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看种子

  “难道是那安神香有问题?”

  李耐心中一惊,忽然觉得自己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而此时,刘悦雪白的双腿早已经攀上了他的腰,一双嫩滑修长在他皮肤上不断摩挲着,让他一阵舒爽。

  “耐子,帮我……”感受着李耐结实的肌肉,刘悦觉得自己的身体像要融化了一般,无比滚烫,忍不住的想找点儿什么东西蹭一蹭。动了两下,便蹭到了一个火热又坚硬的东西,直直的抵在了那早已湿润的神秘部位。

  李耐也感受到了这具娇躯的滚烫,就像是导火索,点燃了他心里蓄势待发的欲望。

  一把扶住刘悦的纤腰,李耐向上一提,便将她扑倒在了床上。

  红着眼睛粗暴地扯掉了刘悦单薄的衣衫,李耐声音嘶哑:“小悦姐,我来给你看看能治病的大宝贝!”

  ……

  整整两个小时后,合欢香的奇异味道才逐渐散去,李耐坐在床边,默默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他平时是不抽烟的,可这次真的做错事了。

  “小悦姐,对不起……那柱香可能有些问题,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李耐叹了口气,苦笑着道。

  刘悦缩在被子里,与龙精虎猛的李耐不同,她早已经在欢愉中清醒过来。

  毕竟只是一个未被开发完整的小姑娘,她被李耐摧残了两个小时,此时浑身酸痛,只能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夹紧双腿,向李耐投去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饶是她再没文化再天真,也还懂些男女之事,跟李耐发生了只有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如果传出去她就没脸见人了,而且听说在古代,这是大罪,是要被浸猪笼的。

  可是,这两个小时里,她也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巅峰……

  “耐子,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就当这些没有发生过好了。”

  沉默良久,刘悦反倒开始安慰起了李耐。

  李耐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深吸了一口烟认真说道:“小悦姐,如果以后出了什么事情,我会为你负责的。”

  刘悦还不明白其中有什么关联,可也无暇去想这些,就在这时,房间门被匆匆赶来的唐韵推开了。

  “咳咳,李耐,大白天的你怎么还在房间里抽烟啊?”

  唐韵皱着眉头抱怨了几句,但旋即便看到了床上的刘悦,当场就愣住了,俏脸一片滚烫。

  莫不成这李耐是大白天躲在屋子里玩女人?

  李耐也是心中一惊,急忙掐灭了烟头,强装镇定道:“没……没抽烟,这个味道是艾灸的艾烟……唐主任,你有啥事,咋这么着急?我这里有病人,不大方便啊。”

  对啊,李耐是个医生!

  唐韵这才想起来,医生确实会遇到病人需要脱衣服的情况,自己没有打招呼贸然进来,倒是的确有些唐突了。

  不过唐韵还是有些疑惑,这李耐真的是在给女人艾灸治病?可为什么自己闻到了一股柯尔蒙的味道?

  呸,什么柯尔蒙!唐韵脸色微红,急忙甩开这个奇怪的念头。

  “我是来和你说一声,高文虎那边已经打算去选购药材种子和种苗了,你是不是也和晓柔一起进城去看看?”

  李耐闻言一惊,思索几秒后拍了拍手:“那事不宜迟,要是我们什么都比高文虎慢一拍,乡亲们就不信任我们了。”

  “我记得县里就有一处中药材交易市场,就去那里看看。”

  说着便站起身,对刘悦使了个眼色:“小悦姐,我马上出去了,你恢复得差不多了就穿上衣服,免得着凉。”

  刘悦微微点头,声音细小如蚊呐,唐韵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不再多想,带着李耐去找到了何晓柔。

  “县里的药材贸易市场?”何晓柔听完李耐的想法,大眼睛转了转,神色有些耐人寻味:“那还真是挺方便的,我们就去那里看一看吧。”

  李耐嘿嘿一乐,故意学着二胖的样子,兴奋地搓了搓手:“又要去坐汽车了。”

  听他这么说,何晓柔就想起上次和李耐同坐一辆车,被这家伙偷偷蹭大腿的事情,不禁脸色微红。这家伙又在想些什么龌龊事呢?

  不一会儿,两人就在村口搭上了一辆去县城的拖拉机,半个小时后才到了那药材贸易市场。

  距离不算很远,倒是的确很方便,如果贸易市场离得远,日后药园的采购、销售,都要徒增许多麻烦。

  这不大的县城里,竟然有这么一家大型的中药材贸易基地,李耐之前也只是听说,现在真的见到了,倒是很令他惊讶。

  看样子,可能附近几个辖区内的中药材都要在这里经手。

  “两位,来这里是想做些什么生意?”

  偌大的仓库里,正在指挥装车的一名老板,很快就注意到了李耐与何晓柔二人,热情问道。

  “老板,我们来看看种苗。”何晓柔笑道。

  那老板打量了一番何晓柔,顿时眼睛一亮。

  他做生意多年,对什么客户有钱,什么客户没钱自然是有些经验的,这小姑娘的一身衣服,虽然样式算不上有多么新潮,可件件都是几千上万块的牌子货,八成是个不错的客户。

  反倒是她旁边那小子,黝黑黝黑,穿得土里土气,一看就是附近村子里的土包子。

  “叫我大飞就好。”老板客气笑道:“你们还真问对人了,我们这新收了一批种子,都是上一季出的,存活率高。”

  “那带我们去看看吧!”何晓柔脸色一喜。

  大飞点了点头,便带着俩人进了仓库。

  一路上,大飞给何晓柔一一介绍着情况,倒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李耐,李耐也没怎么在意。

  何晓柔抓了一把种子看了看,确实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便开始询问起了价格。

  李耐也拿了几颗在手上,漫不经心打量了两眼,忽然眉头一皱:“老板,你这个种子好像是死的啊。”

  大飞一愣,顿时有些愠怒:“你是哪里来的土包子?不懂就不要插话,这绝对是去年的种子,成活率很高!”

  李耐没有回答,咧嘴笑了笑,将一颗种子放在嘴上咬碎,就可以看到,种壳里空洞洞的,真正的种子部分早就干瘪成粉末状了。

  何晓柔非常惊讶,李耐怕她不信,当场又咬碎了两颗,不出意外,还是空的。

  “大飞哥,你说这东西良种率百分之九十九,可依我看,它的存活率可能连百分之二十都不到吧?”李耐眯起了眼睛,冷笑着问道。

  “奶奶的,你小子是来找茬的吧?”大飞脸色当即一黑:“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箱种子是死的?这东西本来就是这样的,只是你运气差,连着遇到了几颗坏种子而已。”

  李耐却也不怒,指了指不远处的另一个箱子:“很简单,那批和这个是同一类种子,只要我弄开几颗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