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敲钟的人

  五位宗师,这是什么概念。

  天师府牛逼吧,但就是这么牛逼的天师府,也就才一位宗师。

  当然,一个势力的在玄学界的地位也不是光靠宗师的,而是算的整体的实力。

  天师府虽然是只有一位宗师,但是天师府的地位是几百年的时间积累下来的,而不是靠着一位宗师一蹴而成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宗师可以开宗立派,拿现在的秦宇来说,秦宇是可以立派了,也许在秦宇这一代,因为有秦宇这宗师在,门派地位不低,但是一旦秦宇这个宗师离去,要是没有宗师再次出现,门派也就慢慢的衰弱,最终变成一个三流的门派。

  一个门派的真正地位靠的是长久以来的宗师数量,至少天师府每一代都会有宗师的存在,辉煌的时候这数字更是突破过十位数,这么代代下来,底蕴不知道多深厚,就拿当初秦宇圣人之身上龙虎山的时候,那龙虎山祖师爷的神谕,这就是底蕴。

  天师府历代宗师高人不知道留下了多少后手守护着龙虎山,当然,这些后手不到天师府生死存亡的关头是不可能用出来的,而这不是靠一位宗师或者一代人可以完成的。

  就好像我们经常说的,祖坟冒青烟,家里出了一个大官,此后这一家人便是生活无忧,但是如果这一家的后代不行,那么迟早会败落。

  除非,这一位能够达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地位就好像太祖一样,那倒是可以保家族永世不衰。

  而像这四位背后的家族门派导致道观和寺庙,虽然有他们四位宗师,但是因为根基还是太浅,论地位还是没法和天师府相比,当然。单独的论各自的地位,他们肯定是在天师府之上。

  不过,此刻在场之人可没有想那么多,他们只知道,出现了四位宗师,一个个变得激动不已,四位宗师,同时闯这祠堂,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你们都不愿意先来,那我就打头阵了。到时候夺了先手,你们几位可别后悔。”

  李家老家主看了另外三位一眼,直接是迈步朝着祠堂走去,目光望向祠堂内,冷哼道:“藏头露尾,靠着法器而已,今天就让你显行。”

  话音落下,李家老家主的身影已经是跨过了门槛,所有人都屏着呼吸。因为他们知道,马上就是最为关键的时候。

  钟声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再一次响起了,不过。这一次钟声响起的时候,李家老家主却是连续几拳朝着前面挥出。

  一声钟声起,一拳出。

  钟声越来越急,而李家老家主出拳也越来越快。就好像和这敲钟之人在较着劲。

  “这背后敲钟之人实力不弱,竟然能够将李家主给压住。”老道士皱了下长眉,随后目光看向另外两位:“各位。一起出手吧。”

  “不急。”最后到来的那人淡淡的说道:“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祠堂门内,李家老家主依然不断的挥拳,而那钟声也是越来越急,到后面,所有祠堂外面的人都感受到了钟声的可怕,不少人甚至五孔都被震出了血,最后只能拼命的捂住自己的耳朵才好过了一点。

  “对方有些坚持不住了,已经控制不住这声音,泄露到了外面来了。”老道脸上露出了笑意,要是对方还有余力的话,外面之人就不会感受到这钟声的伤害。

  这说明敲钟之人也只能是不断的将钟声敲出,却是无力却控制钟声的波及范围,而先前能够做到这一点,恰恰说明了对方力有不足了。

  “哼,也不够如此,等我一会打爆这钟声,到时候看你还出现不出现。”

  祠堂门槛内,李家老家主脸上露出得意之色,他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变化,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对方就要力竭,但是对他来说,这点力量不算什么。

