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炼心路

  “现在,该说的我都说了,也满足了你们的好奇心,我是不是可以走了。”赤木扎看向秦宇,压着怒气说道。

  “可以,阁下请随便!”

  秦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赤木扎可以离开了,赤木扎看了秦宇和莫咏欣一眼后,拉着小女孩,朝着前面继续走去,不过,却是向左前方前进,这是要跟秦宇、莫咏欣两人拉开横向距离。

  “你就这么让他走了?”莫咏欣看向秦宇,“他说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很多消息都没有透露出来。”

  “没事。”秦宇笑了笑,“咱们和他还会再见面的。”

  “你就这么有自信,要是到时候他的目的达成了呢?”

  “不可能的。”秦宇的脸上带莫名的色彩,“这么大的一盘局,加上神秘的滇国,光靠他,还不够格。有时候,跳梁小丑始终是跳梁小丑,赤木扎没有这个命。”

  “对,差点都忘记了,你还是一个算命的。”莫咏欣白了秦宇一眼,说道。

  “走吧,咱们也继续前进。”

  秦宇拉着莫咏欣的手,继续朝着前面走去,也不去管那赤木扎和小女孩了,许久之后,只能看到左方有着那么两个黑点而已,到后面,是连黑点都看不到了。

  在满是金色的世界中,时间也是失去了概念,秦宇和莫咏欣两人也没有去管走了多久,直到他们的前面出现了另外一种颜色。

  这是一片碧绿之色,等到秦宇和莫咏欣走近才现这是一片水池,一袭湖水碧波荡漾,而在这湖面之上,却是有着一条荷花铺成的路,每一朵荷花蒲扇大的荷叶组成了一条路,瑶瑶通往远处。

  秦宇和莫咏欣的目光落到这碧湖的一侧,那里,同样是竖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脱去凡人胎,换得圣人骨,悟得仙佛心,此路炼心。生死由命,无胆子可踩莲池而过。”

  看完这石碑上的字后,秦宇和莫咏欣朝着碧池的另外一面看去,那里,也有着一条路。只是,相比起荷叶铺成的路,这条路却是要显得寒酸了许多,甚至根本不能说是路吧。

  那是一些枯落的荷叶落在湖面上七七八八组成的,远远一看还觉得是条路,但是仔细看却根本不是路,这几乎就是让不敢上炼心路的人只能是游过去这条湖。

  “怎么选择?”秦宇看向莫咏欣,问道。

  “炼心,我自认我的心智不需要去炼,炼心与我无惧!”莫咏欣撩了撩被风吹动的丝。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走这炼心路吧,我也想看看,这是怎么个炼心法。”

  秦宇没有松开莫咏欣的手,而莫咏欣也没有出言,两人似乎都没有现这一点,走出了金砖世界后,就这么迈步走向了荷叶。

  荷叶很大,每一朵荷叶的直径差不多都有两米左右,足够秦宇和莫咏欣两人同时走上去。

  两人一步迈上荷叶。这荷叶却是纹丝不动,那下方的茎也没见一点弯折的状态,平稳的就好像是如履平地。

  秦宇和莫咏欣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默默的朝着前面走去,炼心路,如何一个炼心,他们还不知道,只能是提高戒备之心。

  走着走着,当秦宇和莫咏欣两人不知道走了多少朵荷叶的时候。秦宇的左手却是伸出,摊开了手掌,那里,有着几片雪花落下。

  “下雪了?”

  秦宇有些惊讶,侧身看了眼莫咏欣,结果这一看,却是皱了一下眉,因为,他现莫咏欣的旁边,不再是碧绿的湖水,而是一片雪地。

  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脚下,秦宇却是不知道,自己脚下什么时候也变成了一片雪地了,此刻,他和莫咏欣两人就站在这雪地上。

  回过头,地下是两人一路走来的脚印,湖水和荷叶已经是消失不见。

  这一幕的变化,让得秦宇有些震惊,因为,以他现在的境界,竟然一点都察觉不到周围环境的变化,有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感觉。

  就好像一夜过去,推开门,突然现外面的枯草都出了新芽,一夜润物无声,没有一丝的察觉。

  “这是幻境吗?”莫咏欣看向秦宇,虽然她也很震惊,但是莫咏欣到底不是一般的女子,很快就调整好的心态,接受了眼前的这一幕。

  “也许吧。”秦宇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幻境,不过他知道一点,如果是幻境的话,尤其是这种炼心的幻境,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这么朝着一个方向走,自然会有事情生。

  雪越下越大,白茫茫的雪花洒落在秦宇和莫咏欣两人的身上,两人都没有去弹掉,甚至秦宇都还没有用念力护住身体,就这么任凭大雪落在他的身上。

  两人的头也开始沾染上的灰白,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两位满头白的老人,一缕雪花落在莫咏欣的鼻尖,莫咏欣正要用手去抚掉,却是现有人比她早了一步。

  看着秦宇收回的手,莫咏欣的眼神有些飘忽,不过也没有说什么,继续这么走着。

  “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秦宇看着前面的路,说道。

  “好话坏话?”

