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这……果然是十殿阎罗的权柄气息!”

  黑白无常仔细感受了一下之后穆然瞪大了眼睛:“难道你真是我和老白/老黑等的人?”

  随后,不管郭栋被两人的惊呼弄得一头雾水,他们狠狠地一拍脑门:“是了,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活着拥有枉死城的权柄和本源?而且若非是你,枉死城的权柄和本源又怎么可能会主动现身?”

  郭栋虽然不明白两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刚才想到的也正是枉死城。

  来自其他世界的权柄不提,这个世界属于地府的权柄他拥有了一项,那是刚刚施展地狱九式枉死城这一招所引动、融合的真正枉死城的权柄和本源。

  但是一直到现在连番大战下来,郭栋却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

  不知道是因为他是另外世界的人,所以这个世界的仙道崩俎覆盖不到他身,还是说因为他用着能够穿越诸天的系统,系统的存在这单一某个世界天道变化产生的法则更加高级,所以才无法生效。

  总之不论是为什么,总之,郭栋是能够安全无恙使用这个时间现身留下来的权柄的,眼前来说,有这一点已经足够了。

  “给你,这是十殿阎罗的印玺和令牌,还有他们的蟒龙袍和天子冠冕。”

  白无常取出了一大堆的令牌、金印、衣袍、冠带,一股脑的全都给了郭栋,而他边的黑无常更是收起了招魂幡和拘魂链,双掌狠狠地在胸口一拍,一口本命阴气吐出来化作一个巴掌大小,由十座巍峨宫殿围成一圈组成的宫殿群:“还有这个,这是阎罗十殿,印玺、令牌、龙袍、王冠、大殿,五位合一是阎罗尊位的权柄和本源。”

  郭栋也不矫情,毕竟这是眼下他们唯一的选择和希望,而且对郭栋又百利无一害,换做其他的任何世界连想都不敢想的破天好处。

  “现在等找出老妖怪了,只要找出他来,无论是刚刚那名为天照的火焰、还是那惊天剑意,都能对黑山老妖的魔气产生效果。”

  看着郭栋十分顺利,没有半点阻碍的将那些东西都融进了鬼玺之,而他本身也依旧没有任何不妥,白无常的心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

  “没错,到时候将他最后的魔气剔除,剩下的魔灵面对集十殿阎罗于一体的权柄根本不堪一击。甚至都不需要剔除魔气,只要魔灵毁灭,其他的魔气无论是被封印还是正在侵蚀其他人,都会在同一时间冰雪消融不复存在。”

  黑无常也难得的第一次漏出了笑容……怎么说呢,还不如之前板着脸,但是却也证明了他此时有多么的如释重负、心情愉悦。

  “可是我们要怎么找出老妖怪?”

  燕赤霞提出了疑问,毕竟他们算现在有了可以消灭黑山老妖的办法,但是却也是投机取巧罢了,黑山老妖一旦认真的隐藏起来,凭借他们的修为根本难以察觉。

  特别是连番大战再加刚才取出藏在神魂深处的诸多宝物和权柄,黑白无常强行透支恢复的实力也已经重新跌落,之一开始的时候还不如,已经从之前的出窍大圆满、半步分神,跌落到了勉强还留在出窍期。

  “简单……哈姆,打开地狱之门,把你最开始收进去的那团魔气放出来,到时候魔气自动汇聚,我们跟着魔气能找到黑山老妖了。”

  正如之前说过的,办法总困难多,既然他们没有力量主动找出藏起来的黑山老妖,那让黑山老妖不得不暴露出来不好了?

  到时候不管黑山老妖是选择和这些魔气融合,还是龟缩到底,宁肯引爆这些魔气也不暴露自己,郭栋都能够通过眉心的天眼找到他的踪迹!

  如同现在,那团魔气被哈姆打开地狱之门放出来之后,林朝英将其的天照收了起来,经过这么半天天照焚烧的魔气虽然只剩下了一半,却也是黑山老妖成魔之后全盛时期的半成,起他现在所剩的魔气不知道强了几倍,由不得他不动心。

  但是在天照被收起来,解决了黑山老妖吸收融合这团魔气的唯一硬性威胁后,郭栋第一时间打开眉心天眼,一道金光照射在这团魔气之死死的盯着任何的风吹草动。

  不管黑山老妖是引爆这团魔气,还是主动吸收,都会立刻暴露出他的踪迹,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也最多延长一点点的时间,因为魔气会本能的回归本源,与他这个魔灵汇合,到时候黑山老妖一样不得不暴露。

  这是阳谋,明告诉你是个坑,无论怎么选择都是死,但是事实却逼得你不得不跳!

  跳也是死不跳也是死,但是跳下去,至少在跌落坑底摔死的过程,还能多活几秒!

  轰!

  “在这里!老杂种,我看你这一次还往哪里跑!?”

  黑山老妖自然明白这些,所以在片刻的犹豫迟疑后,一咬牙故技重施,选择了引爆魔气,期望可以临死也拉个垫背的,但是却不想郭栋等人早已经提防着他这一招了,在魔气爆炸的瞬间,所有的人各展神通纷纷躲避到了一旁,而郭栋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的踪迹。

  “孽障,阎罗要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阎罗面前,还不伏法!?”

