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内衣被偷了

  翌日清晨,唐韵迷迷糊糊间醒来,察觉到外面已经天亮,方才从被子里探出了头来。

  门是关着的,房间看上去也没什么异常,窗外阳光照了进来,一切都跟昨天一模一样。这让唐韵十分疑惑,难道昨晚听到的看到的都是幻觉不成?又或者是……这房间真的闹鬼?

  直到穿衣服的时候,唐韵才终于发现了异常。

  因为她睡觉时脱下来的胸罩和内裤不见了!

  唐韵记得很清楚,睡前自己明明是脱下叠好放到炕头上的,然而翻来覆去找了好几遍也没找到,难道是被鬼怪偷走了不成?

  想着想着,李耐有些猥琐的笑脸就在脑海中逐渐浮现,昨天在他家洗澡的时候,这个小村医还色迷迷地盯着自己看呢。

  很有可能是被那小子偷走了!

  借阴宅闹鬼的传言让自己害怕,目的只是为了偷两件内衣……唐韵越想越是心惊,脸色也愈发难看。

  都说有文化的流氓最可怕,这次可算是见识到了!

  绝对是那家伙,错不了!

  唐韵心里憋着一股火气,急匆匆穿上了仅剩的两件单薄外衣后,就愤然起身出门,来到李耐家的诊所前敲门,打算跟他理论一番。

  “李耐,给我滚出来!”唐韵怒不可遏,把诊所门敲的震山响。

  李耐此时正在隔壁搂着迷人的桂芳嫂子睡觉,忽然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迷迷糊糊爬起来仔细一听,李耐顿时一个激灵。

  是唐韵的声音!

  这小娘皮,大早上的又搞什么幺蛾子呢?

  李耐暗中嘀咕一句,没有惊动仍在熟睡中的桂芳嫂,轻手轻脚套好衣服,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出了大门一看,果然是唐韵这娘们儿。

  因为内衣被偷了,此时的唐韵身上只穿着一条单薄的白衬衫,那傲人身姿毫无保留的被李耐看了个完整,胸前那两朵红晕,在白衬衫下若隐若现,勾人魂魄。

  看着眼前的春色,李耐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叫……叫我干嘛?”

  看到李耐,唐韵也怔了怔,这家伙怎么从隔壁走出来了?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稍纵即逝,她这次来,是要找这个变态偷衣贼的麻烦的。

  “死变态,你偷我内衣干嘛?”

  “你说啥?!”

  李耐一脸懵B。

  “还装?”李耐无辜的神色,让唐韵更加愤怒,这家伙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我可没有干这事儿啊,我昨晚……昨晚忙得很,哪有空理你?还偷你内衣?简直是血口喷人!”

  李耐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解释道。

  一整个晚上,他都在和桂芳嫂子翻云覆雨,就算想偷也没有时间呀!

  同时,李耐也隐约猜到了什么,难道真的有偷女人衣物的贼进了那宅子,还偷了这娘们儿的内衣不成?

  “阴宅闹鬼都是你编出来的,其实就是给你的变态行为打幌子,我没说错吧?”唐韵一口咬定是那件事是李耐干的,只有他的嫌疑最大。

  “你这娘们儿怎么不讲理呢?”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无缘无故被人冤枉,李耐也火了:“你带着我去看看,总会有证据证明我的清白!”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编出什么花儿来!

  唐韵冷笑连连,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两人一起来到了那间房子,仔细搜查了一番,根本没发现任何被破坏的痕迹,尤其是门锁,完好无损,漆都没有掉。

  这样说来,那偷衣贼就是用钥匙开的门了。

  李耐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急忙开口问道:“这把门锁的钥匙是谁给你的?”

  “昨天高文虎高主任交给我的,说要安排我住到这里。”唐韵虽然还不太相信李耐,但还是实话实说道。

  李耐闻言,微微颔首沉思了起来。

  这处“阴宅”已经有很久没人居住了,钥匙只有村主任高文虎才有,至于有没有被复刻出备用钥匙来,天知道!

  难道说,又是高文虎这个老流氓干的流氓事儿?

  “你怀疑高主任?”唐韵也猜到了什么,俏脸再次变色。

  “在给你之前,这房子唯一的钥匙就是他保管着的,不排除他曾复刻了一把的可能。现在除了你之外,就只有高文虎,才能在不破坏门锁的情况下开门进来了。”

  李耐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旋即冷冷一笑:“当然,如果你信鬼神的话,这件事就要另说了。”

  唐韵神色有些复杂:“难道真的是他?”

  “那老家伙色的很,不是他还有谁?”李耐勾起了嘴角:“总而言之,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最大的可能,就是高文虎干的。你要是不信,日后我帮你查明便是。”

  知道自己可能错怪了李耐,唐韵的俏脸有些泛红。

  她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此时除了选择信任他,让他帮助自己调查清楚之外,别无它法。

  再纠结也得不出个所以然来,屋里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尴尬。

  李耐撇了撇嘴,知道这心高气傲的女人不会给自己道歉,他原本也没奢望,打了声招呼后就转身离开了。

  唐韵有些郁闷,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急忙从行李箱里翻出了一套新的内衣裤换上,又洗漱打扮了一番,便匆匆赶向了村委会。

  在村里正式工作的第一天,唐韵站在村委会门外敲响了门,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小唐啊,进来吧。”很快的,里面就传出了高文虎略显严肃的声音。

  理了理衣服,唐韵挂着笑意推门而入:“高主任,我没迟到吧?”

  高文虎眼前一亮,笑眯眯地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我也是特意早起过来等你的,不然哪能这么早?”

  “对了,小唐啊,我给你安排的住处,睡着可还舒服?”

  “劳烦高主任费心了,那房子挺大,还很凉快,睡着是舒服,不过……”

  唐韵话锋一转,俏脸忽然间冷了下来:“不过有人跟我说房子里闹鬼,还特意大半夜扮鬼去吓我,搞的我半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听到唐韵的话,高文虎眼珠一转,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