  也许是听到了李家老家主的话,祠堂内的钟声再一次加快了,似乎这敲钟之人也知道自己支撑不下去了,打算最后一搏了。

  于是,祠堂外面的玄学界众人就更加的难受了,不少境界低的更是直接倒在了地上,钟声波及之下直接是昏厥过去了,一片哀嚎在人群中响起。

  而至始至终,其他三位宗师根本就没有看向人群一眼,也没有要出手帮助的意思。

  祠堂内,那祠堂大殿之前,此刻小石寨村的村民全部恭敬的跪在那里,大殿内,便是小石寨村历代族人的灵牌。

  小石寨的村民在等待,等待一个人出现,因为,以往的祭拜,都是在祁婆婆的带领下主持的,但是今天,祁婆婆却还没有出现。

  大殿的后方,有着一个高台,那里,悬挂着一口青铜古钟,而此时,一位中年男子站在古钟高台的下面,看着一位老婆婆吃力的敲动那口青铜古钟。

  原来,在玄学界众人眼中的夺命钟声就是由这位老婆婆敲出来的。

  “祁婆,不行,再这样下去,你会没命的。”高台下,那中年男子有些着急的喊道,而这中年男子也是秦宇等人的老熟人,正是小石寨村的村长张海生。

  张海生的脸上露出着急之色,看着高台上的祁婆婆,而此时如果让小石寨的村民看到祁婆婆的模样,必然会大为的吃惊。

  要知道,祁婆婆在小石寨村民的眼中,一直是疾病缠身的形象,整日咳嗽不断,就算是不说话,一分钟也要咳嗽个几次。

  但是现在,祁婆婆的面色红润,整个人一改以往的病态,变得十足的精神,那足足有正常人腰粗的敲钟的木棍,在她的手下却是轻如无物。

  不过,祁婆婆虽然敲钟的度很快,但是她整个人那一头白却是在不断的掉落,没敲一次,便是有一撮白飘落,那满头的白已经是越来越稀薄。

  而张海生之所以会着急,是因为他很清楚,祁婆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再敲钟,一旦头彻底的掉完,也就意味着生命走到了尽头。

  甚至,张海生还知道,祁婆平日里整是咳嗽,一副病态的样子,那是为了保存自己的生命力,尽可能的放慢自己生命流逝的度。

  因为,要等人还没到,祁婆不能就这么离开。

  其实,又何止是祁婆再等,整个小石寨村都再等,而且,这一等就是上千年的时光,小石寨村多少代人的一生因为等待而留在了小石寨村,从未踏过小石寨村一步。

  “祠堂不能被那些人闯进来,海生,你记住,就算全村人都死了,都不能让他们进入小石寨村一步。”祁婆突然停止了敲钟,转头看向张海生,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那表情,就好像是一个即将远去的士兵,将自己的孩子交给他人照顾时,想要得到的一个承诺。

  “祁婆,您放心,那些人要想闯入祠堂,那除非是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张海生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有着悲痛之色,因为他已经知道祁婆要做什么了。

  “可惜啊,叔祖不在这里,不然的话,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让几个跳梁小丑在我张家祠堂前放肆。”

  祁婆婆的脸上带着愧疚之色,“海生,我知道,那小娃娃的事情,你曾经对我有过怨恨,怪我为何不出手,对吧。”

  “祁婆,这事情已经解决了。”张海生眼神闪烁了一下,没敢和祁婆婆对视。

  “我知道的,你心里肯定是怪我的,但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出手是有我不出手的理由的,这是你们张家欠下的因果,只能是由你们去解决,而且,当年我祁家先祖也曾下誓言,除了守护祠堂之外,不得插手任何张家之事。”

  “不过好在这事情已经解决了,这样,即便我去了,心里也没有了愧疚。”祁婆婆脸上露出解脱之色,“海生,那位秦宗师我看不出深浅,但那秦宗师给我的感觉很奇怪,也许不一定就是敌人,后面的事情的靠你自己去判断了。”

  祁婆婆说完这句话后,将自己那枯瘦的食指放入嘴中,下一刻,嘴张开,一股血箭喷出,洒在那青铜古钟之上。

  血液落在青铜古钟的表面,几乎是一个瞬间,便是被青铜古钟所吸引,立刻便消失不见,与此不同的是,青铜古钟的体积却是慢慢的缩小了一丝。

  “祁婆!”张海生有些痛苦的喊道。

  “记住,这是张家人的宿命,灵台灯不能灭,祠堂不能让外人进来,除非流尽最后一滴血。”

  祁婆婆最后看了眼张海生,下一刻,转身,然后,义无反顾的朝着青铜古钟撞去。

  是的,没有用那敲钟的棍,而是用自己的头直接向那青铜古钟撞去。

  砰!

  一朵鲜艳的血花在青铜古钟上绽放,一道奇特的钟声传出,这钟声,一改以往的洪亮,反而是变得尖锐起来。

  而就在这钟声响起的刹那,在大宅院子里的秦宇,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他体内的元神在这一刻却是微微动了一下。(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