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贫血?

  ……

  “所以说,我昨天突然晕倒是因为贫血?”

  陆焉识此刻躺在床上,圣胡安坐在床边端着海伦娜从餐厅打的八宝粥一口一口的喂陆焉识。

  凌波被田纳西抱在怀里,小脸上满是紧张,只担心提督有个三长两短。

  “对啊!昨天你晕倒以后,我们不知所措,幸好这列绿皮车上有个乘客是医生。”

  圣胡安又给陆焉识喂了一口八宝粥细声道。

  “别扯了,怎么可能啊,我的体质那么好,怎么可能贫血?”

  陆焉识皱眉,虽然自己是个孤儿,可是自从当了实习提督,一天吃的好,穿的好,怎么可能贫血。

  “哎你们让我起来好吗?那个医生明显搞错了,我的体质这么好怎么可能贫血?应该是有点晕车了吧!”

  “不行哦!在没有确定之前,提督你只能这样了,放心吧,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会照顾好你的!”

  “可是?就算是这样,圣胡安你能不能别给我喂红枣了,吃的我想吐。”

  “不行哦!”

  圣胡安温柔道:“提督目前这么虚弱,红枣能补血,一定要吃的!”

  “这!”

  陆焉识顿时蔫了。

  “提督,你不能挑食哦!挑食对身体不好!”凌波坐在田纳西怀里,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好吧好吧,不过,圣胡安,要不,你把粥给我,我自己吃?你们这样围着我看,我怪不自在的。”

  “提督你是嫌弃我了吗?”

  圣胡安泫然欲泣。

  “没没没!我怎么会嫌弃圣胡安呢。”

  “那我喂提督吃饭吧!”圣胡安的表情转变之快,让陆焉识心头一颤。

  倏然,又想起了梦境,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吃完饭,陆焉识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凌波不时的抱着布偶到陆焉识跟前看一眼,圣胡安海伦娜田纳西三人做在一起研究那本笔记。

  “唔!话说,如果我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圣胡安你们会不会把我杀了?”

  想了想,陆焉识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不会!”

  少女不假思索的回答让陆焉识心里微微惭愧,自己居然抱着那样的心态试探自己的舰娘。

  “一日是提督,终身是提督,提督犯错,我们陪提督一起犯错。为了提督,就算与世界为敌又如何?”

  圣胡安坚定道,海伦娜同样放下笔记,看向陆焉识,表情透露出一丝担心。

  陆焉识感动不已。

  “提督为何这么问?”海伦娜问道。

  陆焉识给几人说了昨天晚上那个离奇的梦境。

  “而且海伦娜还,还,”想到梦里的场景,陆焉识感觉鼻子又是一热,伸手捂住自己的鼻子。

  “我怎么了?”

  海伦娜表情一凝,然后又自言自语道:“总感觉提督在想些不好的事。”

  “对啊,提督,海伦娜怎么了?”圣胡安温柔一笑道。

  虽然是温柔的笑,陆焉识却感觉脊背发凉,甚至能够预料,当自己说出来以后,海伦娜会毫不客气拿桌子上的碗扣在自己的脸上,圣胡安绝对不会制止。

  想到那个场景,陆焉识摇摇头“绝对不能说!”

  接下来,无论几人如何追问,陆焉识都闭口不谈。

  海伦娜气急,却又无可奈何,她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可是,陆焉识就是不说。让海伦娜无可奈何。这种感觉就像是: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田纳西看热闹不嫌事大:“话说,陆焉识你在梦里,不会被海伦娜给推倒了吧?”

  “没有的事,不可能,我怎么可能那么卑鄙下流,龌龊无耻!”陆焉识立即辩解。

  海伦娜看向陆焉识,眼神不善。

  “哦?那你为什么不敢说出了呢?我看啊,一定就是我说的这样!”田纳西悠悠道。

  陆焉识气的咬牙切齿:“田纳西,你如果再说乱咬舌根的话,以后就别吃我做的菜了!”

  “呦!看情况是真的被我说中了!”对于陆焉识的威胁,田纳西丝毫不介意,几个月的相处,田纳西发现,陆焉识就是个逗比的性格,一些玩笑,随便开,根本不在意。

  “提…督!”

  海伦娜站了起来,阴沉着脸走向陆焉识,陆焉识感觉自己能看到海伦娜身后隐隐冒起的黑色火焰。

  “海伦娜,你听我说啊,不是田纳西说的那样,真的!”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陆焉识你一天想什么着呢?”田纳西适时来了一句。

  听完田纳西的话,海伦娜身形一顿,然后,陆焉识就看到海伦娜身后的火焰更盛。

  随着海伦娜一步一步走过来,陆焉识愈加紧张。

  “海伦娜你听我解释啊,你在我梦里就是当着我的面换了个衣服,绝对不是田纳西说的那样,推倒我。”

  “哦!原来海伦娜在你梦里换衣服了啊!”田纳西戏谑。

  “海伦娜在你的梦里换衣服?”圣胡安的声音里充满不可思议,感觉难以置信,提督果然喜欢海伦娜更多一点吗?

  “嘿嘿,那海伦娜姐姐有没有和提督羞羞羞啊?”凌波好奇道。

  “咳咳咳!海伦娜,你听我说啊,凌波说的羞羞羞就是亲嘴的意思,绝对没有别的意思。”陆焉识干咳的解释道。

  这个时候,还是安抚海伦娜最要紧,圣胡安?那么可爱,那么听话,事后就能解决的,田纳西?呵呵,以后别想吃我做的饭了。凌波?小妮子,以后请十个老师教你数学语文英语政治历史地理生物美术音乐体育。一节课都不能落下,还要你考试,不及格就打屁股。

  海伦娜缓缓坐在陆焉识的床边,陆焉识紧张的坐起来。

  “海伦娜,我跟你说啊,我贫血着呢,你不要乱来啊!”

  “贫血?没事,刚才吃了那么多红枣,补的差不多了!”

  “没有,红枣都还没消化呢,怎么可能补的差不多!”

  “管不了那么多了!”海伦娜突然恶狠狠说了一句。

  然后,把陆焉识从床上拉起来,冲圣胡安田纳西道:“我去另一个包厢解决点私人问题,你们两个看好凌波,别过来!”

  陆焉识被海伦娜拖拽出去。

  “圣胡安!救我!”

  圣胡安面露不忍,然后,想到提督居然在梦里那样,狠狠心,把头偏向窗外。

  陆焉识心里一凉。

  不到一分钟以后,隔壁包厢传来阵阵惨叫。

  “啊!”

  “啊!”

  “海伦娜,我错了,别打脸了可以吗?”

  

  Ps:书友们,我是干锅鸡翅虾,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