  “呃,应该算是好话吧。”

  “那就说。”

  “最喜欢在下雪天牵着你的手,因为这样就可以一直走到白了头。”秦宇笑着说道。

  莫咏欣愣了一下,随即看了秦宇一眼,嘴中却是冷冷的说道:“无聊!”

  然而,即便如此,莫咏欣也是没有拿走被秦宇握住的手,同时,也没有甩掉头上的雪花,继续这么沉默的走着。

  此时,在那金砖世界的尽头,也是开始不断的出现身影,那些跪着的人,终于是走出了这片金砖,也看到了先前秦宇和莫咏欣所看到的那碧绿的湖泊和满湖的荷叶。

  “炼心路?”不少人都看到了石碑上的字,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而同时,有人目光看向前方,惊讶的喊道:“快看,那不是秦宗师吗?”

  “对,是秦宗师,秦宗师在走炼心路吗?”

  “不对,秦宗师没有走啊,秦宗师和那位女子站在那里没动了。”

  “叫什么叫!”

  这最后一句话是神女出来的,神女站在炼心路前,表情有些郁闷,她没有想到自己姐姐又跟秦宇走上了炼心路了。

  而且,自己姐姐竟然还牵着秦宇那家伙的手,这让神女是更加的郁闷。

  神女一开口,其他人全都安静了,一位传奇宗师让他们住口,他们也不敢说话啊。

  没有任何的犹豫,神女直接是踏在了一旁的荷叶上,并没有踏上炼心路,直接是顺着那湖面上荷叶朝着秦宇和莫咏欣两人追去,没一会,便是来到了和秦宇、莫咏欣两人并排的位置。、

  “姐姐!”

  神女朝着莫咏欣喊了一声,只是,莫咏欣就那么站在荷叶上,没有一丝的回应,这让神女的眉头皱了起来,下一刻,却是一个跃起,想要跃上那荷叶上。

  只是,就当神女跃起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压力突然朝着她袭来,这股压力让得神女脸上露出惊骇之色,连忙止住自己的身形,重新落回了湖面上那枯落的荷叶上,荡起了水波。

  “炼心路,只能是从头上,任何人都没法中途进入,也没法打扰炼心路上的人,只能是这么的看着。”一位男子走到石碑的另外一边,看着那一行小字,轻声的念道。

  “怎么办?”

  摆在所有人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和秦宇一样走上炼心路,另外便是和神女一样,直接是从旁边通过。

  石碑上面已经提示的很清楚了,炼心路有危险,这不像前面的那三个水池一样,没有机缘再上来就是,一旦走上炼心路,甚至很有可能就这么丧命在这里。

  “秦宗师都敢走,我们为什么不敢走。”一位年轻人开口说道。

  只是,这年轻人话说完,留给他的是众人不屑的目光,秦宗师是谁,我们又是谁,这能是一个概念吗?

  “富贵险中求,我就要试试!”

  有几位年轻人也选择了和秦宇一样的路,然而,这些人在走了几步之后便是停了下来,没多久,其中一位年轻人突然一个歪倒,一头栽在了湖水中,溅起一阵水花之后,整个人彻底的沉浸在水底中。

  这一幕,更是看的后面的人心里寒,不需要解释,他们也知道,这是炼心失败了,而这也告诉他们,炼心一旦失败,付出的是失去生命的代价。

  唰,又一排人走到了一边,选择了不走炼心路,还有的人还在原地犹豫,只是,那几个年轻人不断的掉下来,这让犹豫的人越来越少。

  而这些事情,秦宇和莫咏欣都不知道,此时的秦宇,走在雪地之上,眼中突然露出异样之色,因为,眼前的一座雪山,突然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他确定,他曾经来过这里。

  “这是!”

  当两人走到雪山之上,看着不远处的一座墓碑时,秦宇整个人浑身一震,如遭电击,就这么站在了原地,而莫咏欣看到秦宇的反应后,却是有些奇怪的看了眼那墓碑上的字,轻声念道: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ps:有多少人还记得这句诗是在哪一章出现的吗?考考你们的记忆力!(~^~)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