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滇国之秘(上)

  这群人全部都是浑身赤.裸.,没有任何的遮挡,就这么站在一个高台前,那高台上方,两个粗壮的男子此刻正在搏斗,从图案上的描绘来看,这两个男子相比起下面围观的人群,要显得粗壮的多。

  也就是说,这两位粗壮的男子,应该是这些人当中的勇士,武力值较高的两位。

  第三幅图案,其中一位男子倒在了地上,而另外一位男子则是举着双手高高欢呼着,这幅画的整个镜头都在这举着双手的男子的身上。

  看到这里,秦宇明白,这应该是类似于古代部落选择头领的形式,谁厉害谁就是头领。

  下一副图案,是一个充满了灾难的图片,在这张图案中,这群部落的人遭到了野兽的袭击,从画面上来看,那些野兽都十分的恐怖,无数人沦落成为野兽的食物,只有少数人逃走了。

  慢慢的继续看下去,秦宇差不多是明白这个剧情了,从第二幅画到第十幅画都是一个连续的故事。

  这个部落选出了领,但是,领并没有护住部落的人,在少数人从野兽的攻击下逃生之后,这些人聚集在了一起,开始对领起了质疑。

  然而,也就在这时候,那位被打败的另外一位勇士出现了,这位勇士不但出现了,而且还带回了那些被野兽给围困住的部落的人,

  部落的人开始欢呼,开始拥护起这位失败的勇士为领,而原来的领则是离开了,带着他的子女离开了部落。

  新的领诞生了,部落在新领的带领下逐渐壮大起来,开始学会了挖陷阱来对付野兽,学会了制造粗略的木枪,就和所有原始文明的展一样。

  伴随着部落的展和文明的进步,自然就是阶级了,开始出现了贵族阶级。那就是领和他的家人,部落所有的人都要听令于领。

  于是,部落举行了一个庆典,这是属于领的庆典。所有部落的人都站在下面,领一个人站在高台上面,然而也就在那一刻,天空之上,突然砸下来一个圆形的小球。

  这个小球。砸到了领的身上,领得到了这个小球。

  这是前面二十幅画的故事,看到这里,秦宇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个圆形的小球就是先前三叔祖从青铜棺材内带出来的,也是被捏成了粉碎的那个圆形小球。

  目光继续看下去,秦宇现,下面的几幅画,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那领得到了圆形小球后,突然之间好像变得无所不能了。带着部落的人找到了青铜,并且教会了部落的人铸造青铜,一批批的青铜武器出现,一批批精美的青铜器皿充斥着整个部落。

  部落,开始变得更加的强大,已经是不满足这么一块区域了,开始朝着四处扩张,战争,在这块土地上面打响了。

  每天都有无数人死亡,但是。部落的人口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多,因为,部落的死者都被领要求送往了一个地方。然后第二天,这些死者便复活了,并且,比以往还要厉害。

  这个部落的人不会死!

  其他部落是越打越害怕,有的是整个部落都选择了撤离,有的是选择了臣服。加入了这个青铜部落。

  部落展壮大,自然就有了自己的信仰,同时,神学也开始在部落启蒙,这是任何一个部落的展都要经历的,而且,一般都是由统治者传播的,这个青铜部落也不例外。

  在统治了附近整片区域之后,部落的领突然下达了一个命令,那就是命令部落所有人的造一座宫殿。

  这一座宫殿,花费了整个部落所有人的力量,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造出来,一个全部用青铜铸造的宫殿,一个足可以和故宫媲美的宫殿,在那个原始的时代,竟然奇迹般的成功了。

  而这座宫殿,也正是秦宇现在所看到的这座宫殿,从这图案上,秦宇才知道这宫殿到底有多大,这宫殿的面具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据。

  宫殿造成了,部落的领自然是居住在宫殿内,但是和一般的宫殿是皇帝和他的妻子子女一起居住不同,这宫殿,只有那位领一人居住。

  领住进了宫殿,部落其他的人都住在了宫殿外面,而且,那领住进宫殿之后,便是不在部落人前露面了,只有每一年的祭典上才会出现一次。

  除此之外,这位领还颁布一条命令,那就是所有死去的人的尸体都不要丢掉,而是送往宫殿之内,谁也不知道领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没有人反对。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所谓的土葬火化之类的习俗。

