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送上门?

  “桂芳嫂,腰好点了没?”

  人群逐渐散去,李耐转而走向有些不知所措的张桂芳,先前外面乱哄哄的,她还以为自己家摊上大事了,自然也跑出来看,这才知道,是自己家的牛把高壮踢了。

  这可把张桂芳吓了一跳,原本以为要得罪村主任的,好在那高文虎竟然没有为难,她不禁松了一口气。

  又听到李耐这样问,便想起了上次让他按腰的时候,发生的那些羞臊事儿,现在这小子又这么说,想必是又想占自己便宜了……

  张桂芳暗暗咂舌,这小子,身体难道是铁打的不成,竟然不知疲惫?

  不过光凭这一点,他就比自家丈夫王铁柱强了太多了!

  想着想着,张桂芳也有些意动了。

  “傻小子,嫂子没事儿了,你给按得还挺舒服的。”张桂芳抛了个媚眼,笑道。

  李耐在给刘悦看病的时候,被那副身子撩拨的火起,正无处发泄,此时看到了风骚的桂芳嫂子,眼神又开始不规矩起来。

  今天的张桂芳,穿了一身宽松的粗布衣服,因为要下地干活的原因,就只有这一层薄薄的遮挡,连内衣都没有穿。

  这就体现出了宽松的好处,那两处规模宏大的部位,将胸前撑得老高,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李耐甚至看到,随着身体的摆动,那两样东西竟然在上下颤抖着。

  看的一阵心神荡漾,李耐暗自盘算着,改天找个时间,再跟桂芳嫂子交流交流感情。

  不过现在大白天人多眼杂,肯定是不行了。

  想到这里,李耐只好依依不舍地道别:“嫂子,我先回去了,有需要找我帮忙。”

  道别了妖娆的桂芳嫂,李耐回到诊所,却发现刘悦已经不在这里了。

  看来她是趁着刚才的混乱离开了。

  之前高壮说的那些话和他的表现,肯定让刘悦心里不舒服,李耐叹了口气,这个命苦的女人。

  ……

  安心做了会儿生意,这大中午的,天气也热了起来,但妹妹唐萱不知去了哪里,还没有回来,这让李耐有些心焦。

  难道是小姑娘搞了对象,跟着别人跑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想着的时候,唐萱就慌慌张张闯了进来,还带了一个人过来。

  不过这人是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和唐萱差不多的年纪,应该只有十八九岁,看着不像本村人,应该是附近其他村子来的。

  这小姑娘正捂着肚子,一副很痛苦的模样,由唐萱搀扶着。

  “哥,快来帮薇薇看一下,她中午肚子疼得要命!”刚一进门,唐萱就焦急说道。

  李耐急忙走出柜台,仔细瞅了两眼,这一看之下,却发现了一些猫腻。

  分明肚子疼的要命,这小姑娘却连汗都没出多少,而且脸色红润,这很不正常。

  “这是你同学?”

  唐萱刚点了点头,那叫薇薇的女孩子就又喊了出来:“诶呦,痛死了……”

  李耐接触过不少病人,经验还是有的,这小姑娘表现的太浮夸了,十有八九是装出来的!可她为什么要装?难道是唐萱指使的?

  想到这里,李耐也没有戳穿还在演戏的两人,而是眼珠一转,正色道:“咳咳,这个,排除胃痉挛的原因,根据她手捂的位置,我判断她是来了月事了!”

  “你们要知道,一些女孩子体质特殊,疼起来比常人要严重许多。”李耐脸色严肃道。

  “对对对,我是来了月事了!”薇薇急忙见缝插针道:“太疼了,你快帮我治一治啊!”

  “我这儿没有病床,你先躺到炕上去吧。”李耐顺水推舟道。

  唐萱点了点头,大眼睛中掠过了一抹狡黠之色,便扶着薇薇,一步一步蹭到了炕上。

  小姑娘一上炕,就再次捂着肚子开始打滚了,李耐不着痕迹地咧了咧嘴角,沉声道:“小萱你先出去吧,我帮薇薇看一下情况。”

  唐萱立刻点了点头,看了他一眼后就转身出了里屋,顺手带上了门。

  看着炕上演技浮夸的薇薇,李耐没好气道:“你放松一点,不要像驴打滚一样,不然我怎么看病?”

  “我拒绝按摩!”

  让李耐没想到的是,薇薇却直接开口道,一脸防备之色。

  李耐一愣,我还没说要按摩呢,你拒绝个什么劲?

  又想起了神色古怪的唐萱,李耐顿时了然,看来,这薇薇是她叫过来整蛊自己的啊!那小妮子总是发现了些什么,这才能干出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来。

  不过既然你要整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送上门来的鸭子,怎么能让你飞了?

  李耐心中暗笑,打定了主意:“放心,不会给你按摩的,但你总要伸出手来,让我把把脉吧?不把脉,我要怎么诊断病症呢?”

  把脉?

  薇薇有些犹豫,似乎在思考,李耐趁热打铁道:“不按摩,总不会连把脉也不行吧?还是你压根不需要我看病?”

  薇薇心中一急,脱口而出道:“把脉当然可以。”

  “行,手给我。”李耐也不磨叽,直接抓住了她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

  薇薇俏脸一红,李耐大手的火热触感让她身子轻轻缩了一下。

  她可从没被男生摸过手呢!

  可是这双大手真的很有力,薇薇想着,忍不住看了一眼。他的手指头怎么那么壮?和班上的那些瘦猴一点儿都不一样!

  如果这双手用来摸自己的身体,会是什么感觉?

  “薇薇,你想什么呢?肚子不疼了?”

  李薇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急忙把这羞人的念头从脑海里甩了出去。而此时的李耐,看起来虽然是在认真把脉,可另一只手,却在她手心里轻轻揉搓了起来。

  “好痒……”薇薇扭了扭娇躯,声音细小如蚊呐。

  唐萱告诉她,在家里发现了一件女人的胸衣,而且还发现李耐大晚上跑到隔壁嫂子家里,像是在偷情,因此唐萱就想试探一下李耐,是不是真的流氓。

  听完唐萱的描述之后,薇薇也对她这个流氓哥哥愤怒不已,心一横就答应了下来。

  而此时的李耐,虽然抓着自己的手,却似乎也没有什么不正经的样子呀……难道这一切都是唐萱的误会,李耐真的是个挺有医德的正人君子?

  薇薇小手温热,软若无骨,摸起来异常滑溜,李耐摸着舒服,脸上却露出了些许凝重之色,还深吸了一口气。

  他这样的表现让薇薇心里有些发毛,暗自嘀咕,难不成自己真的生病了?

  “薇薇,你的身体情况非常不好,不排除有阑尾炎的可能,但也可能是其他病症。”

  “我想摸一摸你的阑尾部位,进一步判断病情,以免误诊,你看,如何?”

  李耐郑重其事道。

  听到他说的,薇薇不禁红了脸颊,阑尾在哪,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下居然要被摸肚子了,这家伙的确有些流氓。

  可转念一想,李耐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作为一名医生,靠把脉肯定不能准确判断病情,当然要摸一摸才能确定有没有问题……

  我就不信了,再坚持一会儿,这流氓就露出狐狸尾巴了!

  沉思片刻,薇薇最终红着脸点了点头,缓缓撩起了上衣,露出一截光滑白皙的小腹。

  看着眼前的美景,李耐顿时眯起了眼睛。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