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不合规矩

  “我也不知道……”刘悦摇了摇头,李耐紧张的神色,让她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无论高文虎究竟是怎么知道的,这事情也是个大麻烦,李耐没空再跟刘悦暧昧,谢过她之后就急忙出门去找唐韵商量。

  “事不宜迟,我们要抢在高文虎之前去乡里申请,把这块地拿下!”

  唐韵听完之后也是脸色猛变,当即便做了决定。

  李耐点了点头:“你在门口等着,我去骑摩托。”

  唐韵皱了皱秀眉:“别骑你那破车了,何晓柔已经叫了车,我们带上二胖一起,争取一次性把这事办妥。”

  李耐被她这么说虽然有些不爽,但也没法反驳,只得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何晓柔很快就赶到了,跟唐韵、李耐一起喊上了二胖之后,便去村口坐车。

  也不知道何晓柔这妮子从哪叫来了一辆黑色现代,二胖显得很是兴奋,在车前晃个不停:“耐子,我还从没坐过这种高级小轿车呢……这车门咋开啊?”

  李耐有些无语,帮二胖打开了车门,却发现他由于体态过胖,占的空间很大,便又将他扯了出来,让他坐到副驾驶上,才勉强塞下。

  “耐子,这玩意看着高级,坐着可真挤,还是我家拖拉机宽敞,在上边打滚都成。”二胖一张肥脸憋的通红,闷声闷气道。

  司机啧了一声,心中暗骂这俩土鳖可真麻烦,但下一秒看到了向这边走来的唐韵与何晓柔,便立刻闭上了嘴巴。

  两女的穿着十分时髦,比许多城里人都要好看,长相极美,身材又火爆,一看就不是普通女人。

  二胖坐到了副驾驶,李耐与二女就得一起坐后排,不待两女上车,李耐便一矮身钻了进去,一屁股坐到了座位中间。

  二女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些许尴尬之色,因为这么一来,她们就只能分别坐到李耐两侧了。

  若是放在平时,且不说何晓柔,唐韵是完全不会让李耐占这种便宜的,但现在时间紧迫,她只能腹诽两句,随后还是乖乖上了车。

  车里起初还算是宽敞,可车门一关上,就显得有些拥挤起来。

  两双雪白的长腿一左一右紧紧贴在了李耐腿上,柔软滑溜的触感让李耐舒爽的险些叫出声来。

  唐韵微微皱眉,不动声色地推了推李耐,想跟他保持距离,但车里的空间就这么点儿,能挤下三个人已经很不容易了,任她再怎么推也没多少余地。

  另一边的何晓柔则脸颊微红,唐韵那边一推,李耐就向她这边歪了过来,这家伙伸手一撑,好巧不巧的,居然刚好撑在了她白皙的大腿上。

  她可是只穿了条牛仔短裤的,李耐这一抓,让她浑身一抖,顿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

  何晓柔出身金贵,打小家里大人就看管极严,长这么大连恋爱都没谈过,更不用说被人摸腿了,没想到今天却被李耐这土包子占了便宜。

  但羞涩归羞涩,她也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车里还坐着其他三个人呢。

  唐韵心思缜密,自然注意到了李耐的小动作,黛眉微皱,没有再敢去推李耐。

  但她没想到的是,李耐这家伙得寸进尺,另一只手竟然又扶住她被黑丝包裹的大腿,把身子撑了起来。

  唐韵俏脸涨红,气鼓鼓地看向李耐,这家伙却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模样,简直完美诠释了“不要脸”这三个字的涵义。

  乡间路难走,几人颠簸了一路,李耐便占了一路的便宜,这里蹭一蹭,那里摸一摸,可他的视线却始终都在看前面,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这让两女即便羞红了脸蛋,却连责骂的理由都找不到。

  “唐副主任,何同学,我脸上长了花了吗?你们一直看我干啥?我们可是来办正事的,不要想些有的没的!”

  两女还没说啥,李耐却恶人先告状了,一脸正色道,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李耐恐怕早就被二女的目光戳的千疮百孔了。

  好在约莫半小时后,车子终于开到了乡里,然后径直驶入乡委会大院停了下来。

  下车后,何晓柔有些忧心忡忡地问道:“唐副主任,据说,这乡长也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

  唐韵点了点头:“我来之前跟他共事过几天,是个老滑头,不太好对付。”

  旁边的二胖听的一头雾水,李耐却是撇了撇嘴,没有多言。

  跟办公人员说明来意,很快的,几人便被带进了乡长办公室。

  办公室里坐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虽然已经有些秃顶,可仅剩的几根头发却也梳理的油光锃亮,用李耐的话来说,就像被牛舔过一样。

  “刘乡长,好久不见!。”

  那刘乡长扶了扶眼镜,抬头看到是唐韵,老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喜色:“唐韵?怎么才两天就回来了呀,是不是在柳沟村那边的工作不太顺心?”

  唐韵微微一笑,开门见山道:“谢谢刘乡长关心,工作还算顺利。我们这次来,其实是想申请一个项目的。”

  “经过实地考察,柳沟村东面的山上有一块不错的荒地,大约五百亩左右,这位姑娘想把那块地承包下来,做个草药种植基地。”

  “做生意的……”刘乡长沉思片刻,眼中精光一闪而过,皱着眉头慢悠悠开口道:“这可不太好办呀。五百亩可不是个小数目,恐怕不能随随便便就批给你们。”

  “刘乡长,这块地目前是这位二胖家里所有,我们只需要获得几年的使用权,并不是要买下来……还希望您能帮帮忙!”唐韵急忙解释道。

  一旁的二胖也点头如捣蒜:“是呀刘乡长,那地是我家的,也同意给他们用了,你批准了就行。”

  刘乡长脸色微变,态度忽然间变的有些坚决:“说了不行就是不行!那块地我记得,之前是以种植葡萄的名义承包下来的,现在要改成种草药,这不符合规矩!”

  几人有些发愣,这是什么歪理?改改作物就不符合规矩了?

  一直沉默的李耐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轻哼一声,意味深长道:“刘乡长,您是没收到该收的东西,才不给我们批呀?”

  “这样办事可有点不厚道了,要是放在我们村里,是要被说闲话的呦……”

  刘乡长脸色一僵,眸子里闪过一抹慌乱之色:“这位小同志,你这是啥话?难道你觉得,我刘某人是收礼办事的贪官么?”

  “你这可就属于污人清白了,我一个基层公务人员,即便算不上多么清廉,可基本的原则也还是有的,怎么会干这种事?!”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