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别样的刺激

  这个念头一出现,刘悦不禁暗骂自己真是越来越放荡了,李耐可是在帮自己治病呢,而自己却在胡乱想些啥?

  随着黄瓜的逐渐没入,李耐清晰地听到一阵噗呲水声,刘悦的反应也是让他兴奋不已:“小悦姐,觉得这样舒服吗?”

  刘悦在刺激之下,美眸微闭,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俏脸绯红一片,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就在李耐准备继续活动的时候,开门声却忽然传了进来,他顿时大惊失色。

  莫不成真是高壮回来了?

  “快,快躲进被子里!”

  刘悦也是异常慌乱,急忙将被子拉了过来,把李耐盖在了里面,然后自己也躺了进去。

  高壮本来是去喝酒打牌解闷的,无奈打牌一直输,不一会儿已经掏出去了一百多块,对方赢了钱,笑得脸上都要开花了,让他无比气愤,当即便踢翻凳子离开了。可不打牌又没地方去,就只得回家睡大觉。

  可一进家门,却见自家的小媳妇刘悦裹着被子躺在炕上。高壮一向认为自己这个媳妇好吃懒做,这让他如何能忍?顿时火气直窜了三丈高。

  “这大白天,你他娘的不干活就算了,竟然还躲在家里睡觉?”高壮怒冲冲地骂道。

  “大壮,我,我……”

  刘悦支支吾吾,难道要她说自己在让李耐看病?

  而躲在被子里的李耐,却是一点儿都不老实,他的脸刚好贴在刘悦纤细修长的大腿间,不远处便是那神秘的桃园,能嗅到阵阵奇异的幽香。

  尤其是那黄瓜还留在上面没有拔出来,这就更让李耐兴奋了,竟然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抽动了一下。

  “啊……”

  感受到那里传来的强烈刺激感,刘悦不禁浑身一抖,却因为丈夫高壮就在身边,实在不敢叫出声来,于是赶忙轻轻咬住嘴唇,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欲望。

  可李耐却觉得这样格外刺激,越来越兴奋,便抓住这根黄瓜,轻轻抽动了起来。

  高壮自然也注意到刘悦的异样,皱眉问道:“你这是咋了?脸咋这么红?”

  “我,我……嗯……”

  刘悦一张口,便忍不住发出了一道微弱又撩人的喘息:“我身体很不舒服……想休息一会儿。”

  “少给老子装病!”

  让李耐惊讶的是,即便刘悦都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了,高壮却没有丝毫体谅,继续破口大骂:“马上给老子下地干活!恁娘的,俺爹都被抓走了,你再这样好吃懒做,有一点儿不舒服就躺炕上不动,谁来养活这个家?”

  正在被子里做小动作的李耐听闻此话,也在心底暗骂几声:“你一个男人不是最该赚钱养家的么,咋好意思说媳妇?”

  刘悦听了高壮的话,神色一暗,显得极为失望,但在黄瓜的刺激下,竟还是那副媚态。

  无奈高壮这废物实在憨,一点都没反应过来,只道刘悦是在变着花样装病,忍不住大声吼道:“你这娘们就偷懒吧,老子继续去打牌了,等回来还没去干活,老子抽死你!唉,也就只有靠俺打牌才能养活这个家了……”

  “赌钱还有理了!”

  刘悦心中也极为不忿,暗自骂道,好在高壮终于带着一身酒气离开了。

  听到人走了,李耐的手就更加放肆起来,捏着黄瓜不断活动着,刘悦也是秀眉微蹙,用力夹紧了双腿,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却还是发出了一阵诱人的喘息。

  压抑着的声音恰恰是最撩人的,随着李耐的动作加快,不多时后,刘悦的娇躯便猛地颤抖了起来,李耐顺势把黄瓜抽出,发现自己手上一片湿漉漉的晶莹。

  刘悦还没从刺激中缓过神来,俏脸绯红,紧闭着双眼躺在那里,李耐便掀开被子跳下了炕:“小悦姐,今天就先治到这里把,我先回去,你快穿好衣服,免得高壮又回来。”

  想着刚才的情况,李耐又是一阵后怕,也不敢再犹豫,急忙从窗户跳了出去,随后装着路过的样子,吹着口哨往家走去。

  许久后,刘悦终于回过了神来,看着身边湿漉漉的黄瓜,俏脸变得更红,同时也有些疑惑。

  “难道,这黄瓜真能治我不生孩子的病吗?”

  ……

  “老冯,你真是不行了,竟然连俺的裤子都扒不下来!”

  经过一片田地时,李耐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听着这略显熟悉的,又充满嘲讽意味的女人声音,他心中一动,急忙躲在了田间的一处草垛后面,然后悄无声息地探头观望。

  “狗婆娘,这下高文虎走了,俺也可以放心跟你亲热了。嘿嘿,年轻时俺就看上你这副肥皮囊,你说你,怎么就嫁给高文虎那瘪犊子了呢?”

  说话的这人是村里的冯老汉,据说这老家伙年轻时也是个浪子,祸害了无数女人,只是现在已年过花甲,身体变得很差,可色心却是丝毫不减。

  此时与他在草垛中偷情的女人,李耐仔细瞅了瞅,立马就认出来了,那不是高文虎的老婆王婆么!

  要说这王婆,长得确实不怎么美观,先不提那满是雀斑横肉的脸,单单那肥硕的身体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不过倒是跟高文虎很是相配。

  不过在那年代,家家都想生男孩,村里姑娘少得可怜,总是有不挑食的汉子,会看上王婆这类型的女人。

  这冯老汉就是当年王婆的追求者之一,李耐对他也是极其佩服的,看着急色的冯老汉,不禁暗自感叹道:“这大爷真是不挑食啊,也不怕夜里做噩梦……”

  话虽这么说,李耐却不打算继续看下去了,只是对王婆在外面偷人这件事情有些感慨。

  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大概就是这样了,高文虎在外面偷女人,王婆又在外面偷男人。

  高壮就更厉害了,偷了一个小翠,却撞见自己老爹也与其有染,本来脑子就不好,结果被刺激的更蠢了……

  只是可怜了刘悦,嫁进了这样一个家庭里面。

  想到这里,李耐摇了摇头,正待转身离去,却跟一个女人撞了个满怀。

  这不是小翠么?

  李耐看着身前有些不怀好意的女人,不禁有些疑惑:“你在干啥咧?”

  “嘘,别出声!”

  小翠晃了晃手中的数码相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旋即指了指不远处:“这么精彩的一幕,俺当然是要拍下来了。倒是你,躲在这里偷看很久了吧?”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