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1 小曦回来了

  我叫小曦,在二十三岁之前,我是没有名字的。

  妈妈不知道,从我出生的那一刻,我就有意识了,只不过那个时候很懵懂,我看到妈妈抱起我,亲昵地贴着我的脸,温热的液体流到我的脸上,我舔了一下,是咸的。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妈妈的眼泪。

  她给我喂了一次奶,然后轻轻地放入了黑色的石头里,她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一边流泪一边说:“宝宝,放心,妈妈一定会回来接你的,你要乖乖地,在这里等妈妈。”

  我在心里说,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做个乖宝宝的。

  这一等就等了二十年,如果换了普通人,一定会发疯,但是我不一样,一个穿白衣服的长腿叔叔到我的脑袋里跟我见面,教我使用精神力,在意识世界之中一步一步创造了一个美丽庞大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中,也有妈妈,还有爸爸,我和他们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到了二十岁。

  这是一个漫长的梦,直到有一天,妈妈来了,打破了这个梦境。

  她还带来了爸爸。

  他们高兴地抱着我,他们还不知道,其实我已经有二十岁的意识了,他们想要的,是个三岁的小宝宝,为了不让他们失望,我将自己的意识封闭起来,只留下一个三岁小孩子的意识,陪伴在他们身边。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白衣服的长腿叔叔培养我这么久,是想让我做他的继承人的,我迟早有一天会离开爸爸妈妈,让他们伤心。

  当妈妈知道真相的时候,她和爸爸都好伤心,我想好好地安慰他们,可是又怕他们更伤心。

  长腿叔叔说过,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只要我们心中有彼此,就足够了。

  成为天道的感觉很奇妙,我感觉自己和整个世界融为了一体,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我都知道,我每天都像是看电影一般,看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还挺有趣的。

  爸爸妈妈生了个小弟弟,那小家伙特别可爱,不过,没有我当年可爱啦。

  这个小孩小时候特别顽皮,有一次还差点打碎白玉盘,弄坏我的生命树种子,真是个坏小孩。

  坏小孩慢慢长大了,居然长得越来越帅,一表人才,还成了个撩妹天才,不知不觉间,不知道偷走了多少妹子的芳心。

  但他对我是极好的,到处去寻找让生命种子生根发芽的办法,为此他去过很多秘境,经历过无数的险境,我也尽力保护着他,引导着他,在他二十岁的那一年,生命之树终于结果了。

  长成之后的生命之树足有三米高,白玉盘放在园子之中这棵树长得遮天蔽日,其他几棵树不得不移走。

  那天家里的人都出去了,好像是去参加一个什么鉴宝大会,茂密的树冠之中有一颗拳头大小的果子,看起来有些像桃子,呈现微微的黄色。

  阳光照耀之下,那颗果子渐渐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当最后一点黄色被染红,我心中大喜,立刻化为一缕白色的雾气,钻进了那颗果实之中。

  生命之果越来越大,直到变得足有直径一米,忽然啪地一声,果子张开了,里面没有果肉,而我抱着自己的双膝,坐在里面。

  我睁开眼睛,久违的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我高兴地跳出来,转了个圈儿。

  终于再次拥有肉身了,我抬起头,深深地吸了口气,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花是香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我走进屋子之中,照了照镜子,发现现在的自己,是一个十五岁的妙龄少女,身量已经长成,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腰肢只堪盈盈一握,一头长发一直披散在腰下,青丝如瀑,随着我的走动微微飘动。

  真好看。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张脸长得像爸爸,也有点像妈妈,但比他们加起来还要好看。

  我喜悦地笑,从妈妈的衣柜里翻出一条淡蓝色的长裙子和深蓝色的高跟鞋,就这样出了门。

  我已经迫不及待要见见爸爸妈妈和弟弟了,对了,还有非凡,一直把我当亲妹妹的可爱狐狸。

  我走在大街之上,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甚至还有人紧紧盯着我,走着走着就撞到电信杆去了。

  忽然,一个看起来很猥琐的男人拦住了我,笑嘻嘻地说:“小姑娘,我是星探,我觉得你的身体条件很好,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往模特界发展呢?”

