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章流血的夜晚

  大宅的房间很多,许承他们也就十来人,房子却是够住了。

  而这一天,从进入大宅之后,秦宇便是没有出过大宅,甚至,也让其他人不要出去,莫咏星几次忍不住好奇想要出大宅,都被秦宇给拦住了。

  同样的,进入小石寨村的那些玄学界中人,又不少想要上门拜访的,可最后全都被拒之门外,似乎,秦宇真的对那小女孩没有了兴趣。

  这让不少玄学界人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秦宗师没有兴趣,那他们找到小女孩的几率又大了许多。

  玄学界人进入村子之后,挨家挨户的寻找,可小石寨村的村民就是闭门不开,最终,矛盾终于是爆了。

  在玄学界人眼中,小石寨村的村民真是又顽固又落后,一些年轻气盛的年轻人更是大打出手了,差点就演变成了流血事件。

  除了玄学界和小石寨村人之间的矛盾,玄学界中人互相之间也有矛盾,总之,这一天,小石寨村很不平静,到处都是流血事件,一直延续到了晚上。

  夜晚,玄学界人没有在小石寨村找到小女孩的身影,但却并没有就这么离开,而是就在小石寨村住了下来,而且也不住在村民家中,直接是席地而睡。

  夜色深沉,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然而,却也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小石寨村传出,这道惨叫声传遍了整个小石寨村,所有人都被这惨叫声给惊醒了,当然,更多人还没有入睡。

  大宅内,秦宇坐在院子里,当听到这道惨叫声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却是没有一点的惊讶之色,似乎。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秦宇,刚是什么声音,死人了?叫的那么惨。”

  莫咏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房间内走出来,看到还坐在院子里的秦宇,开口说道。

  除了莫咏星之外,其他人也是从各自的房间走了出来。孟瑶和莫咏欣两女在神女的陪伴下,走到了秦宇的跟前,而许承那些人也是先后赶到了。

  “秦宇,外面是不是出事了,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孟瑶有些担忧的说道。

  “没事,大家继续回去睡觉吧。”

  秦宇安慰的说了一句。不过就在秦宇这话说完。大宅的大门却是被推开了,赤木扎的身影出现了,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边跑还边喊道:“秦宗师,不好了,出大事了。”

  “怎么了,这么慌乱的?”莫咏星开口问道。

  “死人了,刚刚有一人被杀死了,而且死法还极其的惨烈。是被人活活的挖掉双眼之后,然后再砍下的脑袋。”赤木扎有些急促的答道。

  “这么惨,难道是仇家上门了?”莫咏星有些恶心的说道。

  “可……”

  啊!

  就在赤木扎刚要继续说的时候,又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小石寨村的上空,秦宇的眉头皱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其他任何的举动。

  “又死人了。”

  莫咏星等人面面相觑,然而,这声音还没有结束,没过几秒钟,又是一道凄厉的声音传来。那声音中的痛苦听的让人毛骨悚然。

  “秦宇,真不出去看看?”莫咏星有些疑惑,秦宇这家伙不是那么冷血的人啊,就这么坐得住。

  “不出去了,希望这一场杀戮能够让有些人醒悟吧,不然,死的人只会更多。”秦宇意味深长的说道。

  “死更多的人,什么意思?”孟瑶等人脸上都露出困惑之色,有些不明白秦宇的意思。

  “我知道了。”

  莫咏欣的妙目闪过亮光,“还记得钱大勇最后留给李不二的那句话吗,这句话什么意思我们暂时不知道,但是却可以推断的出,这应该是要打开某个宝藏或者是某个地方所需要的条件。”

  “但是,这个条件简单吗?肯定不简单,甚至我怀疑那幕后之人也知道需要什么条件,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没法集齐这些条件,所以他才要将消息给散播出去。”

  “我们先前分析是这幕后之人为了浑水摸鱼,但假设我们换个方向去想,也许要达成这些条件,这幕后之人知道光靠他自己的力量不够,需要借助其他人的力量,这才把消息传递出去。”

  莫咏欣的妙目洋溢着自信,“我知道你们玄学界有许多特殊的禁忌,甚至有些机关还需要鲜血和灵魂,也许,这一次的条件当中,也有一条这样的要求呢。”

