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释放

  “别闹,让人看见了不好!”

  张桂芳俏脸绯红地嗔骂一句,身子却很诚实,也没反抗,直接靠上了李耐的胸膛。

  自那天被李耐撩拨过之后,她就时不时会回味那种美妙滋味,想着啥时候能再体验一次。嫁给王铁柱这个银样?枪头,可算是苦了她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大美人。

  “这月黑风高的,谁会看见?”

  李耐打趣着说了一句,揽着张桂芳进了屋,顺手带上了房门。

  感受着李耐粗糙有力的大手和滚烫结实的胸膛,张桂芳只感觉身子发软,连呼吸都不顺畅了,一双美眸更是秋波泛滥。

  “嫂子,你今天真美。”

  李耐几乎看呆了,低声呢喃。

  “别贫嘴,你不是要给我按摩吗?”

  张桂芳笑了一声,秋波流转,一举一动似乎能勾人魂魄般魅惑。

  李耐再也忍不住这种赤果果的撩拨,直接拦腰抱起张桂芳,冲进了屋里,把她放在了炕上。

  “嫂子,今天,我帮你从里面按一按。”

  看着炕上横陈的丰腴胴体,李耐狠狠咽了口吐沫,凑在张桂芳耳畔轻声说道。

  张桂芳哪会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即面红耳赤地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李耐虽然见过不少女人,但却没一次成功过的,一想到马上就要告别处男之身了,心里更是激动,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好了。

  “躺着,嫂子帮你。”

  张桂芳心底的那把锁彻底被打开了,她妩媚一笑,翻身起来,直接将李耐压在了身下……

  这是李耐从来没有体验到过的感觉,被张桂芳骑在身上摇晃着,他只感觉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一股发自灵魂深处的舒爽感,让他头皮发麻!

  自从嫁给王铁柱后,张桂芳就没有真正品尝过其中滋味,如同一块干涸的土地,等待着灌溉,李耐则相当于源源不断的水龙头,彻底满足了她。

  这一夜,兴奋的两人弄了四次之后方才停歇,筋疲力竭的李耐只感觉把浑身气力都用光了,便就地在张桂芳家睡了一晚。

  第二天,李耐竟然起了个大早,张桂芳还迷迷糊糊时,就感觉胸脯攀上来了一只粗糙有力的大手。

  “耐子,节制点,小心弄坏了身体,以后机会多的是呢……”张桂芳嘤咛一声,媚眼如丝地看着李耐。

  “和桂芳嫂子一起折腾,不用担心营养跟不上。”

  李耐咧嘴笑了笑,手上的动作却是一刻不停歇。

  而张桂芳已经被折磨得不行,双腿紧紧夹着不愿起床。

  李耐不知疲惫地耕耘了大半个晚上竟然还不嫌累,这种强悍的能力让她都暗暗心惊。

  都说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可再肥沃的田,也经不住飞机大炮的侵犯,李耐的持久耕耘,让张桂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耐子,快回去吧,时候不早了,要是让人撞见就糟了。”张桂芳气喘吁吁地说道。

  李耐这才点了点头,恋恋不舍地从张桂芳身上下来。

  迅速穿好衣服,又抹了把脸后,李耐跟张桂芳说了一声,就麻溜地出了门。

  爽是爽了,不过他还没忘,一会儿就该给刘悦治病了。

  按照两人的约定,刘悦每天上午要来李耐这小诊所做按摩,当然,这按摩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作用。

  回到诊所等了不多一会儿,刘悦果然来了,不过这次她没打算让李耐按摩,而是来给高壮买烟的。

  她神态疲惫,脸色并不好看,李耐也是识相之人,急忙将到嘴边的荤话咽回了肚里。

  “大壮哥的伤咋样了?”

  李耐一边拿烟,一边问道。

  “没多大事儿,休养几天就好了。”刘悦说了声,神色忽然黯淡了下来:“只是烟瘾酒瘾又犯了,吵着要喝酒。”

  李耐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刘悦的脖颈上有一道浅浅红痕,像是被晾衣架抽出来的一样。

  “小悦姐,你脖子上的伤咋回事?昨天的时候还没有呢。”

  刘悦闻言身子一颤,眼神变得躲躲闪闪,似乎不愿提起,李耐瞬间就明白了,这八成是被高壮那犊子给打的!

  心里一阵气愤,李耐当即把刘悦拉进了里屋,严肃问道:“小悦姐,你老实说,是不是高壮又打你了?”

  “昨个晚上,他发现我胸衣不见了,一口咬定我在外面偷男人……”

  “我明明只是在这里治病的时候,忘记穿回去而已……”

  刘悦受了莫大的委屈,忍不住低低啜泣了起来。

  李耐看的心里一颤,伸手扶住了刘悦的肩膀:“小悦姐,这件事我也有不对。日后若是再受这样的委屈,就来跟我说,耐子一定会替你做主!”

  “耐子,姐知道你关心我,但姐心里清楚自己是只下不了蛋的母鸡,不能为老高家传承香火,老高家对我心有怨恨,也是正常的。”

  刘悦摇了摇头,低声道。

  “怎么连你也这么想?!”

  李耐翻了个白眼,又好笑又好气。

  这件事根本错不在刘悦,外人嚼舌根就算了,现在连她自己也这么认为,气得李耐差点把实话说出来。

  “小悦姐,你知不知道,生孩子其实是夫妻两个人的事?”

  刘悦有些疑惑:“你瞎说啥呢,我虽然没啥文化,但那小娃娃是从女人肚里生出来的,怎么还能有男人的事呢?”

  李耐知道跟她说专业术语是解释不清楚的,便举例道:“你想啊,那村东的小赵寡妇,嫁人前一天,丈夫就死了,那不照样怀了孩子吗?”

  刘悦俏脸一红,眼中流露出了些许似懂非懂的神色。

  “算了吧姐,咱还是来继续治病,昨天的按摩还是很有效果的。照这样下去,应该不出一个月,你就能怀上娃。”

  李耐也不跟她解释了,心中暗道,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我一个身体健康功能强大的小伙,还愁不能让你怀上孩子吗?

  “耐子,我……我害怕!”

  “依咱这治法,要是还被人撞见了可咋办啊?昨天你大壮哥来的时候,我都要吓死了!”

  李耐闻言,顿时嘿嘿一笑:“你放心,我找了个好去处,咱去那儿治病,保证不会被人发现!”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