使他吴根基小有权势,也绝对是不愿意与这等老怪物作对的。

  何晓柔冷哼一声:“你觉得呢?如果我还不够,可以叫我爷爷过来。”

  吴根基脸色又是一变,急忙摆手道:“不了不了,既然是何家的产业,我就不动了,你们随意使用便是,你可千万别麻烦何昆老爷子过来,听闻老爷子德高望重,我很想见老人家的一面,但毕竟只是一块小小的地皮而已,不值得老人家跑一趟。”

  看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吴根基,李耐和唐韵俩人心里皆是一阵舒爽。

  让你他娘的装逼,踢到铁板了吧?!

  “哟,没想到根基同志这么惦记何老爷子呀……那真是太巧了!”

  李耐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大声叫道,“何老爷子现在似乎就在柳沟村里呀,看来你能得偿所愿了。激不激动,开不开心?”

  “啥?何老爷子咋可能来这种小地方?你骗鬼呢?”吴根基被吓了一跳,他只觉得,是李耐这村炮在诓他。

  “他是专程过来看看李耐的,也没什么要紧事。”

  李耐刚想说话,一旁的唐韵却轻描淡写道。

  “怎么可能?”

  吴根基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李耐只是个小小的村医,即便参与些何家的小生意也不足为道,在他吴根基眼里,只是一条被利用的狗而已。

  可现在看来,何昆不远千里来到这小山村,似乎就是为了见这个李耐?李耐何德何能,能让何昆这种大人物专程来看他?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唐韵又在骗自己,可唐韵和何晓柔的表情,却完全不像是在说谎……

  思量片刻,吴根基还是觉得,虽然这消息有可能是假的,但他也不能随便冒险,万一真得罪了何老爷子,那就完犊子了。

  “这……原来是这样!”

  吴根基赶忙挤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来这里还有不少事情要办,恐怕不能去见老人家了,真的很遗憾。”他急忙推辞,连连摆手。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