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3章 败露

  “我,我……”幽冷脸色一黑,她这不是不攻自破吗?

  心下急转,她一掐大腿,几滴眼泪,苦肉煽情,看起来,不知道是受了多大委屈:“各位,我只是一时太过于急切,所以,才有了口误,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干的,我怎么会如此狠毒,残害夫君的妹妹,俗话说的好,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跟魔焚在一起,真的是全心全意……”

  “你撒谎!”魔焚低喝道:“你所交代的这个护卫,就是当年你身边,最亲近的护卫,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幽冷大呼道:“那个护卫,已经失踪了那么多年,怎么可以说明,就是我指使的?”

  魔焚冷冷道:“你可能不知道,当年,你灭口这个护卫的时候,一个下人,正好偷偷看到,又告诉了我,但那个时候,我不以为意,认为可能是这个护卫,得罪了你,也就没有拆穿,可现在来看,你就是做贼心虚,杀人灭口!”

  “夫君,人都已经死了,这就是死无对证,不可以证明是我做的!”幽冷疾呼道。

  “那这一块玉佩呢?”

  突然,楚宁萱站了出来。

  “玉佩?”幽冷一愣,看着楚宁萱拿出来的那一块玉佩,她心中慌乱到了极点,这一块玉佩,正是她随身携带的玉佩,当年,当作赏赐,赐给了那一名办事的护卫,谁料到,会丢失,落到楚宁萱的手中。

  沉吟了一会,幽冷不屑道:“那又能够说明什么?谁知道,是不是你偷的?”

  “你狡辩!”被反泼了一身脏水,楚宁萱浑身直颤,论起阴谋诡计,颠倒黑白,她到底还不是幽冷的对手。

  魔焚呼吸凝重了几分,这一切,无不是在说明,就是幽冷所为,可她现在真要狡辩到底,还是有点无可奈何。

  突然。

  林奇道:“你真要这样狡辩,那也有办法,在我这里,有一门搜魂秘术,可以搜寻记忆,现在,我教给魔焚,让他亲自来看一看!”

  “有,有这种秘术?”幽冷脸色一黑。

  “你说呢?”林奇呵呵一笑,手中一个隔音阵法施展,将他和魔焚笼罩其中。

  随着林奇有模有样,教导魔焚。

  幽冷遍体生寒,冷汗直冒。

  她的一颗心,更是跳到嗓子眼。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种秘术也许她没听过,但,谁知道会不会真的存在?

  如果,魔焚亲自动手,从她记忆中看到了一切,那么,她将无话可说。

  片刻后。

  隔音阵法解除。

  魔焚身形闪动,来到了幽冷的面前。

  “让我看一下,什么都知道了!如果不是你,那么,我会给你清白!”魔焚看着幽冷。

  幽冷则是脸色苍白到了极致:“夫君,如果是我,你会怎么做?”

  魔焚正声道:“我不能让妹妹白白死去,也不能让楚宁萱,终生都在不明不白中度过,而你,明白我是怎样一个人……”

  “楚宁萱,又是楚宁萱!你当年那么爱护你妹妹,现在,又处处袒护楚宁萱,魔焚,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作你夫人,为什么,我连一个妹妹都不如,为什么楚宁萱,可以那么被你重视,而魔思雨,却是什么都得不到……”

  幽冷崩溃了,她竭斯底里的大吼着。

  “看来,不用看了,真的是你!”魔焚脸色一怔,心中满是悲凉。

  “对,就是我,那个贱人,她凭什么,比我这个正牌夫人,得到你更多的爱护!如果不杀了她,楚宁萱的地位,甚至要比魔思雨还要高,这是你在逼我,是你逼我这样做的!”

  “够了!”魔焚骤然爆喝一声:“到现在,你还没有半点悔悟?”

  “哈哈哈……”幽冷癫狂大笑道:“我后悔的,就是没有杀了楚宁萱,没有将这个贱人之女,一并给除掉,我还是不够狠!”

  楚宁萱一时间脑袋嗡鸣作响:“真的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你可知道,我娘亲到死之前,都还在说,将来回到上古魔族,还要对你礼让有加,就算是你做了任何错事,都不要怪罪你!那个时候,我其实早就应该猜到了……”

  “贱女,你真是跟那个贱人一样的德行,喜欢装出一副白莲花的样子,哈哈,对什么人,都是一副温柔心美的样子,实则,心里都是在想,怎么糊弄我夫君……”

  说道这里,幽冷已经是披头散发,疯癫至极,她目光一转,无比恶毒的看着林奇:“还有你,林奇,如果不是你,这一切都不会被知道,我们家一片安宁和谐,是你破坏了我的家庭,你一定会下地狱!”

  林奇淡淡道:“其实,你不知道,刚才我施展隔音阵法后,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什么搜魂术,可以搜寻你的记忆。”

  “什么?”幽冷浑身一颤,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魔焚道:“夫君,你骗我?”

  魔焚只是叹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啊……”幽冷尖叫起来:“我要杀了你,林奇,我要你不得好死!”

  她张牙舞爪,朝着林奇扑了过去!

  只是!

  啪!

  魔焚一巴掌狠狠甩在了幽冷的脸上:“滚!”

  一声叱喝,如炸雷翻腾!

  幽冷整个人,更是倒飞了出去,满脸是血。

  “夫君,你,你……”幽冷如同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她失魂落魄,满脸错愕看着魔焚:“你竟然打我,这么多年,我爱你爱到骨子里,一心陪伴,可曾有过什么逾越本分之事,如今,你竟然为了这个外人……”

  “够了,念在你与我夫妻一场,我饶你一命,但,从今后,你不在是我夫人,也不在是上古魔族之人,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魔焚眼球通红,怒吼着,发泄着。

  “你叫我滚,不在是你夫人……”幽冷眼前仿佛失去了光彩,她默然看着魔焚,只感觉,从来没有过的陌生,她知道,这一刻,再无任何逆转的可能,她再也没有资格陪伴魔焚。

  一念及此,幽冷万念俱灰。

  “我不会滚的,我要你永远都记得我,因为我是你的夫人,我死也要做你的鬼!”

  幽冷说到这里,突然伸出双手,朝着眉心狠狠拍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