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2 小曦回来了(2)

  邋遢汉子接过来,塞进自己的怀中,迅速地消失在会场之外。

  这时,全场的人都聚集了过来,想方设法要跟我父母套近乎,从她手中买下雪精。

  整个华夏,恐怕还没人有那么胆量,从他们手中抢东西。

  有雪精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而后面的拍卖会反而显得有些无聊。

  我突然想到,就这么出现在爸妈面前,没点礼物,实在有些拿不出手啊。

  我摸了摸下巴,要不,去找找宝贝,给爸爸妈妈、弟弟、云麒叔叔、非凡和宋宋阿姨一人都带一件?

  于是我没惊动任何人,悄悄地就出来了,该给他们准备什么礼物呢?干脆去一些上古的洞府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这个世界有很多上古时代的修士所留下的洞府,有的实力非常强,修炼到了最后,破碎虚空,去了更高等级的宇宙。

  这世界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只要我想,就没有我到不了的地方。

  就在蓉城的郊外,就有一座上古大能留下的洞府,这个洞府并不在主世界里,而是在一片小世界之中。

  所谓的小世界,自成一体,但它从规则上仍然归主世界的天道,也就是我管理。

  我来到那座湖泊之旁,环视四周,抬手轻轻一拂,湖面上出现了一道仅供一人通过的椭圆形空间门。

  我踏水而去,走在湖面上,如履平地。

  就在这时,我突然察觉到,旁边的草丛中有人在偷偷地偷窥。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长得很清秀,他穿着运动服,身体很强壮,是那种穿上衣服纤瘦,脱下衣服有肉的类型,而且身体里有灵力波动,是个三品的修士。

  以现在这个世界的灵气浓度,这个等级算得上是天赋平平了。

  也罢,也算是跟他有缘,就帮他一把了。

  我走进了洞府之中,那个少年也迅速跳入湖中,游了过来,钻进了空间门,几乎与此同时,门在背后轰然合上。

  这座洞府在上古之时曾经历过一场巨大的战斗,因为洞府的主人曾得到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宝物,引起了许多人的觊觎。

  这些人罗织了罪名,浩浩荡荡前来攻打,就为了那件宝贝。

  当时洞府主人云阳真君正在闭关,他座下十大亲传弟子和数百记名弟子和来犯的修道者们战斗了整整一年。

  直到最后,敌人越来越多,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十大亲传弟子都死了四五个,就在最后关头,云阳真君终于晋级,破关而出,杀死了那些意图抢夺宝物的修道者。

  没过多久,雷劫来临,云阳真君战胜雷劫,破空而去,成就了一代传奇。

  这片小世界一眼望去,和普通的世界没有什么两样,有山有水,还有很多动物,只可惜,这里没有太阳,天空中一片雾蒙蒙的,就像外面的阴雨天。

  在这片大地之上,到处都散落着一些破损的上古法器,我扫了一眼,没有什么好的。

  虽然这些东西落在别人的眼中,或许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可是在我的眼中,都不过尔尔,既然要送给爸爸妈妈,当然是给最好的。

  我忍不住躲在暗处看了看那个少年,他见了这满地的东西,眼睛发亮,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最后什么都没有拿,继续往森林深处走去。

  我不由得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少年还是很聪明的,知道外围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真正的好东西在里面。

  只不过,这森林之中,也有很多凶猛野兽,一个小小的三品能够撑得过去吗?

  我起了玩心,悄悄地跟在他后面。

  他的身手十分敏捷,在山林之中跳来跳去,就跟人猿泰山似的,偶尔也会遇到一两头猛兽,他都用丰富的经验小心地躲避了过去。

  我忍不住想,他以前难道是个猎户?

  就在他抓着一根藤蔓,从这棵树往另一棵树上跳过去之时,忽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兽吼,他没能握住藤蔓,从树上摔了下来。

  我抬眼一看,来的是一头异兽——黑斑虎。

  它的个头足有一般的老虎三个大,口中有锋利无比的獠牙,一双爪子拍下来,足以将一棵千年大树给拍断。

  我不由得有些担心,这少年能够应付吗?