  岁月就这么流逝,部落的人一批批的老去,一批批的被送入那宫殿之中,但是,那领始终是没有老,依然是每年在部落的子民面前出现一次。

  部落的领不出宫殿,到后面,随着部落中各个族群的繁衍,逐渐的,又出现了一些家族势力,这些势力之间为了争取地盘和食物而大打出手,这是属于部落的内乱。

  但是,面对内乱,这位领毫不在意,似乎是放纵内乱的生,到了最后,整个部落出现了三股势力,这三股势力分割了整个部落。

  这种情况,有点像古代的周朝和诸侯割据的时代,虽然名义上周朝皇帝是天子,但是各个诸侯才是真正的霸主,周朝已经是名存实亡了。

  终于,这三大势力忍不住了,他们觉得在他们的上面不应该有领的存在,三大势力围攻了宫殿,想要抓住领,因为,谁抓住了领,就意味着可以号令其他两大势力,成为新的领。

  然而,让三大势力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打开宫殿的大门后,等待着他们的,却是无数的青铜人,这些青铜人拥有恐怖的实力,三大势力的人在这些青铜人手下根本没有反抗之力,这是一场屠杀,血淋淋的屠杀。

  整个部落,过了九成九的人都参加了这一次的造反,而这九成九的人全都被屠杀殆尽,只留下了不到一万人。

  九成九的部落的人被杀掉之后,尸体被领给弄到宫殿内一个水池中,全部丢了进去。

  这是第五十六幅图碑上的内容,秦宇的目光迫不及待的看向下一幅画,因为,有一种直觉告诉他,他已经快要接近滇国的真相了。

  第五十七幅图,在这个巨大的水池中,那些死去的部落的人从水池中慢慢的爬出来,这些人复活了,然而不同的是,复活后的这些人都变成了青铜人。

  看到这里,秦宇的眼睛一凝,因为他终于知道这位领为何会有那么多的青铜人,这些青铜人全部都是部落的人死去后的尸体化作的。

  也就是说,这位领拥有可以将尸体变成青铜人的本领,而这些青铜人只听从他一个人的指挥,用一个更夸张的说法,这位领是在创造另外一个种族。

  然而,下一幅画让得秦宇却是明白,为何这位领不把整个部落的人都变成青铜人,那是因为,成为了青铜人之后,虽然可以不死,但却没有了生育和繁殖的能力。

  没有了生育和繁殖的能力,也就意味着青铜人的数量只会减少不会增多,所以,那领留下了没有谋逆的几千部落的人,继续让这些人在宫殿外面自行生存着。

  因为,这位领需要这些部落的人替他生育繁殖,只有这样,他才会有源源不断的青铜战士。

  “这,就是古滇国的第一任国王。”

  三叔祖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秦宇的耳边响了起来,听到这声音,秦宇猛地回过头,结果却现,小女孩已经不见踪影了,只剩下三叔祖一人了。

  “前辈,她人呢?”秦宇朝着三叔祖问道。

  刚刚因为看的入迷,秦宇却是没有注意三叔祖和小女孩之间的战况了。

  “被我打入棺材内了!”

  三叔祖手一指青铜棺材,秦宇这才注意到,那青铜棺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盖上了,同时,在那棺材盖上又一次贴上了一张银符玉令。

  “我没法消灭她,所以,只能是将她引进这青铜棺材内,好在有先贤留下的那张银符玉令,便是可以镇压住她,只要这银符玉令不被人撕掉,她就永远不会出来。”

  听了三叔祖这话,秦宇才松了一口气,不过随即秦宇便是开口问道:“前辈,到了这个时候了,是不是该告诉我关于这一切的真相了,滇国,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滇国,分为古滇国和滇国,我的祖先,便是滇国的子民,而她,是古滇国的遗民。”三叔祖的脸上露出回忆之色,“你也看到了,这古滇国的第一任国王所拥有的能力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所能具有的,这是一种堪称创世神的力量,可以让人不死。只要给他足够的尸体,便是可以造出无数的青铜人。”

  “前辈,这点我知道,可这位领这么的强大,到最后又是怎么死的?”秦宇从三叔祖的话中听了出来,这只是第一任滇王,这意味着滇国后面还有好几任滇王,那么以这滇王的强大力量,又如何会死呢,完全可以把自己变成青铜人便得到永生了。

  “这事情要从上古时期的大战说起,你所看到的这些画面,都是在上万年前的事情,也许更早吧,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敢确定。”(~^~)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