  我冲他笑了笑,他眼睛有些花,露出了一副猪哥相,我说:“你们那个地下俱乐部没几天可蹦?了,你老婆还给你戴了绿帽子,用不了多久你也要去坐牢了。”

  猥琐男人惊恐地望着我,眼中充满了恐惧。

  我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了过去。

  这个鉴宝大会,也是一年一届,每年都在不同的城市举行,今年轮到了山城市,山城市里有头有脸的修道者都会参加。

  现在修道者们买珍贵的天材地宝,已经不用钱了,而是用灵玉。

  灵玉是在世界出现异变,灵气大大增加之时出现的,华夏各地都发现了灵玉矿,灵玉又分为上中下三种品级,下品灵玉非常多,而上品灵玉只有一条玉脉,被国家掌控在手中。

  我来到了明园别苑,这是一座刚刚修好没几年的仿古建筑,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古色古香,里面的装潢也是最好的,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木香味儿。

  我走过去,两个保镖守着门,拦住了我:“请出示请柬。”

  我手一转,一张请柬就出现在我的手中。

  我是这个世界的天道,凭空造出一张请柬太简单不过了。

  他看了看,然后深深地弯下腰:“周女士,欢迎。”

  走进会场,立刻便有身穿大红色旗袍的美丽少女上来给我引路,我跟在她身后,绕过长长的走廊,来到大厅。这座大厅修得也很古色古香,每一个卡座都由红木栏杆隔开,各位身份高贵的贵客就坐在卡座之中。

  而在众多卡座的正前方,就是一座大红色的方形戏台,此时戏台上摆放着一张台桌。

  现在拍卖会还没有开始,是之前的交流阶段,这个交流阶段,也可以互相买卖物品。

  我目光一扫,就看到了坐在前面的爸爸妈妈,还有弟弟,一位模样娇俏的女孩正凑到他的面前,跟他说话,她脸色微红,嘴角带笑,很显然是动了放心了。

  又一个可怜的女孩。

  我这个弟弟,虽然总是有意无意地偷了女孩的放心,但好在从来不乱搞男女关系,但就是个暖男,只要女孩子求到门前来,就不知道拒绝,总是尽心尽力去帮忙,弄得人家都以为他对自己有意思呢。

  我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便看见一个衣服有些破烂的中年汉子走到了我父母面前,说:“这是我刚从藏区一处雪山深处得来的,两位看看有没有兴趣。”

  妈妈将那盒子拿过来,打开一看,里面弥漫出雪白的光芒,将整个会场照得一亮。

  我顿时就明白,为什么他专门找我父母买这东西了,这玩意别说别人买不起,就是能买,恐怕走出去没多久,也会被人谋财害命。

  妈妈惊道:“这是……雪精吗?”

  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所谓的雪精,就是万年不化的寒雪,积攒万年的灵气,所幻化出的精华,这种精华是很多高品级丹药所需要的珍贵药材。

  同时,如果普通人吞服雪精,就能伐经洗髓,得到修炼冰系功法的灵根。

  这一点,不知道让多少修道家族疯狂,毕竟哪家哪户没有一两个没有灵根的废柴子弟?他们的父辈肯定想尽办法让他们能够修炼。

  这些年,有许多家族放言要收购雪精,甚至开出了五块上品灵玉的高价。

  五块上品灵玉,可是相当于五万块下品灵玉啊。

  有些刚刚起来的小家族,五万块下品灵玉,足以是一家的家当了。

  那个看起来很邋遢的中年汉子道:“两位愿意买吗?我只要六块灵玉就行了。”

  “六块?”妈妈皱起了眉头,那邋遢汉子说,“姜女士,这次我们兄弟六个进去,只出来了我一个,我还要为另外五个家庭挣够抚恤金呐。”

  妈妈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就有一个少年迫不及待地说:“我出七块上品灵玉。”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少年的身上,他旁边的中年美妇立刻拉住了他,怒道:“臭小子,乱说什么呢?”

  她回过头,对着我父母道:“两位不要介意,我这孩子太顽皮了。”

  很多人都眼光火热地盯着雪精,但现在雪精在我父母的手中,整个华夏还没人有那么大的胆量敢跟他们叫板。

  那个邋遢汉子自己也明白,从别人手中得再多的灵玉,他也守不住,从我父母手中得的,别人看我父母的面子,恐怕还不敢下手。

  所以他要求不高,只要有六块上品灵玉就行了。

  妈妈沉吟了片刻,道:“好,就六块。”说罢,她直接从芥子袋之中拿出六块晶莹玉润的石头,递给了邋遢汉子。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