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深夜抓贼

  看来这出戏的成效还是不错的,那高文虎的老婆王婆也是个狠角色,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他应该会收敛很多,至少不敢再随意骚扰唐韵和杨小雪了。

  李耐心中暗想道。

  而此时高文虎的确是难受得紧,一进家门,就被他那满脸麻子的老婆给拦住了。

  “高文虎,你长出息了啊,还敢搁外面偷女人了!既然这样,那这个家你就别回了,去和那贱女人一起住吧!”

  高文虎的老婆,村里人都喊她王婆,也是个满脸横肉的胖子,说起话来唾沫横飞。

  高文虎刚和年轻貌美的小翠云雨了一番,此时看到自家婆娘那满是斑点的肥脸,差点没吐出来。

  “老婆,这都是传言!村里那些蠢货就是喜欢越传越玄乎,夸大其词,不可尽信。”

  “我只是在工作时不小心碰到了别的女人,没想到被咱家大壮看见了,就出去乱说,害我丢了这个人。”高文虎强忍着恶心,叹了口气说道。

  “不用解释了,你今晚就在这跪着吧。不是喜欢拿钱给别的女人吗?放心,从今往后,一分钱你都别想碰了!”王婆冷哼了一声后,便转身重重关上了房门。

  “哼,臭娘们,摆个B脸给谁看?”

  高文虎冷下脸来暗骂道,却不敢起身,还是规规矩矩地跪在门外。

  ……

  天色渐晚,偷偷从村委会溜走的小翠并没有马上回自己家,而是再次到了李耐的诊所。

  “李耐,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照做了,是不是该奖赏我一下?”

  小翠跨坐在李耐腿上,扭动着丰满的屁股,狐媚笑道。

  李耐手上狠狠摸了几把那翘臀,脸上却不动声色,随手推开了小翠,打着哈哈道:“你放心,苞米我早就准备好了,连夜从高家地里偷来的,就为了报答你!”

  李耐说着,还真从里屋提了一袋苞米出来:“我懂你的意思,这里是三十斤苞米,这次多谢你了!”

  小翠一愣,旋即就变了脸色:“李耐,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

  李耐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耸了耸肩膀:“我很感谢你,可是除了苞米,我也没别的了呀。”

  他哪会不知道这女人的意思?

  上次跟她搞,也只是为了设计报复高家父子而已,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狐媚女人,李耐并不想跟她纠缠太多,能脱身就找机会脱身了。

  小翠神色一黯,带着怨怒道:“我为你得罪了高家父子,你就这样对我?”

  小翠很委屈,她是个好色成性的女人,但却一直没有遇到合口味的男人。可之前李耐将她弄得非常舒服,这让她十分受用,对她来说,身体的欢愉还远在金钱和地位之上。

  为了讨得李耐的欢心,她甚至答应和他一起设计坑高家父子,但万万没想到,李耐这混小子居然拿苞米做借口拒绝了自己。

  难道这家伙还真以为自己喜欢苞米不成?

  李耐一摊手无奈道:“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我没有逼你。”

  小翠气急,忍不住跺了跺小脚:“李耐,你敢骗我,给老娘等着,老娘会让你后悔的!”

  看着小翠气急败坏离开的背影,李耐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可算把这狐狸精打发了。

  然而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再次被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打破,听声音,这次是唐韵。

  “李耐,这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一个解释!”

  小翠前脚刚走,唐韵就提着一样东西,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李耐看了过去,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不是唐韵被偷的那两条内衣吗?

  “找到了不是挺好的么?解释什么?”李耐有些不解,同时也暗赞这女人的品味出众。

  她这两条黑色的蕾丝内衣裤,看上去几乎是半透明的,只是关键部位厚一点能够遮挡而已,李耐几乎可以想象得出,唐韵穿上这套内衣裤后,会是怎样一种诱惑了……

  察觉到了李耐的目光,唐韵才发觉有些不妥,急忙红着小脸反手将内衣裤藏在了身后。

  “这是在你家窗户下面发现的!”

  “我还以为,你表面看起来猥琐,私下里其实还是个蛮正经的男人,算我瞎了眼!李耐,你真是一个从里到外烂透了的猥琐小人!”唐韵急声怒骂道。

  她真是要被气坏了,关于丢内衣这件事,之前已经排除掉了李耐的嫌疑,认定是高文虎偷的,却没想到,刚才她竟然在李耐家窗户下发现了赃物!