  少年却出奇的冷静,他从老虎的身下一滚,居然从它的爪子下逃了出去,然后钻到它的肚子下面,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着老虎最柔软的肚腹狠狠地刺了进去。

  噗呲。

  血肉模糊的声音响起,滚烫的血液汹涌而出,淋了他满身。

  黑斑虎痛得撕心裂肺,而少年却狠了心,钻进了它的伤口,在里面一阵乱砍,钻来钻去,老虎痛得在地上不停地打滚,最后四肢抽搐了一下,终于不动了。

  少年从肚子里的伤口爬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颗晶晶亮的黄色珠子。

  那黄色的珠子,就是黑斑虎的内丹。

  附近正好有一处山泉,少年跳进泉水之中清洗身体,将血液洗干净之后,身体微微发红。

  真是个幸运的少年,黑斑虎的血淋过身体之后,会改造身体,打熬筋骨,让身体更加强壮。

  药效很快就发作了,少年在水中,痛得弯下了脊背,满脸痛苦,额头上是大颗大颗的汗珠,口中发出凄厉的吼叫。

  如同兽吼。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守着他,替他赶跑了几头闻声而来的异兽。

  过了将近十二个小时,少年才从山泉之中爬了上来,脱力地倒在地上,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汤道仕,你行的,你一定行的。”他握拳道,“师父,你放心,我一定会突破九品,成为华夏最顶尖的人物,到时候娶了现在华夏第一人周禹浩的女儿,带她到你的墓前给你磕头!”

  我:“……”

  活了四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娶我,真是新鲜。

  不过,以他的天分,想要突破九品,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摸了摸下巴,真有意思,我要不要去逗逗他呢。

  说做就做,我捉来一头黑豹兽,将它一剑杀死,然后倒在地上,等他走近了,便虚弱地喊道:“救,救命……”

  “谁?”他紧张地四处张望。

  我伸出染血的手,说:“我,我在这里。”

  他小心翼翼地摸过来,发现我浑身是血,脸色苍白无比,吓了一跳,说:“你,你不就是之前那个……”

  “我知道你当时在旁边偷看。”我说,“我被这头黑豹兽伤了,求求你救救我。”

  他连忙将我扶起来,却发现我的背上一片血肉模糊,连忙从包里拿出一盒药膏,说:“你别怕,这是我师父教我配制的药膏,治疗外伤最有效的。”

  我可怜兮兮地望着他:“需要脱衣服吗?”

  他脸一红,结结巴巴地说:“要不然,你,你自己来?”

  “伤在背上,我自己没办法。”我说,“我都这样子了,没关系的,你把我衣服撕开吧。”

  他点了点头,在杀黑斑虎的时候都没有发抖的手,这个时候居然抖得不行,试了好几次才将衣服撕开。

  他面红耳赤地为我抹上药膏,然后将脸深深地埋下去,说:“好,好了。”

  我站起身,说:“天就要黑了,夜晚很危险,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他点了点头:“也好。”

  我们一路找过去,在旁边找到一座小木屋,是上古时期种药的弟子所住的,旁边一大片森林,多年之前是药田。

  汤道仕出去找吃的,找来找去,却在树林子里找到了一棵药草。

  “这,这是螺旋草!”他欣喜地大叫,“有了这个就可以煮药浴,打熬身体了。”

  不一会儿又传来他的声音:“这个不是月芳草吗?还有中兰花,孟桐草!发了发了,这次发了!”

  我暗暗发笑,不过是些不值钱的小东西,居然能让他这么高兴。

  既然这样,不如让他更高兴一点。

  我心中一动,操纵着一只兔子从他脚下跑过,他眼中满是惊喜,说:“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小兔子,委屈你啦,今晚的晚饭就是你了。”

  他追着兔子一直往前走,忽然兔子钻进了一只兔子洞,不见了,他趴在地上,将手伸进兔子洞,忽然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他将那东西拿出来一看,居然是一颗金色的石头,足有巴掌大小,每一个面都漂亮得让人心醉神迷。

  他爱不释手,又满头雾水,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总不能只是装饰品吧。

  他拿着石头和兔子回来了,拿给我一看,说:“妹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有些无语,有没有搞错,我们只是陌生人啊,你就这么相信我?说不定我会杀人夺宝呢。

  他充满希望地望着我,我暗暗叹息,接过来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惊道:“这,这是聚灵石啊,你修炼的时候将这块石头揣在怀里,能够将周围的灵气全都吸引过来,让你吸收的灵气浓上许多倍。”

  汤道仕满脸兴奋:“真的是件宝贝。”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