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吃手指

  “我出去就是,你手放规矩点儿,不要趁机占晓柔便宜!”

  唐韵瞪了李耐一眼道。

  李耐正扶着何晓柔的腰,准备将她抱起来,听到这话顿时松开了手,讪笑道:“那哪能呢?我可是正人君子!”

  唐韵又瞪了瞪眼睛便出去了,李耐这才松了一口气,旋即苦笑一声。

  即便他真的没有邪念,要帮何晓柔治病用到的穴位也大部分都在腰上,如果不撩起衣服是很难找准穴位的。

  深吸一口气,李耐伸手缓缓将何晓柔的上衣掀起了一角。

  “啧啧啧,真是好身材……”看着何晓柔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在翘臀上方勾起了一个圆润的弧度,李耐心中一动,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唐韵在房间外徘徊着,想象着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心态有些焦躁。

  她不只是担心何晓柔的病症,根据前些天的一些经历,何晓柔对李耐的人品还是有了一些了解的,当时她中了高文虎那老货的药,在意识迷乱的情况下引诱李耐,李耐却并未对她下手。

  如今何晓柔也成了这副模样,意识模糊,虽然她觉得李耐并不会趁人之危,但心中还是有些担忧。

  “小姑娘啊,放宽心一点,不会有事的。”

  忽然间,一道沉稳的人声传来,唐韵回头,却见一名白发老者同样守在门外,不禁疑惑问道:“您是哪位?”

  老者爽朗一笑:“我姓何,名叫何昆。”

  “何昆?”唐韵一愣,“难道您就是晓柔的爷爷?”

  何昆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这让唐韵一阵激动。

  何昆的名号,在中医界内十分有名,他的医术之强,足以称得上是泰斗,就算唐韵这个外行人也听说过他的鼎鼎大名。

  “您来的太及时了!村里最近爆发了一种奇怪的病,现在您孙女也染上了,您看……该怎么解决?”

  何昆摸摸胡子,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放心好了,我相信,李耐就可以解决。”

  “您如此相信李耐?!”唐韵惊奇道。

  “哈哈哈,我认为李耐日后的造诣并不会比我差,现在让他放手去干便是。我想看看他究竟能不能为柳沟村解决这次危机,不过我也已经备好能治疗这次病情的药物了,放心。”何昆胸有成竹道。

  房间内,何晓柔正伏在李耐身前,双手不停地在娇躯上抓挠着,抓出了一道道浅红色的痕迹,口中含糊不清道:“好痒……”

  李耐皱了皱眉头,当即取出银针开始为何晓柔针灸,忙碌了一段时间之后,何晓柔身上已经落下了六根银针。

  这套针刺穴位的组合名为锁脉针,是由那古书上学来的针法,可以减缓血液流动循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阻止毒素继续扩散。

  下完针后,李耐的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层细汗。锁脉针法对落针的要求极为精准,穴位也非常冷门,需聚精会神缓慢直刺,若非李耐从小随老爹学医,一还真找不准这些穴位。

  一段时间之后,何晓柔身上的红斑果然消退了一些,可焦躁发热的并发症状,却是丝毫没有减退,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一时竟将玉腿横陈到李耐怀中,抱住李耐的一条胳膊,用胸脯蹭了几下,还是一副很难受的模样。

  虽然被这两团柔软蹭得极为舒爽,但李耐还是放松不下来,何晓柔发病已经有一段时间,摄入量又较大,毒素早已深入血肉之中,即使阻止毒素蔓延也是效果甚微。

  就在这时,意识不清的何晓柔,忽然抓住了李耐的手指,在极度焦躁之下,她总想做点儿什么来缓解,此时竟微微张开了小嘴,将李耐的手指含了进去。

  “嘶……”

  李耐感受到手指上传来的湿热触感,深深吸了一口凉气,而何晓柔并未停下口中的动作,咬着李耐的手指,不断吮吸了起来。

  这吮吸的感觉,就像是在一个潮湿的洞穴里,被抽空了空气一般,紧致柔软又酥麻的触感,令李耐的小兄弟,微微抬起了头,心道若是这张嘴巴吸住的是……

  就在李耐产生一些大胆的想法的时候,何晓柔忽然一用力,在李耐的手指上轻轻咬了一口,那尖尖的虎牙好巧不巧的正咬破了皮肤。

  感受到手上的刺痛感,李耐老脸一抽,当即便把手指抽了回来,看着上面不断渗出的血珠,不禁拍了拍脑门,自己在想什么,这可是在救治病人,怎么能让她……

  李耐正懊悔着,便觉得何晓柔瞳孔中如水雾般的模糊感散去了不少,顿时心中一惊,这可是病情有好转的症状,而且变化非常之快,仅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何晓柔的眼中便一片清明,身上的潮红也几乎已经彻底散去。

  “李,李耐,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之前感觉越来越难受……”

  何晓柔看清眼前的男人的确是李耐之后,便小声嘀咕了几句,随即便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李耐怀中,姿势极为不雅观,禁不住又红透了脸,无奈身体虚弱,难以行动,急忙红着小脸道:“快,快放我下来,我没什么事了。”

  此时的李耐,却是正在思索何晓柔迅速好转的缘由,想到刚才的暧昧一幕,忍不住看了看自己手指上的伤口,顿时眼睛一亮,脱口而出:“燥属青鳞,其性为阴,必逆行其道,以阳刚之血化之,根据书上的记载,这毒怕是失传多年的青鳞散。”

  “什么青鳞散?”何晓柔一愣,忽地想起了什么,急忙说道,“李耐,这件事似乎和刘浪脱不了干系。之前我昏迷的时候,其实听觉还比较清醒,隐约间听到刘浪说……”

  李耐闻言脸色一冷:“我就知道这小子鬼鬼祟祟定然有猫腻,晓柔,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同学?”

  何晓柔显得有些迷惘,轻轻摇了摇头:“上学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的,只是一直缠着我而已。来到柳沟村之后,他就一直在背后针对你,想必你已经体会到了,他有些嫉妒心作祟……”

  “我不管他是嫉妒还是有什么理由,如果在井水里下毒的人真的是他,那么这就是拿全村乡亲们的安危开玩笑,这种不计后果的行为,简直无耻至极!”李耐气急,破口大骂道。

  何晓柔一惊:“什么?你是说刘浪是在井水里面下了毒,这个病已经扩散开了?难道他是想利用这种难以医治的病毒来让你难堪?!”

  李耐点了点头,何晓柔见状,脸色更加难看。

  “对了,既然很多人都对此束手无策,你是怎么救醒我的?”

  李耐嘿嘿一笑,伸出了那根手指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是你误打误撞咬到了我的手。”

  “咬你的手……”

  何晓柔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自己吮吸李耐手指的那一幕,觉得有些熟悉,仔细一想,那种片子里不就经常出现这种吞吐棍状马赛克的情节吗?

  想到这里,何晓柔俏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嗔骂道:“你这流氓,怎么能对我做出这种事?!”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