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吃醋

  但很快,高文虎就眼珠一转,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唐,不瞒你说,村里的确有传言那房子闹鬼,不过大家都是文化人,怎么能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说法呢?”

  高文虎这番话说的义正言辞。

  “这样吧,如果你实在害怕的话,就搬到这村委会里来住?”

  唐韵听的心中一惊。

  如果这老家伙真对自己有那种想法,那自己住到村委会来,不就等于是给他创造潜规则的机会么?

  想到这里,唐韵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俏脸上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推辞道:“高主任,我还是住那儿吧,你说得对,封建迷信不可信。而且要是搬到村委会来,也不太方便。”

  方便,怎么不方便,可方便了!

  高文虎心中暗想,只要你搬到这儿来,老子想把你怎么样就把你怎么样,还有比这更方便的吗?

  ……

  另一边,李耐大早上无缘无故被唐韵那女人冤枉了一通,虽然基本排除嫌疑了,但心里还是郁闷。

  这个点也不能回去继续沉溺桂芳嫂子的温柔乡了,百无聊赖的李耐只得回到了小诊所,摆好棋盘,自己跟自己下起了象棋。

  没下一会儿,门口挂着的铃铛就铛啷啷响了起来,李耐抬头看去,顿时眼睛一亮,是杨小雪来了。

  她的打扮还是那么干净清爽,清纯得如同出水芙蓉。

  李耐急忙打起了精神,笑着起身迎了上去:“小雪,这一大早就来了呀,是不是想我了?”

  杨小雪俏脸微红,刮了李耐一眼:“别胡说,我是来买点方便面回去的。”

  “咱俩这关系,说什么买不买的?”李耐拍了拍胸脯,献殷勤道:“小雪,只要你不想要,我养的大鹅你都能带走!”

  杨小雪被这口花花的家伙逗乐了,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来:“得了吧你,赶紧帮我取两袋方便面过来,要老坛酸菜的。”

  正说着,杨小雪又瞥到了柜台上摆着的棋盘,怔了怔,旋即有些狐疑地问道:“李耐,你跟谁下象棋呢?该不会屋里又藏女人了吧?!”

  “哪有?”

  李耐一脸无辜:“我跟自己下呢,这不没人一起么,要不,咱俩来一盘?”

  杨小雪急忙摆了摆手:“我没空,还得买了东西回去做早饭呢。”

  “哎呀,就一盘象棋而已,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这样吧,你要是赢了我,不仅这两袋方便面不用掏钱,我还多送你一斤鸡蛋,咋样?”

  李耐一直想增近跟杨小雪的感情,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

  果然,杨小雪有些意动了:“真的?”

  “那可不,我李耐啥时候骗过人?”李耐认真点了点头。

  “以前高中班里组织象棋比赛的时候你从来没赢过我,还敢跟我下?”杨小雪笑的眯起了眼睛,扬了扬光洁如玉的下巴:“那就来一盘呗。”

  “我那是让着你!”李耐撇了撇嘴,旋即眼珠一转,嘿嘿笑道:“小雪,刚才光说你赢了的好处了,那要是我赢了呢?”

  “你想咋办?”

  “要是我赢了,你就亲我一口,咋样?”

  “你!”

  杨小雪俏脸顿时飞起了两朵红霞,扭头就要走:“我不跟你玩了,你这家伙老是找着机会占我便宜!”

  “小雪,逗你玩呢,我不是要占你便宜,我是真心喜欢你!”

  李耐一看她要走就有些急了,赶忙拉住了杨小雪的纤纤玉手,却不想杨小雪没站稳,又被一拉,脚下一个踉跄,在李耐的胸口撞了个满怀。

  靠着李耐结实的胸膛,感受着火热的男人气息,杨小雪的小脸顿时更加羞红,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挣扎。

  这么近距离看着李耐,杨小雪忽然间觉得这家伙虽然不大正经,但长得还是蛮不错的。这小小的柳沟村里,男人们大多面色黝黑,李耐这白白净净的小伙在他们之间就如同鹤立鸡群般。

  更何况,李耐是附近十里八村唯一的大学生,肚子里有墨水,跟那些粗鄙的男人相比,简直是有天壤之别……

  想到这里,杨小雪的小心脏就扑通扑通狂跳了起来。

  屋里两人正在暧昧,却谁也没想到,前来赴约的刘悦,此时刚好来到了门口,好巧不巧便撞见了这一幕。

  愣愣地看着屋里姿势极为亲密的李耐和杨小雪,刘悦心中五味杂陈,有股淡淡的醋意。

  前几天李耐帮她治病,她感受到了确确实实的好处,所以才会每天都准时前来赴约。

  直到昨天,在苞米地里和李耐一起经历了那些,又帮他用手弄出来后,刘悦终于对李耐产生了一丝丝微妙的情愫。

  这个上过大学的男孩,白净好看,还会安慰人,比成日游手好闲的高壮强多了!

  刘悦正值青春年华,也憧憬完美的爱情和男人的关心,但这些高壮从没有给过她,有的只是打骂和屈辱,反倒是从李耐这里,她才感受到了温暖。

  所以对李耐生出感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眼前的一幕,却给满心欢喜来找李耐的刘悦,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杨小雪年轻漂亮,是公认的村里一枝花,而自己不仅嫁了人,还是村里人口中的“克夫妖精”,拿什么跟人家比?

  刘悦心里这样想着,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失落之色,转身就想离开。

  刚好这个时候,杨小雪从李耐怀里挣脱了出来,脸颊羞红地转身想要离开,却正好瞅见了门外站着的刘悦。

  “小悦姐……你怎么来了?”

  杨小雪脱口而出打了声招呼,但立马就后悔了。

  就在两天前,自己还躲在柜子里,听着李耐和刘悦发出的奇怪声音,用手干了那种羞人事。现在看刘悦的样子,也来了好一会儿了,那自己和李耐刚才的样子,想必也被她瞧去了……

  想到这里,杨小雪羞的恨不得当场找条地缝钻进去。

  “小雪啊……我,我是来找耐子看病的。”

  刘悦心里正悲伤,脑子也一团浆糊,听到杨小雪问了,便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

  然而一旁站着的李耐听到她的回答,心里却咯噔一下,暗道完蛋。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