  “我的姑奶奶,你骂我之前能不能好好想想,如果是我偷的,我会摆在那么明显的地方吗?做出这种龌龊事,藏到地窖里还来不及呢。”

  李耐又好气又好笑,同时也十分纳闷。他敢拍着裤裆发誓,这件事绝对不是他做的,可这内衣怎么就跑到自己家窗户下边了呢?究竟是谁这么无聊?

  “你的意思是有人陷害你?谁会这么闲,陷害一个小小的村医?”

  唐韵冷哼一声,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李耐说的的确有道理,但无论这个贼是谁,她都必须要揪出来!

  李耐沉思片刻,突然想起了什么,咧嘴笑了笑:“既然如此,我们今晚来设个套抓这淫贼便是。如果这样还不能证明我的清白,那我也没办法了。”

  “你打算怎么做?谁能证明,被抓的是不是你请来当托的狐朋狗友?”唐韵狐疑问道。

  “姑奶奶,抓到了先狠狠揍他一顿,没有哪个托是愿意挨揍的吧?”李耐翻了个白眼。

  唐韵一想也是,这才点了点头,又商量了一会儿后,唐韵就转身回家了。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天色就彻底暗了下来。

  吃饱喝足之后,李耐就关灯出门,摸黑翻墙进了唐韵的住处,然后躲在了窗户下比较暗的墙角里面,打算来个守株待兔。

  “可以关灯了。”

  李耐压低了声音道。

  唐韵有些紧张,关了灯后就急忙钻进被子里静静等着。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难道那偷衣贼今晚不来了?

  唐韵打了个哈欠,刚有了一丝睡意,却忽然发现有道黑影爬上了炕,然后一声不吭地钻进了被子里。

  原来是这房子通风比较好,李耐觉得有些冷,就打算上炕暖和暖和。

  他确实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可一钻进被子里,就蹭到了一副柔软温热的娇躯,顿时就有些心猿意马了。

  唐韵又惊又怒地蹬了李耐一脚:“你上来干什么?快下床躲起来。”

  她只穿了一套单薄的睡衣,李耐突然钻进来,实在让她尴尬又紧张,一紧张,身体便有些燥热,渗出了一层细密的香汗。

  李耐本来没想干什么,可逐渐感受到唐韵身上的湿热时,他不禁有些惊讶,脱口而出问道:“唐韵,你怎么……湿了?”

  “你才湿了!”

  李耐的“污言秽语”让唐韵俏脸发烫,估计已经通红一片了,好在光线昏暗,李耐应该看不清她的表情。

  李耐这家伙也不老实,钻进被子就算了,身子还一直不老实地扭动着,唐韵正要发火,就见他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好像有人来了。”

  唐韵一愣,只听见门外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随后就传来和那晚一模一样的开门声。

  被子里的李耐也听得清清楚楚,这开门声就是用钥匙插锁眼的声音,根本不是用什么工具在撬门。

  声音一直在响,唐韵越来越紧张,心跳也逐渐加快,要不是李耐在身边,恐怕都要尖叫出声了,吓的李耐急忙捂住了她的嘴。

  很快的,随着“咔哒”一声轻响,门被打开了。那人进来之后,似乎在不断搜索着什么,当然,唐韵没有留什么所谓的诱饵,内衣都还穿在身上呢,房间里根本没有啥可以偷的。

  其实在门被打开的时候李耐就猜到了,这人八成不是高文虎。

  不仅体型不太像,而且按照高文虎那老家伙的性子,应该不会只偷内衣而已,到时候直接爬上床来强行搞定唐韵也是有可能的……

  那会是谁呢?

  唐韵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李耐则暗中等待着,伺机行动。

  就在那人焦急地翻箱倒柜时,李耐突然间从炕上跳了起来,然后直接拉下了灯绳。

  白炽灯瞬间亮起,照亮了整间屋子!

  在突然的强光刺激下,那家伙急忙闭上了眼睛,李耐看准这个机会,扑了过去,直接飞起一脚将那人踹倒在地,这才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