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怪病

  李耐再也听不下去了,当即冷冰冰地打断了王树林的话:“我知道你们贪心,想要回这房子,但有件事你们可能不知道,如果在工地上出了意外,有很大可能是会发放赔偿款的,而且这笔钱不会少,至少有几十万。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王汉强闻言怔了怔,旋即眼睛一亮,一把扯住了李耐的胳膊:“你说的是真的?没骗人?”

  这老货的模样让李耐心中一阵恶寒,冷着脸道:“我可以协助你要回这笔赔偿款,但是你要答应我,这间屋子必须留给桂芳嫂!她这段时间,为了操持这个家也不容易,我不想看到她连守寡都要被赶走。”

  “那当然可以,要是那钱能拿到手,我们一家就能搬到城里过好日子了,一间小小的砖瓦房而已,给她便是!”王汉强当即激动不已,嘴唇都有些哆嗦了,似乎听说能拿到钱,便连自家儿子的死都忘了个干净。

  王树林却冷哼一声,忽然嘲讽道:“李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不就是看我嫂子年轻貌美又够风骚,觊觎她的美色,才假装好心要帮她么?其实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村医,哪有那个本事!”

  “树林,你咋能这么说我?”张桂芳不可置信地瞪着王树林,一张俏脸因为生气而通红,虽然她跟李耐有染,但毕竟这件事没有传出去,根本没人知道,这小叔子竟然就怀疑她红杏出墙。

  可想而知,平时在他眼里,自己都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王树林的眼睛盯着张桂芳胸口看了看,忽然又咧咧嘴笑道:“嫂子,如果你肯改嫁给我,我自然不会怀疑你对我哥的忠诚,自古就讲究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进了我家门,便是我家的人,改嫁给小叔子也算是合了规矩,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把自己比成鸡狗的,你也是我见到的头一个。”

  王树林说的正欢,却被李耐一句话怼的脸色发黑:“小子,你有啥本事能帮我们要回赔偿款?这件事我们会联系高主任帮忙,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李耐皱着眉头,看来这父子俩果然不好对付,便对张桂芳小声说道:“嫂子,看来你这小叔子是盯上你了,不如你先回娘家躲躲,否则这父子二人保不准要做出什么恶心的事情来,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平息了再接你回来。”

  张桂芳轻声抽泣着,见李耐为她出头,也是打心底里感动,同时也有些担心道:“耐子,你能行吗?我听说铁柱是在什么江北省,足足有几千里远,我怕……”

  李耐笑了笑,安抚道:“嫂子放心,一定有办法的,现在交通发达,距离都不是问题。。”

  说完,便对王汉强父子说道:“两位请回,脑子有病我这里是治不了的,铁柱哥才刚死,你们最好考虑怎么把他接回来。”

  听出了李耐话里的讽刺之意,王汉强脸色铁青:“那是我儿子,自然不用你操心,你不要在这里说大话。”

  又看看哭得梨花带雨的张桂芳,不禁咬了咬牙,既然她已经要回娘家,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为了防止张桂芳再回来,必须要想想办法把那房子给占上。

  当然,在他眼中最合理的解决方式还是让张桂芳改嫁给小儿子,这样房子也省了,找媳妇也省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树林啊,既然你嫂子要回娘家,你这两天就想想办法搬过来吧。”

  王汉强给王树林安排道,王树林自然是很乐意的,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神色,张桂芳则俏脸黯淡,心中对这父子俩已经失望透顶。

  话说到这份上也没啥好说的了,王汉强冷哼一声,带着王树林离开了小诊所,张桂芳也说了一声后,就失魂落魄地回去收拾东西了。

  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李耐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脑袋有些疼痛。

  刚想着歇息一会,屁股还没坐热呢,却又来了病人。

  今天这是咋了,怎么有这么多乡亲得病?李耐心里嘀咕,疑惑不已。

  “胖子,你咋也病了?”李耐看着抓耳挠腮冲进诊所的二胖,惊讶问道。

  二胖这小子打小身体就好,在李耐的印象里,他都没感冒过几次。

  二胖有些烦躁,他已经把自己的胳膊挠破皮了,苦着脸道:“我也不知道咋了,今天下午忽然浑身瘙痒,还起了疹子,我爹也是……耐子,你快帮我看看是啥毛病?”

  “这……你这病,之前来过两位,也是同样的症候,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但我给他们开了几副药让他们先吃着。”李耐只是稍微查看了一下就皱紧了眉头。

  接连三个人得了同样的病,这实在有些蹊跷!

  果然,过了没几分钟,又有病人接踵而至,短短一个小时,小小诊所里竟然已经聚集了十来个人。李耐忙的焦头烂额,给几人分别抓了药,但又不确定有没有疗效。

  “耐子,这疹子应该能控制,但现在我觉得脑袋有点儿热,可能是发烧了。”有一个村民扶着额头道。

  二胖也忙不迭点头:“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耐子,这是啥传染病,咋这么厉害?”

  李耐眉头紧皱,沉思片刻后,才问众人道:“你们最近有没有吃外面的东西,或者喝外面的水?”

  众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挠了挠脑袋:“晌午干活的时候,我喝过一口山脚下的井水,耐子,不会是那井水里有毒吧?我看着挺干净的,没啥脏东西,喝起来还很甜呢!”

  被他这么一提醒,其他人也纷纷想了起来。

  “你还别说,我也喝了那口井里的水!”

  “俺家长期都在吃那井水,吃十几年了,应该……没啥问题吧?”

  “不对,十有八九,就是那井水的问题,不能再喝了!”

  李耐却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

  十几人都是相同的症状,他们摄入唯一相同的东西就是那井里的井水,不是那水的问题,还能是啥?

  “井水的卫生没有保证,最近城里又有一些工厂排废水到河里,很可能是被什么东西污染了,快带我去看看!”

  唐韵也早就被这边的动静惊来了,已经在门口观望了一会儿,此时皱眉道:“李耐,虽然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但我看乡亲们的病越来越严重,要不还是让大伙上医院看看吧?万一……”

  李耐沉思了几秒,这才点点头,对众人道:“乡亲们,如果有谁的病情比较严重,我建议马上到城里的大医院做详细检查,我这里只是个小诊所,顾不过这么多人……现在,我得先去那口井边看看。”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