  郭栋一声暴喝,身后血海滔天、孽蛟翻腾,无数冤魂显现、哀嚎诅咒,一直都没有被郭栋调动过,与功德同样强大但是又截然相反的业力从血海深处涌现,与鬼玺完整的十殿阎罗的权柄和本源融为一体,将血海、冤魂、孽蛟等所有力量都吸收凝练,最后形成了一尊身着黑色龙袍的阎罗尊神。

  “孽障,死!”

  一道纯粹黑色不掺杂任何其他存在的符,伴随着这尊阎罗尊神的剑指怒点,如同跨越了空间一般疾飞而出,砰地一声撞在了一处虚无空旷的地方,荡起一层涟漪。

  片刻后涟漪变成裂纹,一个被业力和权柄所化的黑色符布满全身的身影从虚空摔出跌落尘埃,伴随着一道凭空吹起的微弱阴风,如同尘埃一般轰然破散、消逝。

  “好小子,还真有你的,你是怎么发现他躲在那里的?”

  看着黑山老妖的魔灵泯灭,黑白无常兴奋的在郭栋的剑头重重拍了一巴掌,而郭栋面对黑无常的询问则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天眼虽然盯着的是魔气,但是他引爆魔气时产生的气息波动却还是被郭栋瞬间察觉,毕竟他除了眉心的天眼之外,念力也是非常变态的探查手段。

  做不到像无情一开始的那样读人心,更别说像X教授那样探察人的记忆想法乃至操控,但是将念力完全洒满整个区域,进行覆盖式无死角监控还是可以的,有任何风吹草动,念力都会第一时间感受到,继而瞬间锁定。

  只不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算黑白无常一直都可以算是在竭尽全力的帮他,算在另外的世界,郭栋和黑白无常交情匪浅,但是如今一致对外的压力进去,自己又掌握了完整的枉死城和十殿阎罗的权柄以及本源而安然无恙,难保黑白无常不会起疑心。

  毕竟谁又不想君临天下、皇霸寰宇呢?

  而念力,则是他现在为数不多还能有一搏之力的手段了。

  “好了,既然黑山老妖已经被消灭,那么接下来该清理其他的妖魔鬼怪了。”

  郭栋的心思,黑白无常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千万年,接引过不知道多少亿万的形形色色鬼魂,自然一眼看了出来,因此也没再追问,反而是话头一改说起了另外一件正事。

  “虽然枉死城不再,但是消灭了黑山老妖,那些通过黄泉进入地府的鬼魂也不会再被禁锢甚至吞噬了。只需要清理掉其他割据地府的妖魔,重新聚拢一支阴兵大军,到时候可以直接从黄泉把鬼魂引渡到六道轮回前,通过生死簿查清功过,饮过孟婆汤之后投入六道轮回了。”

  这样的办法虽然简陋,但是却行之有效,因为最早六道轮回刚出现,还没有十殿阎罗、阴司正神,甚至是连地府都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六道轮回是如此维持的。

  “地府这边,有我们兄弟二人可以应对了,但是人间那边,要拜托你们了,不然的话算轮回的运转勉强恢复,但是却也有大量的鬼魂无法突破妖魔的毒害进入地府。”

  对此,郭栋微微一犹豫之后便点了点头,正好他也要找普渡慈航,顺带手解决一些妖怪也不是什么麻烦事。

  “七爷、八爷,放心吧,人间那边交给我们了,而且……。”

  郭栋略微沉吟了一下,将灵魂摆渡世界冥界的一些概念和组成方式大致的想黑白无常介绍了一下,以如今地府的情况,灵魂摆渡世界的冥界那一套,稍微改变一下,还真的是再适合黑白无常重开地府不过了。

  魂魄被黄泉吸引而来,派遣阴兵从黄泉将鬼魂带入阴曹,在六道轮回前建立一座城池,凭借生死簿查询鬼魂一生功过,分别投入六道轮回。一些可造之材还可以整编、改造成阴兵鬼将或者灵魂摆渡人,以后人手充足了,还可以重新将十八层地狱打开纳入掌控。

  郭栋的建议每一条都让黑白无常眼睛一亮,因为这些正是他们所最烦忧和需要的,特别是郭栋还将地狱三头犬和死神留了下来,前期可以帮着他们清扫地府妖魔,后期可以让地狱三头犬负责阴阳出入,让死神统领鬼差勾魂引渡。

  “七爷、八爷,再会了!”

  将地府的一切安排好之后,郭栋取出鬼玺打开了鬼门关,也算是帮黑白无常又解决了一大难题……毕竟从天地大变,所有阴神都消亡之后,鬼门关再也没打开过。

  “等到人间和地府都靖平的那一天,我们哥俩必定为你们摆酒庆功!到时候,我们一定不醉不归!”

  一边说着,黑无常一边取出了一支朱漆红笔递给了郭栋:“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之前施展的八卦破邪咒应该是茅山派的绝学,茅山派以符?闻名,一支好的符逼远一件法宝更重要,这只判官笔送给你了。”

  判官笔唯一的用处是改写生死簿,如今别说判官,连地府都成了空壳子,判官笔也没了用处,对于黑白无常来说,有生死簿可以翻查鬼魂功过足够了,判官笔送给郭栋不仅算是顺水人情,也可以有效地避免有人通过判官笔和生死簿获得判官权柄……毕竟判官的位介和权柄还在黑白无常的十大阴帅之,在十殿阎罗的权柄被郭栋融合进鬼玺带走之后,判官的再度出现是他们两个最大的威胁,不得不防。

  所以反倒不如将这一套法宝拆分为二,将判官笔送给郭栋,两全其美、一箭双雕。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