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牛屁股摸不得

  “咚!”

  就在这时,一道巨响猛然炸开,外面的房门被人粗暴地踹开了,刘浪被吓了一跳,从床上滚了下来,心脏怦怦直跳,刚刚昂起头来的小兄弟更是被吓得缩了回去,就算吃了那药丸也没用。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谁啊,连门都不敲,讲不讲文明?!”

  刘浪愤怒骂了一声,脸色差到了极点。

  他刚吃了烈性春药,欲望强盛,却被忽然吓了一跳,小兄弟受惊之下就缩回去,他竟然觉得那话儿似乎再也挺不起来了……

  “晓柔,你咋样了?”

  李耐急匆匆闯了进来,看了一眼床上衣衫有些凌乱的何晓柔,随后就注意到了坐在地上的刘浪,当即就明白了些什么。

  “刘浪,你他娘的准备干啥?!”

  刘浪心里虚的很,又被突然吓了一跳,顿时涨红了脸,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我看你脸色发红,是不是也生病了?莫急,我帮你治治!”

  李耐知道这家伙刚才必然是想对何晓柔下手,因此心里很是不满,冷哼一声,便摸出一根银针对着刘浪的脖颈某处扎了过去。

  刘浪心知这一针必然有猫腻,刚想挣扎,却发现自己无力反抗。刚才他吃了那种药,只觉得浑身燥热,又被吓了一大跳,不仅那话儿抬不起头来,现在更是连说话都费力了。

  “李耐,你,给我扎针干嘛,我……”

  李耐拍了拍刘浪的脑袋,笑嘻嘻道:“当然是帮你治病了,还能干吗?刘医生,不用谢我,这都是应该做的。不过要想治好你这病,恐怕还要做点奇怪的事情,你不要害怕。”

  刘浪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李耐想要耍什么花招,李耐也没多解释,直接把他架起到了外面。

  刘浪想反抗,可他一个瘦弱书生,哪有李耐的力气大,就这样被李耐架到了张桂芳家门口才停下。

  “刘浪兄弟,你有所不知,这里有头名叫翠兰的母牛,专治你这种病,前些天,高主任儿子也得了你这种病,就是在这儿跟它亲热了一番才好的!”

  李耐咧嘴一笑,直接把刘浪扔进了牛棚,然后反手带上了门。

  直到这时,一直担心李耐的唐韵才堪堪追了上来,看到李耐把刘浪扔进牛棚,顿时一愣,脸色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李耐,难道你是想……”

  李耐哈哈一笑:“我只是是为了帮助刘浪解决燃眉之急而已,没啥事,没啥事。”

  唐韵俏脸一红,她已经猜到李耐的想法了,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厚道,但想要刘浪要对生病中的何晓柔下手,她就气愤不已,也不想再多管。

  “别管他了,我们还是去看看晓柔吧,她好像病得挺严重。”

  想到何晓柔,李耐也顾不上再整蛊刘浪了,便急匆匆地跟唐韵一起赶了回去。

  刘浪倒在牛棚里,身体虽然还有些僵直,但也稍稍恢复了一些。

  这里臭气熏天,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却见那母牛屁股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妈的,真以为我会像高文虎的傻儿子一样对母牛下手?太天真了,我……”刘浪骂了一声,挣扎着想要起身。

  嘴里念叨着,又想到自己的小兄弟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常,几乎缩得像退化了一般,刘浪心里就一阵苦楚,把李耐骂了个狗血淋头。

  然而他刚刚起身,药效却又发作了,体内再次燥热起来,让他喉咙发干,最终还是忍不住看了看那牛屁股。

  这一看就坏了事,刘浪竟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这牛屁股倒也挺有型的越看越顺眼……

  刘浪浑身难受,盯着牛屁股看了会儿,原本萎靡不振、本以为就此退役的小兄弟,竟然有了些反应。

  察觉到身体的变化,刘浪大喜过望:“哈哈哈哈,好了,它竟然好了!”

  可随着小兄弟逐渐恢复雄风,那种燥热之感也愈发强烈了起来,让他的意识都有些不清醒了。

  又看了看母牛,刘浪不禁眯起了眼睛,此时此刻,这头膀大腰粗的母牛在他眼里竟然无比眉清目秀,比大姑娘还要水灵。

  恍惚之间,他踉跄着走过去,迷迷糊糊地把手攀上了那母牛肥硕屁股。

  随着一声惨叫,正在张桂芳家里转悠的王树林吃了一惊,旋即意识到了什么,怒不可遏地冲了过来:“谁?哪个狗日的在偷我家的牛?”

  王树林趁着李耐忙碌的空当,把嫂子张桂芳赶回了娘家,自己则欢天喜地的搬了过来,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入住的时候,却有母牛受惊的声音传来。

  母牛一般不会乱叫,除非有陌生人靠近,所以他下意识便认为是有人在偷牛。

  王树林已经把张桂芳家的这头牛也当成了自己的财产,有人来偷自己的牛,这让他如何能忍?

  “竟然是你小子!”王树林一靠近牛棚就看到了里面的刘浪,火气顿时蹭蹭地冒了上来。

  “我就知道你这四眼仔不是个好东西,装啥文化人,还大学生呢,竟然要偷我家的牛?!”

  刘浪被牛狠踢一脚,躺在地上脸色无比惨白,又看到王树林过来了,心中一慌,急忙解释道:“我不是来偷牛的,你误会了!”

  王树林冷哼一声:“那你说,你是来干啥的?”

  刘浪一愣,顿时说不出话来了,难道他要说,自己是来日牛的么?

  “少跟老子耍心眼!”

  王树林见刘浪支支吾吾,便认定他是在撒谎,直接破口大骂,一只拳头毫不犹豫地砸在了刘浪脸上。

  ……

  看着床上何晓柔意识不清的妩媚姿态,唐韵的脸蛋有些发红,当时她被高文虎喂下春药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李耐还被她撩拨的起了反应。

  也不知道李耐现在是如何想法……

  唐韵扭头看了看李耐,却见李耐眉头紧锁,一改此前的猥琐神态,显得极为认真,心里不禁一阵发酸。

  “这么关心何晓柔,你对得起小雪吗?”唐韵冷哼一声心想。

  李耐自然不知道唐韵的奇怪想法,他只顾抓着何晓柔的手腕号脉,何晓柔的身体不停扭动,也号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好决定,试着用针灸来压制病情。

  “唐韵,要不你先出去会儿,我帮她扎上几针,可能要脱衣服,不大方便。”李耐看了看唐韵,有些为难道。

  唐韵一惊,当即就态度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行,我就在这里看着,孤男寡女的,万一你这流氓趁机占了晓柔的便宜,岂不是要出事?”

  李耐尴尬地抓了抓头发,旋即正色道:“我是个医生,救治病人时自会坚守自己的医德,绝不越轨。再说了,你忘记上次被高文虎下药的时候,我……”

  “别说了!”

  唐韵俏脸一红,跺了跺脚,一想起上次的那件事,她就羞的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