  莫咏欣的话说完了,然而,除了秦宇之外,所有人都听得不寒而栗,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幕后之人也就太阴险了,这是特意将消息传出去,引人来当炮灰啊。

  “秦宇,你是不是早就察觉出来了,所以才让我们呆在大宅里不出去。”

  莫咏星不傻,自己老姐这么一分析,他很快就明白了,秦宇这家伙肯定是知道今晚会有事情生,所以才让他们不要出大宅。

  面对莫咏星的询问,秦宇却只是苦笑了一笑,答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能算到今晚会出事情,只不过有一种直觉吧,小石寨村太平静了,平静的有些异常,而这往往便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莫咏欣看了秦宇一眼,有一点她没有说出来,那就是秦宇会不管的原因,是因为不管这幕后之人想要干什么,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幕后之人所做的事情肯定是和滇国有关系,也许,就是为了打开神秘的滇国之门。

  而他们来到这里,也是为了寻找滇国的足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和那幕后之人抱着同样目的的,如果秦宇出手破坏了那幕后之人的目的,也就等于是破坏了自己的目的。

  这话说起来可能有些阴暗,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

  秦宇看懂了莫咏欣的眼神,叹息了一口气,解释道:“那幕后之人的目的也许和我们是一样,但是我不阻止他,并不是为了借他的手达到目的,而是眼下这种情况,玄学界这些人已经是疯狂了。”

  当重生的巨大诱惑摆在他们的面前的时候,这些人已经是红了眼了,恐怕根本劝不了,甚至,哪怕秦宇出面,告诉他们,这是一个陷阱,是把他们当炮灰,这些人更多的会是在心里怀疑秦宇的动机。怀疑秦宇是不是要把他们支走,然后一个人去寻找那重生的秘密。

  不要觉得秦宇可能会把人想的太险恶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所有人都是如此,而要想让这些人清醒过来,也许,只有当死亡的恐惧压在他们头上的时候,这些人才会清醒起来。

  “这么看来,我们只能是这么干等呢?”莫咏星嘀咕道。

  “看吧,玄学界的人也都不是傻子,如果他们没有找到小女孩的话,就会离开的。”秦宇长吁了一口气,答道。

  不过,就在秦宇话刚说完之后,他的眉头却是一下子皱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到,此刻有一大群人正朝着大宅这边走来,脚步匆忙。

  “赤木扎,告诉他们,就说我已经睡下,不见客。”

  秦宇朝着赤木扎开口,在秦宇想来,这些人估计是被吓到了,有些六神无主,想要找自己出来庇护他们了。

  听了秦宇这话,赤木扎有些疑惑,因为他并没有听到门外有什么动静,不过,他依然是朝着大宅门口走去,因为他相信秦宗师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只是,赤木扎走出大宅之后,没多久,外面却是传来了争吵声,这说明,赤木扎并没有能劝走外面那些人,而听到了一些对话的秦宇,却是开口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大宅门打开,一窝蜂的进来一群人,领头的却是一伙年轻人,正是赵家的那些年轻人,不过此时这些年轻人却是一脸愤怒的盯着秦宇,那目光充满了仇恨。

  “大半夜的闯我宅子,是有什么事情吗?”秦宇目光从人群扫过,淡淡的开口问道。

  没有人回答,半响之后,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却是一步踏出,朝着秦宇抱拳说道:“秦宗师,我等冒昧打扰是因为刚刚小石寨村生了事情,想必秦宗师也听到那声音了吧,有三位同道却是惨遭杀死,而且杀人者手法极其的狠毒,生生的挖出了这人的眼睛。”

  “既然如此,那你们不去找那杀人凶手,来这边干什么?”莫咏星没好气的问道。

  “这个……”那位老者似乎是有些为难,目光闪烁,最后看了眼赵家年轻人那边,却是硬着头皮开口说道:“秦宗师,死的那三位同道,正是赵家的三位长辈。”

  老者这话一出,人群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带着忐忑的目光看向秦宇,因为这位老者已经把潜意思给说出来,他们此刻上门,颇有些兴师问罪的感觉。

  向一位宗师问罪啊,想想都觉得有些恐怖。

  静,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秦宇脸上露出了冷笑,并没有开口,但是一旁的莫咏星就先忍不住了,“什么意思,你们是怀疑我们杀死了那赵家三老头,这是打算上门来问罪了?”(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