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圣胡安win

  ……

  陆焉识此刻心里就如同有猫咪在挠一般。

  “圣胡安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吸引人,这小妮子搞什么鬼?”

  终于,镇守府的天色暗了下来,声望都回去睡觉了,大概镇守府也就没有在外面的人了吧。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实在心痒难耐,不顾是否会有继续碰壁的可能,陆焉识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进圣胡安的房间。

  “门居然没锁?嘿嘿,看来这个小妮子也忍不住了。”轻轻推开圣胡安的房间,陆焉识心里偷笑。

  一进门,二话不说,直奔卧室。

  入眼的就是两条洁白无瑕修长的美腿,再往上看,陆焉识只感觉热血上涌。

  “还没看到裙子,乖乖,难道圣胡安没有穿衣服?”

  圣胡安当然穿衣服了,只不过,白色丝袜搭配勉强能包裹住臀部的紧身超短裙,极致诱惑的白色低领衬衫,微微起伏的胸口绣着个红色十字,头戴白色檐尾帽。

  此刻正靠在床头上坐着,右腿轻轻搭在左腿上,恰到好处的挡住了下身由于躺着而露出的一丝风情。

  “唔,提督您来了吗?是得了什么病吗?”

  早已经等了好久,提督终于过来,圣胡安按照在心里排练了无数遍的台词说道。

  “病,对,我,我,病了。”陆焉识只感觉口干舌燥,话都说不利索。

  闻言,圣胡安轻声笑了笑,站了起来,走到陆焉识身后,一只手从后抚摸到陆焉识的胸口。

  “呀!提督,你的心跳好快!”

  “是,是啊,我也感觉跳的好快。”

  “既然这样,那么,提督就先坐在这里吧,我要听听提督的心跳究竟有多快。”

  圣胡安说着,把陆焉识安置在床边坐下,转身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一个听诊器一个针管。

  把听诊器戴上,然后小手揉揉的伸向陆焉识的胸膛。

  “哎呀,这样根本听不见呢,提督,你不如把衣服脱了吧!”圣胡安委屈的看着陆焉识眨眨眼。

  陆焉识迟疑道:“这,这个不好吧!”

  “呵呵,提督,别害羞嘛,乖,护士姐姐又不是坏人。”

  “这。”

  陆焉识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了,因为圣胡安已经亲自上手了。

  八月中旬,尤其是南方,天气并不冷,但是,陆焉识下意识伸手护住胸前。

  “嘻嘻,提督真的害羞了吗?没事啦,我听听心跳就可以穿上衣服咯,来,把手拿开,乖!”

  冰凉的听诊器根本不能让陆焉识心里平静下来,因为,少女的柔夷若有若无触碰着陆焉识的胸膛,似无意,又似刻意挑逗。

  “哎呀!遭了,感觉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陆焉识苦笑,你这个家伙,穿的这么诱惑,我心跳加快不正常吗?

  然后就见圣胡安又拿出那个比普通针管明显大一节的针管。

  “不,不会吧,还要打,打针?圣胡安你不会来真的吧?”

  看着圣胡安像模像样的摆弄着针管,陆焉识瞬间结巴了。

  “咦,提督是害怕了吗?”

  圣胡安微笑的看着陆焉识。

  “放心啦,护士姐姐可是很温柔的哦,打针绝对不会痛的。”

  “别开玩笑了,我才不要打针呢,我告诉你,圣胡安,你可千万别胡来啊!”

  圣胡安拿着针管,整个人都快贴了过来,陆焉识只得不断的向后退,直到,横着躺倒在床上。

  “哎呀,不愿意打针?真是个麻烦的家伙,看来只能先给点鼓励了。”

  圣胡安说着,不顾羞涩什么的,骑在陆焉识的身上,cosplay正式结束,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一阵清风吹过,吹起窗帘,正好挡住了室内的情况。

  只能大概得从两人的交流中听出一些端倪。

  “别,提督,还要!”

  “好啦,已经第几次了,你想要我的命啊?”

  “不嘛!”

  “那就再来一次?”

  又是一阵语言不可描述的事后,圣胡安安静的瘫软在陆焉识的怀里。

  “提督,喜欢吗?”

  “喜欢!护士姐姐真温柔。”搂着圣胡安洁白无瑕的肩膀,陆焉识调笑道。

  “习惯就好,嘿嘿。”圣胡安把头紧紧的靠在陆焉识的胸膛之上,高兴的笑了。

  陆焉识吻了吻圣胡安的柔发,好奇问道:“说起来,圣胡安和谁学的这些?”

  “提督喜欢就可以了,至于和谁学的,嘿嘿,不告诉你!”

  “小妮子,这么皮吗?信不信我再教训你一顿?”陆焉识恶狠狠道。

  圣胡安不甘示弱:“来啊!”

  “来就来!”

  “来啊!”

  “算了,不来了,有点累!”

  陆焉识心里无语流泪,只有累死的牛,哪有耕坏的田。

  “提督你真弱!”圣胡安继续火上浇油。

  “哎呦我这个暴脾气,你给我趴好!”

  朵朵乌云飘了过来,月亮赶快躲了进去,眼前这一幕实在太羞人了。

  ……

  ……

  ……

  “呼,睡觉吧!”

  这次,陆焉识真心认输,男人嘛,能屈能伸,暴脾气?暴脾气是对外人的,对自家姑娘,数不尽的温柔还不够。

  第二天一大早,圣胡安早早起来,一改之前的颓势,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海伦娜啊,哈哈,你的那些招式真不赖!”

  “提督呢?不吃早饭了吗?”海伦娜嘿嘿笑了两声然后问道。

  “提督?”

  圣胡安瞄了瞄自己的卧室说道:“就让提督再睡会吧,早餐我给端过来。”

  陆焉识当然没有让圣胡安端早餐来宿舍,虽然来餐厅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不过,总算是有给陆焉识留下。

  “呦,陆提督,这是怎么了?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亚特兰大往出走的时候,恰好撞到陆焉识。

  陆焉识随意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然后,海伦娜和圣胡安也看了过来。

  “嘶,圣胡安,你昨晚上是不是有点过了啊!”海伦娜看着陆焉识脚步虚浮,担心道。

  圣胡安羞涩一笑:“哪有,也就七八次的样子,是提督自己身体不行!”

  七八次?的样子?提督的身体不行?

  海伦娜突然之间有点后悔教圣胡安那些事,这个不会把握轻重的家伙,不会把提督榨干吧。

  “安啦安啦,大不了我到时候买点生蚝扇贝,泥鳅韭菜什么的,让逸仙做好给提督补补就行了。”

  “还让逸仙做,宁海不行吗?平海不行吗?圣胡安你是故意气逸仙的吧?”

  海伦娜突然感觉自己调教了一个不得了的存在,只能一次又一次在心里为陆焉识祈祷。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