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我不欠你的

  ……

  第二天一大早。

  大概七点多的时候,陆焉识被一阵警报声吵醒。

  出门,田纳西和普林斯顿已经收拾完毕,朝门外跑去。

  海伦娜紧随其后,陆焉识顾不得洗漱,就冲海伦娜道:“怎么了?遇见深海舰娘了?”

  海伦娜道:“对,今天凌晨的时候,关岛在镇守府南边发现了一队深海舰娘,不过由于是晚上,没敢轻举妄动,刚才,关岛又发来信息说那队深海舰娘动了。”

  “实力怎么样?有没有主力舰?”陆焉识问道。

  “不知道,关岛索敌不够。”

  “行,你等会儿,我马上收拾完。”

  “嗯!”

  三下五除二,收拾完,陆焉识带着海伦娜来到莫再讲的提督室。

  田纳西和普林斯顿坐在椅子上,一边听关岛介绍情况,一边研究摆在桌上的地图。

  莫再讲站在关岛旁边。

  见陆焉识进来,莫再讲说了句:“起来了?”

  “嗯!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行,普林斯顿出去看了一下,就是一个深海驱逐舰编队,应该不难打。”

  “既然这样的话,那打算怎么出击呢?还有,能看到敌方的阵型吗?”

  莫再讲略微有点惊奇的看了陆焉识一眼,田纳西同样如此,讶异的看着陆焉识。

  陆焉识顿时感觉莫名其妙。

  “怎么回事?我的脸上有花吗?”

  “没有,只是,师弟你是真的过来实习的吗?”莫再讲道。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很少有提督实习的时候,能抓住战斗的关键,往往都是不管不顾的往前冲,殊不知,这样,不仅消耗巨大,还有可能事倍功半,莫再讲实习的时候就是这样。”普林斯顿在旁边解释道。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陆焉识无奈的翻白眼。

  前世好歹游戏也不是白玩的好吗?虽然由于自身运气的原因,强力舰娘并不多(根本没有),经常选择复纵阵,但是,贴吧大佬无数,自己耳融目染,多少也知道些。

  “深海驱逐舰编队,大概有五到六艘吧!阵型的话,是梯形阵。”普林斯顿在旁边道。

  “梯形阵的话?有点麻烦啊,首先,肯定不能夜战了,如果直接打的话,普林斯顿就看你了,你开局能炸几个?然后,田纳西,关岛,如果能一人解决一个的话,还是很好打的!复纵阵就行!增加点闪避几率。”

  听了普林斯顿的话,陆焉识侃侃而谈。

  其他几人面面相觑,一想之下,顿时感觉完全可行。

  “不是,这个应该很简单的吧!话说你们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是要闹哪样啊?”

  陆焉识扶额,心里彻底无语。

  (这段有点拉低智商了!捂脸!别打我!不会再犯错了!)

  “不过,我的话,估计开局轰炸最多只能击沉一个了,我的舰载机只是97式舰攻和零式水上侦查机。”

  想到自己的装备,普林斯顿无奈道。

  “这样的话,有点难办啊!”陆焉识也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想当然了。毕竟这里不是游戏,又不是贴吧里那些大佬,普林斯顿全装备流星。关岛田纳西也没有23炮什么的。

  “对了,游戏里田纳西自带装备是什么来着?”陆焉识有点苦恼的抓抓头发,忘了。还有关岛,究竟是什么来着。

  “麻蛋,就记着华盛顿,北卡罗来纳,南达科他这些了,一个妹控6,还有一个先进火控雷达。当然,还有秘书啦,专属武器妹控7。”

  莫名其妙就想了一大堆,陆焉识弱弱的问了田纳西关岛一句:“你们的装备怎么样?一发应该能击沉深海驱逐舰的吧?”

  “我没问题,我有23炮。”田纳西沉声道。

  “我的话,应该问题不大,我有猫炮哦!”关岛同样信心满满。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看看除了你们三个还上谁的问题了。说起来,我的海伦娜是不是也要上战场?”才想到,自己是过来实习的,陆焉识问道。

  “这个当然,不过你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她的!”普林斯顿冲陆焉识保证道。

  “还有青叶,青叶也可以上去。对了,忘了给你们介绍了,青叶是我新建造的舰娘。”莫再讲冲众人道。

  陆焉识想起昨天宴席上,那个一头黑色长发的妹子。

  “还有呢?你的镇守府驱逐舰,轻巡也不少,还有谁,再来一个,刚好凑个满编队。”陆焉识问道。

  “唔,轻巡驱逐的话,我实在不放心让谁去,她们五个应该就够了吧?”说道自家的驱逐轻巡,莫再讲还是不放心让上场。

  “既然这样的话,也只能这样了!五个就五个吧,打深海驱逐舰,问题应该不大。”

  陆焉识是真没觉得困难,毕竟前世游戏,这种编队,打驱逐舰分分钟的事。

  倒是莫再讲,神情并不轻松。

  同样如此的,还有普林斯顿,喜欢战斗的田纳西情绪没有一丝波动,陆焉识心里微微感叹:“舰娘真是可爱的家伙,田纳西这是还在自责吗?真傻,明明我都已经没事了,自责什么,看来要尽快给田纳西开导开导了,不能让姑娘们因为情绪,被击沉,那样就尴尬了。”

  想到就做,陆焉识冲田纳西道:“田纳西,你出来一下,我有点话想和你说。”

  田纳西神情微微惊慌,好像有点害怕的样子。

  不过陆焉识已经出了镇守府,田纳西在普林斯顿劝说下,还是走了出来。

  一出门,就不断地给陆焉识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昨天是我的错,放心吧,我会补偿你的,对不起对不起。”

  陆焉识一愣,旋即又摇摇头。

  田纳西悄悄看了陆焉识一眼,见陆焉识摇头,心里略微苦涩。

  “说起昨天的事,其实应该是我要感谢你呢,如果不是你,那我岂不是要完?”没有逗田纳西,陆焉识直接道。

  “不用谢,不用谢,啊?谢我?为什么?”田纳西只一个劲的鞠躬,听清陆焉识的话,心里纳闷不已。

  “我当然要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我不就从车子里飞了出来?那样,再重重的撞在树上,我不就完了,辛亏你把我拉住了。”说到这里,陆焉识还是心有余悸。

  “不用谢的,只要你别怪我害你受伤就行了!”

  “我怎么会怪你呢?说起来,你害我精神受到惊吓,但是你还救了我一命呢啊,这样算的话,我还欠你半条命呢!你说吧,让我怎么补偿你都行!”

  “不用了不用了!”田纳西连连摆手。

  “既然这样,那么杂俩就平了啊!你不欠我的,我不欠你的。这可是你说的啊。”陆焉识一副赚大了的表情。

  

  Ps:书友们,我是干锅鸡翅虾,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